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清妾 >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尔芙虽然贵为亲王福晋,但是却并不称职。

  在内,她即便是已经很用心的学习,却仍然不擅长治家这种琐碎至极的工作,亦不能平衡府中众多女眷,而对外,她就更是失职了,远不如昔日的乌拉那拉氏长袖善舞,借着各种机会为四爷拉拢宗族显贵和朝中众臣,尔芙则是连簪花宴、赏月宴这种能够和外命妇拉上关系的交际场合,她都很少参加。

  如果不是她身边有白娇这样的能人忠心帮衬,经常送来各种消息,她怕是都要与世隔绝了,所以她猛然听说号称金娃娃的九皇子胤禟有这等落魄时候,她还真是意外得很,要知道历史上的八爷胤禩能够拉拢大把朝臣为其摇旗呐喊,其中所耗费的银两都是这位九皇子提供的,而且这位九皇子确实很擅长经商,又有康熙帝这棵大树做靠山,做起生意来,那更是有赚无赔,怎么会……

  想到这里,她突然眼睛一亮,三两下蹭到了四爷身边,挥手打发了身边伺候的婢仆,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问道:“爷是说九弟胤禟是和内务府做生意的时候被坑了,难道是皇上老爷子安排的!”

  不怪尔芙会有如此猜测,士农工商,别看货通南北的商人比种地过活的农民生活富足安乐,但是社会地位却是最低,连穿着绫罗绸缎的资格都没有,胤禟作为皇子却甘愿混成一介商贾,康熙帝会为此动怒出手,其实也是正常反应。

  内务府……有意思!

  其实尔芙想得更多的是康熙帝这么做的目的会不会就是要收拾胤禟这么简单!

  因为康熙帝想要约束胤禟的行为很容易,直接一纸诏书下去,甭管胤禟多么喜欢经商,甭管胤禟多么不着调,也绝对不敢和康熙帝唱反调,但是康熙帝偏偏这样绕着弯子地透过内务府坑胤禟,实在是有些杀鸡用牛刀的意思。

  难道说康熙帝想要清洗内务府越来越大的势力了?

  正当她这般想着的时候,四爷给出了答案--康熙帝的目标就是内务府那些根深蒂固的包衣世家。

  后世有句戏言,紫禁城是皇帝的,却也是那些包衣奴才的。

  内务府负责打理皇帝、宫妃和诸多皇子公主的一切庶务,上到修建园林宫苑,下到宫妃手里的一条帕子,事无巨细都有内务府安排操办,哪怕是后宫里得宠的嫔妃主子,也不敢轻易得罪内务府的人。

  康熙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帝王,他这一辈子擒鳌拜、平三藩、收台/湾、打准噶尔、辖制蒙古诸王,现在将目标锁定在内务府的头上,想要清洗内务府中势力渐大的上三旗包衣世家,尔芙还真是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唯有一点,她有些意外康熙帝到底是如何发现包衣世家势力做大的。

  难道在她不知不觉间,又有穿越女的老同行混到宫里去了,还成功将后世内务府如何欺辱他子孙后代的事儿告诉了康熙帝,不然康熙帝怎么可能注意到内务府这条披着羊皮的恶狼呢!

  显然,这次她有些想多了。

  即便是真有穿越女的老同行出现在这个时代,也不可能那般短视地钻到没几年好活的康熙帝身边儿,内务府那些包衣世家的势力虽然是盘根错节,但是眼下这几年还不成气候,那些穿越女大可以先行来到还未登基的四爷身边,等到作风干练、手腕铁血的雍亲王登基称帝那天。

  这次康熙帝会注意到内务府,还真就是偶然发现。

  此前,四爷和诸位皇子随圣驾微服出巡,康熙帝明面上留在杭州赏风赏景,将诸多皇子安排到江南各地去明察暗访,看似是悠闲玩乐,但是这位操劳大半辈子的帝王根本闲不住,不过他年事已高,却也不能再如同以前那样亲力亲为,所以他更多时候就是领着三五个侍卫跟着,在城里转转遛弯儿,去亲眼见证他治下百姓的安乐生活,而内务府的事情就是这么撞到康熙帝眼前来的。

  那是奉命去杭绸采办杭绸的公公,在内务府颇有些脸面,年逾古稀,却偏爱美色,一到杭州,甚至连东西南北都没有搞清楚,便做出当街挑逗妙龄少女的荒唐事儿,康熙帝就在旁边瞧着,而围观的老百姓就这样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便直接给康熙帝做了一场科普。

