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案生情愫 > 第十三章 人如其名

第十三章 人如其名

    肖戈言面无表情的看着吴树,其他人也是一样,吴树方才敢那么明显的出声,当然就没想过掩饰,他扯了扯嘴角,冲肖戈言露出一个没什么温度的笑容,开口说:“我以为路哥把白雪派出去这么多天,想方设法想要请肖大博士这么个高手出山,肖大博士一来就能给咱们点拨迷津,让咱们也跟电影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恍然大悟一回,结果没想到肖大博士倒是个挺周全的性格,好家伙,把几种可能性铛铛铛都撂在这儿了!那你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说了一遍,这说了不等于没说?肖大博士,你那一套书本上的玩意儿,拿到这种实打实的案子上头,到底灵不灵啊?我们这可是正儿八经的破案,不是闹着玩儿过家家呢。”

    “如果我就凭借眼睛看一看,就能说的头头是道,言之凿凿,甚至把死者的族谱都给你们背出来,那我恐怕就是你们要找的嫌疑人了。”肖戈言并不想多理睬吴树,对他的这种讥讽也根本不在意,没有一点不悦的样子,回应过了吴树的质疑之后,他又把目光转向一旁的白雪,询问道,“这位是?”

    “哦,我来介绍,他叫吴树,是我们队里的,算是我师兄吧。吴树,这位就不用我介绍了,你已经认识了。”白雪赶忙替他们两个人作介绍。

    “姓吴名树字不学,好名字。”肖戈言脸上也挂起了疏离的笑容,点点头,然后冲白雪一勾手,“你跟我到周围走走。”

    白雪差一点点就没忍住当场笑出来,她原本以为肖戈言会懒得去理吴树的那番挑衅呢,毕竟方才他的回答虽然算是回敬了吴树一下,却也还算是比较客气的,结果他竟然还临走前又补了一刀。

    跟着肖戈言一起走开的时候,白雪偷偷回头瞄了一眼吴树,看他的脸色好像又黑了几分,只不过没有谁去安慰他罢了,石大河是一个比较粗线条的人,现在正忙着处理现场的相关事宜,哪有心思去顾及别人的心情,其他人呢,虽然说也知道吴树是自己的同事,肖戈言只是一个外人,但是毕竟方才谁先招惹谁的大家都看在眼里,自己先讽刺别人纸上谈兵,之后被别人反讽了不学无术,好像也是非常公平的一件事,一报还一报,现在黑着脸不高兴就有点不讲道理了。

    “说实话,我都没想到你会那么去和吴树说话,”白雪一边紧跟着肖戈言的脚步,一边对他说,“之前我在政法大学找你的时候,你好像都不太愿意和你教研室的其他人讲话,所以我以为你都说不爱搭理别人的那种呢。”

    “没招惹我的人,我确实懒得理。”肖戈言一脸认真的对白雪点了点头,他想要看着白雪的脸讲话,就必须要微微的低下头,这让他前额的碎发也滑落了几丝到他光洁的额头上,看起来仿佛也多了那么几分与实际年龄相符合的朝气,而不是他大多数时候表现出来的那种超出年龄的成熟沉稳。

    “你搭理我了呀!”白雪指了指鼻子,标明自己这个例外。

    肖戈言像是无意识一样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你招惹过我啊。”

    他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那半边脸不正是当日无辜承受了乌龙姨丈的那一侧么!他说话的时候还故意配了一个动作,再加上那一脸人畜无害的无辜表情,绝对就是故意的,他就是存心想让自己想起那件事来,并且觉得内疚。

    好吧,肖戈言赢了,白雪扁着嘴,自己确实内疚了,看他这副模样,心里面忍不住特别后悔自己那天的莽撞。

    不过现在可不是在这种事情上面浪费精力的时候,白雪迅速的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回头看了看已经距离他们有十几米的案发现场以及其他人,再看看还在往远处继续走的肖戈言,加快几步追到了他的身旁。

    “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她问,“要去公路边上么?”

    “对,我们去看一下从公路边望过去是个什么效果。”肖戈言点头,如实说。

    抛开自己和肖戈言之间令人尴尬的乌龙不提,白雪觉得肖戈言这个人还是蛮好的,虽然说想要见他一面也算是费了好大的力气,但是他答应了要跟自己过来出现场之后,倒也没有和一些所谓的高手那样,说起话来云山雾罩,遮遮掩掩,故意说一半藏一半,好让人觉得他特别的高深莫测,肖戈言还是很坦诚的。

    只不过,到公路边上回头去看,能看出些什么端倪,白雪一时还真是参不透。

    两个人走到了靠近公路的地方,肖戈言停下脚步,白雪赶忙也跟着停了下来,两个人转过身去,朝远处那一堆隔了这么远已经变得不那么扎眼的“肉山”看去。

    “你从这里看过去,觉得怎么样?心惊肉跳么?”肖戈言偏了偏头,问白雪。

    白雪摇摇头:“我现在会觉得有一点,但那是因为方才我已经近距离的看到了那边是怎么一个情况,如果之前我没有看到过的话,现在这么远的距离,想看清那边是什么东西估计都困难,怎么可能有什么心惊肉跳的感觉呢!”

    “那你觉得这一次的凶手,是个新手还是老手?”

    “我觉得,应该不会是新手吧,毕竟把至少两个人杀了,还碎尸成了那么小的尸块,哦对,按照你说的,在这之前还放过血!并且还选了这么一个开阔平坦的地方,大大咧咧的堆在那里,能做出这些事情来,新手应该没有这么大胆吧?”白雪从自己的理解和认知做出推论,说出了自己的观点,说完之后她又看了看肖戈言,用目光询问他是否赞同自己的这种看法。

    肖戈言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不置可否,远远的朝尸块肉山的方向看过去,半眯着眼睛不知道在考虑着什么,白雪也把目光继续投向那边,琢磨着方才自己的观点是不是经得起推敲,肖戈言没有表态,在她看来十有八九是自己的观点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