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捉弄

    白雪又琢磨了一会儿,忽然扭头对肖戈言说:“不对,我觉得这个人,应该还是一个新手的,只不过是那种特别疯狂的新手!如果真的是什么老手的话,胆子真的足够大,就不会选择把尸体的碎块放在那里了,我站在这里,一动不动的朝那边看,都很难看出什么震撼的画面,更别说公路上面的车子从这里通过的时候,又急又快,唰的一下子就跑过去了,能看清那才见鬼了呢!假如真的是想要制造轰动的老手,完全可以往更靠近公路的位置放一放。所以说刚刚我的结论是不对的,这很有可能是那种想要制造轰动效应的新手,选了这么一个开阔的地势,加上之前*尸体的那些行为,基本上就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勇气,根本不敢再冒险往公路附近多靠近一些。你觉得呢?这次我的看法对不对?”

    肖戈言看了看她,挑起眉来,然后笑了:“孺子可教,你比我以为的要聪明。”

    白雪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她发现肖戈言这个人真的是个妖孽,面无表情、不苟言笑的时候就已经是一个相貌出挑的英俊男人了,让人会忍不住多看几眼的那种,现在只是那么微微绽放了一点笑容,整个人就好像会发光一样,让人看到了就不舍得把目光移开,至少白雪现在就是这样的感觉。

    “好看么?”

    “好看啊……”白雪下意识的回答,话已经说出口之后才猛然回过神来,正对上肖戈言的目光,他的眼神既幽深又澄澈,薄薄的嘴唇,嘴角噙着一丝浅笑。

    白雪意识到自己刚刚被人抓包了,并且还出了糗,她自认为先前的二十多年里头,自己可从来都没有过任何发花痴的行为,可是现在等她回过神来,把目光从肖戈言的脸上移开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嘴巴是微微张开的,于是又不得不偷偷的摸了摸嘴角,还好,没有流口水。

    “你干嘛啊?我这儿认认真真的跟你讨论案情呢,你逗我玩儿,有意思么?”她有些恼火的瞪了肖戈言一眼,又羞又恼的情绪让她一时之间已经把有求于人的委曲求全都给抛在了脑后,一心只想着,这个明明气质清冷的男人,不是应该继续保持他清高不合群的独特气质么?这么会捉弄人是什么意思!

    肖戈言抿着嘴打量了她一番,竟然又笑了,还点点头:“有意思。”

    轰——!白雪觉得自己的脸好像着火了,不对,是她整个人都着火了,大脑也因为过热所以死机了,变得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出来。

    肖戈言看她面红耳赤的咬着嘴唇,眼中的笑意又浓了几分,不过他一眨眼的功夫就又恢复了平日里的那种慵懒和淡定,换了一种平淡的语气对白雪说:“好了,现在你应该已经可以摆脱出现场看到一堆肉山的那种惊魂未定了吧?如果已经镇定下来了,那咱们就走吧,我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正经事需要处理。”

    “哦,好,是什么事?咦?咱们这是……要走?离开这儿?”白雪没有肖戈言转换频道的速度那么快,慢了两秒钟才把状态调整回来,并且听他说了是在帮自己摆脱方才突然看到那样的现场带来的惊吓之后,白雪的神经也放松下来,现在听肖戈言说有正经事,结果却看到他一副准备离开的样子,不禁有些纳闷,一边问一边加快脚步追上人高腿长的肖戈言。

    肖戈言点点头:“对,你说到做到了,所以我也要履行自己的诺言,既然答应了跟你们局里合作,那所有需要处理的手续和流程就还是尽快走完吧,这样做接下来的其他事情我才能名正言顺,不被人拦在警戒线外面。”

    “可是那事不急于这一时半刻吧?我一走,这边就只剩下大河叔还有吴树她们几个,也不知道人手够不够……”白雪有点放心不下这边。

    肖戈言就好像没有听见她说的话一样,自顾自的把方才还没有说完的后半句说下去:“而且我这个人你也是知道的,做事全看心情和状态,这两种东西是最不稳定的,假如没有个协议之类的东西作为束缚,过一会儿万一我又改了主意,你是不是要觉得我这个人出尔反尔?”

    “咱们回去吧,这边有大河叔坐镇,不会有事的!”白雪一听这话,立刻对肖戈言点了点头,斩钉截铁的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其实白雪也觉得,自己刚刚的那种反应实在是太没有原则和立场了,但是她又转念一想,识时务者为俊杰,毕竟留在现场帮忙,和留下肖戈言这一尊大神,这两件事情比起来当然是把这一尊大神留下来更重要,毕竟把他留下来与他们合作,这第一是万山布置下来的任务,第二只要肖戈言留下来了,接下来他投入到案件的调查工作当中去,能够发挥到的作用一定比眼下在现场帮帮忙更大。

    这么一想,白雪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腰杆儿又挺直了,方才还感觉有点欠费的节操也有一下子变得余额充足起来。

    虽然是要回去局里面了,但白雪还是要去和石大河他们打个招呼的,石大河对于先带肖戈言回公安局去办手续的这个决定还是比较支持的,毕竟他就算没有亲自和肖戈言打过更多的交道,在当初万山做了这个决定之后,石大河也是悄悄的打听过关于肖戈言的一些信息,他向来相信吹出来的名气不可能维持得住,所以肖戈言的名声估计还是用真才实学换来的,话又说回来,方才肖戈言来的多少有点名不正言不顺,所以吴树才会有底气说一些不大中听的话,结果当然是没有讨到便宜,非得把肖戈言留在现场这边,万一两个人又起了什么新的冲突,那以后不管是肖戈言一气之下拂袖而去,拒绝接下来的合作,还是达成了合作之后却因为与吴树结了梁子所以矛盾不断,很显然都不是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