  据跟着伺候的侍卫回来说,康熙帝气得脸都青了。

  如果单单是这样一件事,还不足以让康熙帝下定决心清洗内务府,因为是人都有各自的私心,他顶多就是命人严格约束手下人就是了,但是事情就是有凑巧的时候,九皇子胤禟要和内务府做买卖,便将从自家额娘那里得来的一对鸳鸯佩送给了和他打交道的一个公公,这个公公是康熙帝身边的文房太监,他在伺候康熙爷笔墨的时候,明晃晃地将这对康熙帝赏给宜妃的玉佩戴在腰间,康熙帝怎么可能完全不过问,康熙帝过后安排了魏珠去调查,这内务府那层皮就彻底盖不住喽。

  皇子和内务府打交道要送礼,内务府出去办差的一个太监都敢当街欺男霸女……康熙帝怎么可能不动怒,偏巧九皇子在这时候撞上来,便跟着内务府倒霉了呗!

  “倒是真挺有意思的,那内务府这些人就没想过要反抗下?”尔芙好奇的问道。

  “反抗,圣旨一下,谁敢反抗?

  内务府包衣势力做大是真,但是他们能够做大,完全是因为皇上的宠信,外面看他们不顺眼的官员不少,而且那些内务府包衣世家,也并不心齐,有那些占据肥缺美差的包衣世家,便自然有包衣世家被排挤,如今有机会名正言顺地除掉对手,没有人会错过这等落井下石的好机会,所以那些渐渐做大的包衣世家就这样被轻而易举的收拾了!”四爷没想到尔芙会问出这么弱智的问题,有些惊诧的回答道。

  随即,他似乎也明白了尔芙的意思。

  内务府里已经做大的包衣世家被康熙帝清洗,但是还有其他的包衣世家存在,康熙帝一纸诏书收拾得是一部分而已,而内务府里空出来的位置,也会有其他的包衣世家顶替上,要是从康熙帝的本意来说的话,好似真有些白费劲的意思在。

  “相信有了这些被清洗的包衣世家做前车之鉴,那些趁机顶替上来的人,应该会懂得收敛吧!”说这话的时候,四爷也不是很肯定,因为他比尔芙更了解人心的贪婪。

  对此,尔芙笑笑,没有多说话。

  时间已晚,夜色已深,两人又坐在廊下闲聊片刻,便手挽手地内室里去休息了。

  而与此同时,一直没机会在四爷跟前露面的雨桐和雨桠两姐妹,则穿着一身暗色的褂裙,偷偷地从角门溜出了四爷府。

  要知道四爷府的门禁森严,入夜以后,别说是雨桐和雨桠这样的宫女不能出门,便是太监和小厮,没有四爷的手令,也甭想离开四爷府半步,可偏偏这两姐妹就轻而易举地溜达出了四爷府,回到了本家族所在的一处大院外,由此可见,内务府包衣世家的势力不单单存在于紫禁城中,还存在在所有皇室宗亲的府里。

  雨桐和雨桠出身内务府包衣世家吴家和被抬旗的乌雅氏同出一族。

  就在四爷和尔芙闲话家常,八卦老九被内务府和康熙帝联手坑了十几万两银子的时候,内务府吴家就安排自个儿的内线给这两姐妹和宫里的德妃娘娘送了信,此番康熙帝想要清洗内务府的决心很大,吴家本就是内务府里势力颇大的包衣世家,当然很怕被牵扯其中,吴家的当家人吴守业清楚,一旦吴家丢掉了现在在内务府里的这些重要位置,那么吴家再想要爬起来,怕是还要等待十数年之久,除非等到四爷顺利登基的那天,等到德妃娘娘被立为皇太后,他们才能凭借着和德妃娘娘的宗亲关系,重新在内务府里站稳脚跟。

  可是立储一事,其中风险太大,稍有不慎就可能会摔下神坛,吴家不敢赌,所以他们更希望透过德妃娘娘求得康熙帝对吴家的网开一面,不过为了双保险,吴守业还是给雨桐和雨桠都送了信,毕竟现在四爷在康熙帝跟前很有分量,如果能求得德妃娘娘和四爷一块帮忙,相信吴家能逃过眼前的困局,甚至可能还有机会更进一步。

