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案生情愫 > 第十八章 寄情作用

第十八章 寄情作用

    此时此刻,被所有人齐刷刷盯着的白雪,内心是崩溃的,尽管她的脸上还保持着诧异的呆滞,但是内心里已经有一群羊驼呼啸而过了。

    大哥,咱们不闹,好么?虽然说我死皮赖脸的在你单位蹲了几天的点,但是你一直都没有出现过,就把最初的误会都算进去,今天满打满算也才是我们的第三次碰面,你指望一个见了三次面的人对你有心灵感应?不要开玩笑了好嘛!

    白雪在短短的不到一秒钟时间内,内心里面已经完成了几千字的吐槽,她甚至忍不住偷偷怀疑肖戈言这么做就是故意想让自己出糗,好报复自己当初把他误会成是不怀好意的那乌龙一掌。

    可是在现实面前,她还是很怂的,既不希望让同事们觉得自己公事私事都没有办法很好的分隔开,又不想让自己和肖戈言之间的那个误会被其他人知道,鬼知道他们如果知道了会怎么去调侃挤兑自己。当然了,她更不敢直接说自己什么也想不到,毕竟那样自己会很没面子,肖戈言也会很没面子,自己没面子事小,要是肖戈言又“心情不好”,决定反悔,那自己可就没法儿和万山交代了。

    方才自己去递交肖戈言填好的那些材料,万山不知道有多开心,拍着自己的肩膀说他没有看错人,让自己再接再厉,继承父亲的衣钵呢。

    所以没有办法,她只能硬着头皮拼命的脑力激荡,眼下这种情况,哪怕说的不对,也好过被问得哑口无言,所以白雪把心一横,开了口。

    “我觉得,假设死者真的是两名,并且是一男一女,这两个条件都成立,既然凶手在杀死了这一男一女两名死者,还大费周章的放了血,加了抗凝剂,还把两个人被碎尸之后的细碎的尸块都混合在一起堆在现场那边,那么上面淋的血,应该也不可能只是其中某一个死者的血,更有可能是两个人的血被混合在一起。”她硬着头皮,假装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对其他人说,“有一个词叫做‘水*融’,用来形容男女感情非常的和谐亲密,说白了就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没有办法被分开的状态,咱们这一次遇到的现场,想要表达的,应该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两个人的尸块被混在一起,那么细碎,想要完全分开来,需要很多的精力和时间,但是混在一起的血,又被淋在了尸块上面,这就更是根本没有办法去分离开了。”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注意到坐在一旁的石大河两眼忽然一亮,很显然是因为自己的这一番话而受到了启发,这让白雪顿时觉得又多了几分底气。

    “一对被人碎尸成这样的男女死者,当然绝对不可能是自杀了,对吧?”白雪继续说,并且还忍不住说了一个冷笑话,只不过冷笑话说完了之后并没有什么人捧场,她自己干笑了两声便见好就收的回到了正题,“一个不惜这么大费周章去处理死者尸体的凶手,对于这两名死者应该是怀有一种非常复杂的情感,并且比较强烈,不够强烈也不至于杀人害命了。但是这种强烈的情感,应该不会是带有任何祝福的心情的,这很显而易见,那么会是什么呢?我认为有两种可能性,其一是恨,可能是爱着其中哪一方而不得,所以对于不接受自己爱意的那一方死者,以及把对方从自己抢走了的另一个人,都会怀有一种恨意,想要把对方给毁掉,让对方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把两个人杀死了混在一起,就好像是一种赌气的举动,表达一种类似于‘你们两个人不是相爱么,不是不能够被分开么,那我就让你们再也分不开’的那种情绪。”

    “另一种呢?”小赵过去和白雪打交道的时候不算多,这还是第一次听到白雪在大家的面前做案情分析,并且还说得头头是道,听起来很有道理,不由的对这个原本让人感觉柔柔弱弱的女孩子有点刮目相看。

    “另一种么……可能是一种寄情作用,一种代入感在作怪,”白雪对于自己的另一种推测并不是特别有底气,因为这个可能性听起来比前一个要更加大胆一些,“这可能就扣到了肖戈言关于凶手很自卑的这个概括上面了。我觉得凶手有可能根本不喜欢这两个死者当中的任何一个,而是自己有过和两个死者类似的经历,相爱而不能相守之类,但是因为自己的怯懦,没有勇气在那个时候守护自己的爱情,表现出自己的坚决,所以在面对死者二人的时候,就把自己曾经的经历带入了进去,病态的认为自己这么做是在帮助两个人守住自己坚贞不移的爱情,让他们没有办法再被任何人分开,凶手有可能不但不觉得自己害了人,反而还觉得自己做了好事一桩,成全了一段美好的爱情。”

    她的这第二个推测的确是非常的大胆,出乎了在场其他人的意料,如果这一番话是从一个纵横刑侦领域数十年的老刑警嘴里说出来,例如白雪的父亲,说不定还能够有几个人从经验角度出发表示出一定的信服,可是偏偏说出这个看法的却是一个缺乏丰厚实战经验的年轻姑娘,那么说服力可就跟着大打折扣了,所以等到白雪把话都已经说完了,其他人也还没有回过神来,有些目瞪口呆。

    白雪被他们的反应给吓了一跳,心里面有那么一点慌慌的,觉得不会是自己说的太过于重口味,一不小心被人当成了潜伏在队伍当中的变态了吧?

    她忐忑不安的看向其他人,当视线落在了肖戈言的脸上时,白雪发现肖戈言正安静地看着自己,嘴角含着淡淡的浅笑,并且在两个人四目相对的时候冲着自己微微的点了一下头,似乎是对自己方才阐述观点的一种肯定。

    一瞬间,白雪心里面的忐忑不安消散了一大半,重新踏实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