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答复

    “你……”她有些诧异,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才会显得不那么冒犯。

    肖戈言轻轻的扯了扯嘴角,白雪没有说出口的话他猜得到会是什么:“非亲非故,只不过是视觉效果上的冲击而已,没有什么承受不了的。”

    白雪总觉得他这话里似乎带着某种意味,只是她方才吐过之后,现在整个人都有些虚弱,大脑也好像缺血似的,反应有点迟钝,不那么灵光,转来转去还是方才那令人惊恐的画面,白雪甚至怀疑自己最近还能不能睡好觉。

    过去她出过的现场,不管是跳楼还是斗殴造成的死亡,再怎么惨烈好歹也还是个囫囵的人形,而这一次却完全不是那样的画面,在那边的根本就是一座小小的“肉山”,人的身体被切成了一块一块,高高的堆在一起,血肉模糊,里面还夹杂着各种内脏,方才白雪就是看到一截肠子和一只手缠在一起,让她最后的一点点承受力也崩溃掉,只能转身跑开。

    “你真的想继承你父亲的遗志,做一名刑警?即便是要面对那样的场面?”肖戈言沉默了一会儿,给了白雪一点喘息的时间,之后忽然开口问她。

    白雪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这么问,但还是点了点头。

    肖戈言又沉默了几秒钟,似乎他也在纠结着什么,之后他对白雪说:“如果你还能够跟着我过去继续面对那个现场,那我跟你们公安局的合作就算是达成了,如果你做不到,那我现在就开车离开,以后你也不用再到学校去找我。”

    白雪看着肖戈言,有点搞不清楚状况,肖戈言便很有耐心的又对她进行了说明:“涉及到合作,就必须有人在合作过程中负责与我接洽,我们已经认识了,再去和其他陌生人打交道很麻烦,我不喜欢,但是如果想要达到合作的最终目的,与我搭档工作的人就不能是一个连案发现场都不敢面对的人。我相信你也应该能够理解,你们局里想要请我过来,绝对不是为了寻常一刀把人捅死的那种小案子。”

    白雪此刻已经明白了肖戈言的用意,她赶忙点点头:“没问题,我可以的。”

    “你确定么?”肖戈言认真的看着白雪,又问了一次。

    白雪点了点头,态度坚定。

    “好,那就走吧,回去看看,”肖戈言好像早就料定了白雪会给出这样的答复似的,转身朝尸体那边走,“这个案子应该还算是有点意思。”

    肖戈言对于“有点意思”的定义很显然和一般人是不一样的,至少对于白雪来说,方才那令人震惊的一瞥让她最直观能够感受到的是凶残和棘手,无论如何也同“有意思”是沾不上边的。

    两个人重新回到那边,石大河还在,他看到白雪回来了,也关切的询问了两句,之后就又把注意力转移回到了现场的尸体上面。

    “没有头部,被碎尸成了很小块,现在现场发现了两只手,但是大小不太一致,不像是同一个人的,有可能这个案子涉及到的死者不止一个人而已。”石大河面色凝重的对白雪和肖戈言说,虽然肖戈言不是刑警,但是之前万山在电话里已经和石大河交代过了,这是他们好不容易求来的大神,所以对他就像是对自己人一样,不需要有什么顾虑和回避。

    白雪已经把胃里面吐了个干干净净,现在除了有些不舒服的感觉之外,倒是也不用担心会继续吐了,只是她还有点胆怯,不大敢太仔细的盯着那些尸块看。肖戈言就不一样了,他的目光专注而又认真的盯着那些巴掌大左右的尸块,就好像那是超市冷柜里面卖的猪肉一样。

    “尸块本身颜色发白,但是这一堆又好像血肉模糊一样,如果我没有说错的话,尸体本身应该是失血很严重,上面的血都是被后淋在上面的,没错吧?”他沉默的观察了一会儿,忽然向一旁的法医开口问道。

    肖戈言压根儿就不是公安局的人,所以来出现场的法医自然也不认识他,方才听他冒冒失失的开口发表看法的时候,脸上还多少带着几分不在意,现在听他这么一说,似乎对于这一领域也是颇懂得一些门道的,才收敛了神色,有些诧异的多看了他几眼,点点头,问一旁的石大河:“这位是……?”

    “啊,这是小肖,咱们局里请来的高手,专家。”石大河仗着自己的年纪比其他人都大,资历也最老,所以毫不客气的把肖戈言称为“小肖”,大大咧咧的也没有去考虑他会不会介意的问题,不过语气里面可没有半分的轻蔑。

    石大河的这个介绍毕竟是有点含糊,只说肖戈言是“专家”、是“高手”,但是究竟是哪方面的专家和高手,他可是只字未提,那个法医不到四十岁,虽然比肖戈言年长一些,但是被石大河这么一介绍,再加上肖戈言方才的那一番话,现在也不敢断定对方是不是什么自己领域内的高人,毕竟天资这个东西也是很奇妙的,有天资的人可以年纪轻轻就大有所为,没有天资或者天资平平的人,就算是磨了几十年的资历,可能也还是不上不下,上不得台面。

    于是原本还不太想理睬肖戈言这么一个陌生人的法医态度也不由自主的变得客气了几分,对肖戈言点点头,说:“你说的对,我们方才检查的结论也是这样的,死者应该是不止一人,因为分尸的尸块非常小,现场看起来也比较混乱,所以致死原因暂时我们还没有办法确定,可以确定的是死者是被害之后,一直到*之前,体内已经是严重失血了,所以尸块颜色比较惨白,上面的血也确实是后来才被淋上去的,血里面应该是加入了抗凝的成分,所以才会一直没有凝固的迹象,至于是人血还是动物血,这个现在就不好说了,得过后再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