  雨桐和雨桠收到信,也想让家族为她们在四爷府里顺利站稳脚跟提供帮助,所以她们才有了冒险出府的举动,只可惜她们小看了尔芙,小看了正院这些盯着她们的眼睛,她们看似顺风顺水地从四爷府溜达出去了,可是还没一会儿工夫,她们离府的消息就被送到了苏培盛和诗兰的手里。

  “怎么办?”诗兰挥手打发了来报信的小宫女,苦笑着看向苏培盛。

  苏培盛也是一脑袋的黑线,他和诗兰就缩在堂屋后面的茶室里候着听差,内室里的动静瞒不过耳聪目明的二人,听着房间里娇吟和低吼,苏培盛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这会儿去打扰四爷和尔芙的好事,可是这府里宫女偷溜出府是大事,他又不能不上报,诗兰问他,他哪有什么主意,只能如同拉磨的驴子似的在茶室里绕圈圈,好不容易等到内室那边要水,得到诗兰偷偷传出来的暗号,他蹑手蹑脚地就溜到了四爷跟前。

  “你怎么进来了!”四爷有些不喜地挑眉,伸手扯过旁边的锦被搭在腰间,掩盖住腰间的不雅,盘腿坐回床上,黑着脸问道。

  苏培盛忙低头,装作没瞧见四爷窘迫似的轻声回答道:“回主子爷的话,正院宫女雨桐和雨桠不知何故,竟然从角门溜出府去,奴才得到消息不敢隐瞒,所以这才会深夜闯进来禀报,还请主子爷恕罪。”

  “爷知道了,你下去吧!”四爷淡定地摆手,赶走了撞破好事的苏培盛。

  而内室里,伺候着尔芙洗漱的诗兰,也是满脸窘迫地将这件事告诉了尔芙,尔芙的反应就比四爷真是许多了,她有些愣神地掉了手里拿着的湿帕子,几个呼吸,这才缓过神来,压低声音问道:“四爷那边也知道这消息了吧?”

  “苏公公和奴婢前后脚得到这消息的,估计这会儿正在禀报吧!”

  “行了,我知道了。”尔芙收回落在诗兰身上的目光,看似冷静地敛了敛长发,低声说道,随即就扯过旁边搭着的干净寝衣穿好,挥手打发了诗兰,迈步回到了内室里,板着张小脸,装作没事人儿似的爬到床上。

  倚着床柱坐着的四爷见状,弯了弯嘴角,笑着躺到了尔芙的身边。

  “你也知道了吧!”四爷抬手将尔芙揽入怀中,用刚换好的薄被将自个儿和尔芙都裹好,低声问道。

  尔芙闻言,眯了眯眼睛,瞟了眼床边立着的落地飞鹤烛台,轻轻点了点头,“她们两姐妹不同旁人,若是换做诗兰她们敢这么做,不等四爷你说话,我就直接让人捆了,送到掌刑嬷嬷那里去治罪了,但是她们到底是德妃娘娘安排给四爷你的暖床宫女,即便还没有被你收房,冲着德妃娘娘的面子,我这个做媳妇的都要避讳些,所以这件事就只能麻烦你去亲自处置了!”

  “你这个坏丫头!”四爷知道尔芙的担忧,也知道尔芙的无奈,但是他又何尝不觉得为难,他和德妃娘娘的关系好不容易才有所缓和,他拖着这些日子都不曾和雨桐、雨桠两姐妹发生什么特殊关系,便已经是有些驳了德妃娘娘脸面的意思了,这要是在这时候处置了这两姐妹,再有那些居心不良的人挑拨……只是他亲自出面处置,总好过尔芙出面,看着将分内事推给自个儿,而心安理得地闭上眼睛假寐的尔芙,四爷苦笑着抬手点了点尔芙的脑门,叹气道。

  尔芙窃笑着挑眉,拉了拉四爷的衣襟,压低声音提醒道:“娘娘是明理的人,我相信你将这事和娘娘说明白,娘娘不会为难你的,即便是心里头会不高兴,但是母子哪有隔夜仇,顶多就是说上几句难听话,你忍忍就是了!”

  说完,她翻了个身儿,拉着身上搭着的薄被就滚到了床里面。

  天知道,她多不容易才忍住了笑意……

  雨桐和雨桠两姐妹是真傻,亏得她还为府里多出这么两个人心烦过那么一会儿,没想到这两姐妹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来,也不知道是有什么了不得的急事,竟然需要深夜偷摸出府,现在送过来这般明晃晃的把柄给自个儿,她要是抓不住,那真就对不起这两姐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