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受阻

    这倒是白雪完全没有料想到的情景,照理来说一个自己都没有信心一定可以请得动的大神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应该是白雪求之不得的,可是她毕竟是一个资历不够深的年轻刑警,假如说眼下肖戈言已经和局里面达成了合作的相关协议那自然是没有问题,皆大欢喜,想眼下这样的情况下,她还真不敢擅自做主。

    肖戈言看白雪一脸纠结的样子,很容易就猜到了她担心的会是什么,于是便朝她伸出手,勾了勾手指:“你领导的电话号码调出来,我跟他说。”

    白雪连忙依言的拿起手机调出万山的号码,顺手帮肖戈言拨了出去。

    肖戈言拿过白雪的手机,放在耳边,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很显然电话那一边的万山以为打电话过去的是白雪本人,电话一接通就听见他的大嗓门从听筒里面传出来,让她先放一放游说肖戈言的事情,赶紧去刚接手的案子那边帮忙。

    肖戈言等万山在电话那一段说完了,这才开口自报家门,他说起话来语速依旧很平缓,与炮仗一样的万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你好万大队,我是肖戈言。”

    电话那一段一下子安静下来,就好像一不小心被人挂断了似的,肖戈言也不给对方反应的时间,继续对万山说:“我正在考虑接受你们合作邀约的事情,刚好遇到了有案子发生,所以想要过去看看,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

    “没有没有没有,你愿意过去那我们是绝对欢迎的,白雪和你在一起对吧?那正好了,就让她带你过去吧!辛苦辛苦!”万山这回反应倒是够快,肖戈言话音未落他就已经非常爽快的给出了回复,就好像生怕自己稍有迟疑,肖戈言这边会忽然又改了主意似的,白雪站在一旁凭借着从听筒里面隐隐约约听到的万山的声音,几乎都能听到万山那语气当中的激动和喜悦了。

    至于么……虽然说万山这个人一向是没有什么领导架子的,平日里好歹也是以成熟稳重而著称的,怎么这会儿表现的一点儿都不深沉呢。白雪在一旁一脸无奈的悄悄腹诽,肖戈言这么年轻,也不知道会不会是虚名在外,万山这样的态度……或多或少让她觉得有那么一点跌分子。

    当然了,这话她是不会说出来的,毕竟一旦说出来就意味着她同时把万山和肖戈言这两个人都得罪了,白雪虽然自认为不算是一个特别冰雪聪明,有着七巧玲珑心的人,但是这么蠢的事她才不会做呢。

    肖戈言得到了万山的许可之后,便也不同他说更多,道了一声谢就挂断了电话,把手机还给白雪,朝她示意了一下:“现在走吧,不是赶时间么?”

    白雪赶忙点头跟上肖戈言的脚步,两个人来到了停车场,来到肖戈言的车子附近,白雪的脚步不由自主的就放慢了一点,肖戈言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件事,他有些疑惑的扭头看着白雪,不知道她这是又出了什么状况。

    “你确定要开你的这辆车去么?”白雪看着眼前这辆一尘不染的白色SUV,方才电话里面同事可是告诉了她的,案发现场是在一片非常泥泞的郊区,并且现场似乎也蛮凶残的,总之就是一片狼藉,白雪虽然和肖戈言打交道的次数不算多,但是仅有的这几次也给她一种强烈的感受——这男人可能有洁癖。

    “不然呢?走着去?”肖戈言有些奇怪的看了看白雪,走上前拉开车门。

    白雪摸了摸鼻子,觉得有点冤,不过既然肖戈言这么说,自己也懒得再去装好人的提醒他,方才跟万山那一通电话也耽误了一点时间,他们还真的是要抓紧才行,于是她便没有二话的上了车,把案发现场所在的方位告诉肖戈言,原本还以为肖戈言可能需要设置一下导航,没想到他只是听了一遍就发动汽车开出了停车场,一路上都没有再和白雪确认过方向,居然就很顺利的来到了案发现场附近,这不得不让坐在副驾驶上的白雪为他这超强的方向感而偷偷感叹,假如这是她自己过来的话,估计光是确认方向和岔路口就需要比眼下多浪费十多分钟。

    案发现场在距离市区有差不多半个小时车程的郊区,属于一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尴尬区域,几年前好像说是要对这一片进行一个什么样的规划,但是很快就没有了下文,只留下了公路两边大片大片的荒地,上面满是碎石野草,因为地势比较平坦,也没有什么遮挡,从公路上经过的车辆就可以把周围的情况一览无余,所以平日里这里连停下车来解决内急的司机都比较少,有的只是呼啸而过的一辆辆车子而已,白雪之前出差什么的也坐车从这里经过了好多次,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如果不是附近的一块大广告牌很眼熟,她可能都没有印象。

    案发现场就在公路边的荒地上,距离公路大概有一两百米的距离,肖戈言远远的就看到了案发现场周围停着的其他车辆,还有在现场忙碌的人,于是便把车子开下公路,在颠簸的荒地上奔驰着朝那边靠近,并停在了其他车的附近。

    白雪打开车门跳下车的时候,发现脚下的泥土有点黏有点软,一脚踩下去会微微的有那么一点下陷的感觉,并且那黏糊糊的泥巴也会立刻站在鞋帮上,她朝肖戈言看了看,只见他根本没有在意似的,迈着大步朝被警戒线围起来的区域走了过去,于是白雪赶忙也快步追了上去。

    肖戈言走到警戒线跟前就被守在那里的一个年轻警员拦了下来,虽然肖戈言这个名字在犯罪学领域内或许算得上是一个很有些名气的拔尖人才,但是无奈他这个人本来就是非常神秘而低调的,很多圈内人对他都是只闻其名,不识其人,更不要说面前这个年轻的一线警员,即便是非常高调的犯罪学专家他恐怕也未必认识,只知道不是认识的前辈,也没有拿出相关证件,就绝对不能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