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自卑

    最后的那句话当然是用来活跃气氛的调侃,白雪也听得出来,既然石大河都这么说了,她也不打算表现的太扭捏,于是就把在现场的时候自己和肖戈言讨论过的关于本案的作案人是新手还是老手的问题说了一遍,原本她以为说完之后会有人表示赞同或者反对,谁知道说完之后,其他人却都保持着沉默,谁也没有急着开口发表观点,并且视线也都一个劲儿的朝肖戈言那边瞄,白雪这才明白,其实她说的这一种观点,其他人并没有特别的在意,他们的好奇心都在肖戈言的身上呢,想要听听看这个万大队和局领导热切期盼的高手到底是不是徒有其名。

    “白雪的‘砖’也抛完了,肖大博士是不是也别太吝啬自己的‘玉’啊?”吴树抱臂环胸的靠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睨着肖戈言,好像生怕他会找一个借口就回避了发表看法的这件事一样。

    肖戈言抬眼朝吴树这边扫了一眼,手上转笔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他微微坐直身子,开口说道:“依照我的观点来看,本案的犯罪人,不仅是一个新人,还是一个非常自卑低调,基本上没有多少存在感的人。”

    他的话一出口,在场不止一个人都发出了难以置信的感叹声,虽然说在此之前,除了白雪之外谁也没有公开发表过自己对于这个案子的看法,但是出过现场之后几乎所有人的心里面都有一种不约而同的看法,那就是这一次他们遇到的是一个非常大胆老练并且高调的犯罪分子,简直就是在挑衅他们,不能更嚣张了。现在肖戈言这么一个被上级领导不止高看一眼而已的“高手”一上来就说了一个与所有人的内心结论背道而驰的推测,这实在是让人不感觉吃惊都难。

    “肖博士……我没有冒犯的意思啊,就是单纯好奇,你是从哪里看出这个案子的作案人‘自卑’、‘低调’还有‘没存在感’来的?你说的这些我可是一条都没有感觉到啊!”一个三十出头的刑警小赵实在是禁不住好奇,开口询问起来。

    “谈不上冒犯,探讨而已。”肖戈言虽然态度有那么一点略显冷淡,但是大体还算过得去,至少没有不理人,“通常情况下,大家都把高调当做自信的表现,反之,自卑的人就应该低调行事,最好是和隐形的一样。这种观点在泛泛的普通层面上来讲是说得过去的,但是有一个道理用在很多领域都是成立的,那就叫做物极必反。自信的人有底气行事高调,自信到了极端的人反而不屑于向其他人来展示和证明自己。普通自卑的人会认为自己处处不如人,想要把自己隐藏起来,避免露怯,但是自卑到了极点的人,反而会异常高调,用一种伪装出来的自信状态来掩饰自己骨子里面极度的自卑,并且通过种种高调的言行举止,吸引别人的注意力,进一步误导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彻底掩饰自己的自卑事实。”

    他不疾不徐说着,原本还诧异的其他人渐渐的也都集中了注意力听着他发表观点,办公室里前所未有的安静,仿佛变成了一间教室一样。

    “你们是从事一线工作的刑警,应该在这方便不比我懂得少,”肖戈言说,“越是简单的案发现场越难取证,越是看起来非常复杂混乱的案发现场,反而会留下许多的蛛丝马迹,看起来直截了当的杀人方式,未必就是容易侦破的案件,这种又是杀人碎尸,又是放血淋血,大费周章搞出来的大场面,也不过是虚张声势,为了让人觉得犯罪人是一个凶残老练的恶魔罢了。依我看,恶魔固然是恶魔,凶残也算得上,老练就谈不上了,不够老练的原因,白雪方才在她的‘新手论’里已经阐述过了,我在这里就不再做赘述,以免浪费大家的时间。凶手用这么复杂的手法来处理尸体,其中一层原因应该就是希望你们认为这个案子的幕后黑手是与其本人截然相反的另外一个极端类型,这样就起到了误导警方调查方向的作用,可以让自己在事件背后隐藏的更深,更安全。”

    “你这么说还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这又怎么就能看出对方自卑低调,平时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呢?”石大河觉得肖戈言说的有道理,只是还不足以解释他方才发表的那一番看法。

    “这些问题我当然是可以作出说明,只不过说明这个问题就又涉及到了我另外的一个推测,”肖戈言扫视一圈,竖起两根手指,“我认为死者应该是两个人,一男一女,并且两个人是恋人关系。”

    他的这个推测倒是没有让旁人感到太过于惊讶或者诧异,办公室里的这些人都是方才从现场回来的,对于那边的情况还是比较了解的,在现场找到的死者尸块里面,手都不止一双,并且还不一样大,一比较就能够看得出来应该是来自于一男一女两个不同的人,并且从手部的皮肤来看,年龄上也没有什么太明显的差距,基于这样的情况,判断两个人是一对情侣,这似乎是很容易得出的结论。

    所以在肖戈言说完了这番话之后,其他人都没有吭声,等着他继续讲下去。

    肖戈言说完了这句话,也停下来看了看其他人,见没有任何人对自己作出回应,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觉得有一点不可思议:“你们想不到什么吗?”

    “肖大博士,你就别卖关子了,有什么看法直接说不就好了么?这么大的一个案子砸头上了,大家的时间都挺宝贵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不好胡乱浪费的,你说对吧?”吴树对于肖戈言的这种态度似乎有些失去了耐心。

    肖戈言也不理他,只是又把视线再一次的投向了白雪,对她说:“既然他们都不明白,那就你来说一说吧,我相信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