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轰动

    对于肖戈言和白雪的先行离开,吴树就只是用鼻子哼了一声,然后趁着他们还没走之前,把白雪叫到自己跟前,一边瞥着不远处站在那里等候的肖戈言,一边对白雪说:“我跟你说的话你可给我好好的记住喽,俗话说得好,小白脸,没安好心眼!你们女人平时挺精挺灵的,结果一看到长得油头粉面的男人就容易走不动步,你可把眼睛擦亮一点,当心别昏了头犯了傻了!”

    “你胡说什么呢!”白雪哭笑不得的瞪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什么叫女人一看到油头粉面的男人就容易走不动步!这简直就是对女性审美眼光的一种侮辱,再说了,肖戈言不是什么油头粉面的小白脸,自己也不是看到帅哥就流口水的花痴女呀!白雪在心里面暗暗腹诽,全然忘记了自己在方才肖戈言露出笑容那一刻险些失态的表现。

    两个人上了车,驱车返回公安局的路上,肖戈言忽然开口问:“刚才那个叫吴树的,是你男朋友?”

    “别开玩笑了,我可没有那么想不开!你不要胡猜乱猜的啊!”白雪立刻矢口否认,“他就是我的一个同事和师兄,彻头彻尾的革命友谊,没别的。”

    “那倒还算是你的品味没有差到家。”肖戈言耸了耸肩。

    “咳咳,我的品味好着呢……”白雪对这样的评价实在是不知道该喜该忧,不过一想到方才吴树确实表现的有些没有风度和莫名其妙,便又对肖戈言说,“刚才吴树对你不是特别礼貌,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就是在学校那会儿学习就不努力,成绩普普通通拿不出手,所以看到学习好脑子聪明的就羡慕嫉妒恨!”

    肖戈言的反应和白雪预期不大一样,他并没有就吴树的态度问题做出任何回应,而是没头没脑的对白雪说:“虽然你的评价很客观,但还是谢谢夸奖。”

    白雪迟钝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方才那一番话等同于是间接说他学习好脑子聪明,肖戈言回应的正是这一部分。这要是换成别人,白雪恐怕会抓住机会狠狠的吐槽一番对方的自恋和自负,可是现在她面对的是肖戈言,反而放弃了。

    原因很简单,这个年纪轻轻就已经取得了如此成绩和名气的男人,还长得帅身材好气质佳,他好像的确有自信自负甚至自恋的资本。

    肖戈言之前并没有到公安局去过,好在他方向感极强,有白雪在一旁稍微指点一下,会公安局的一路上都是顺风顺水,没走冤枉路,到了公安局,白雪陪同着肖戈言先到万山那里去了一趟,万山听说肖戈言答应了合作的事情,激动的从椅子上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朗声大笑着同肖戈言握手致意,要知道,当初这也算是上级丢给他的烫手山芋,他把这个任务派给白雪多少也有一点碰大运的性质,实际上并没有真的指望她凯旋而归,这边鼓励着白雪继续坚持,那边其实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如何去告诉上级领导这件事情没戏,让他们不要再惦记着了,结果没想到这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白雪竟然手段了得,真的把肖戈言给拉来了!

    接下来自然是由万山亲自陪同,白雪帮忙跑腿,尽快把肖戈言和公安局这边合作的相关手续和证件都处理好,处理这些的过程中,他们几个人难免要楼上楼下的在不同的办公室里面来回折腾,等到把相关的手续都办完了,肖戈言的到来也已经在公安局上下引起了一片轰动。

    基本上可以说,在对待肖戈言的态度上面,公安局上上下下,男人和女人出现了很大很明显的分歧。

    肖戈言的到来,俨然在局里的女同事当中掀起了轰动,之前虽然都知道局里面想要拉一个犯罪学领域的高手过来助阵,但是肖戈言平日里虽然个性十足,却也行事低调,在此之前很对人对他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都本能的以为会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学者,结果今天一看不仅是年龄超出了想象的年轻,相貌身材各方面也都是分分钟秒杀银幕上的各路小鲜肉,这怎么能不被当成是天大的惊喜呢!于是口口相传,这个惊喜就迅速的被扩散出去,等到肖戈言办理好了相关的手续和证件的时候,白雪已经收到了好几条短信,都是局里面的女同事发来的,有的甚至是过去白雪从来都没有打过交道的,也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了她的手机号码,基本上内容都是大同小异,有问肖戈言个人情况的,有让她帮忙打探肖戈言个人情况的,还有根本不问个人情况,直接就拜托白雪帮忙制造机会的。

    当然了,这都是和白雪年纪上下差距不大的,年纪大一些的也打听,不过不是帮自己打听,是帮自己亲朋好友家的适龄单身女青年打听。

    白雪面对这种短信简直是哭笑不得,她觉得这些女人真的是疯了,光是看肖戈言长得人模人样的,就动了心思,她们怎么不来体会一下这人的性格呢?

    至于公安局里的男同事们,年纪大一些的并没有特别留意这件事,更多的是那些二十多岁打着光棍儿的,对于肖戈言的到来,更多的是给出了一些负面的评价,比如“百无一用是书生”,比如“小白脸最没用,遇到点事情搞不好还得让女人来保护”,总之这些负面评价里都不约而同的透着一股子浓浓的酸味儿。

    白雪不由得生出感慨,果然是异性相吸,同性相斥,亘古不变啊!

    肖戈言似乎对于自己这种备受瞩目的处境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有一些比较胆大的女同事找了各种借口到刑警队来晃来晃去,他就好像根本没有看出对方的醉翁之意不在酒似的,自顾自的坐着自己的事情,头不抬眼不睁,到后来这些人不管是出于好奇还是别的缘故跑过来的,又都悻悻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