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案发

    白雪懂了,言外之意就是他从来不来吃饭,所以卡里面的钱根本就是一个月一个月攒出来的,这样就比较说得通了,并且以肖戈言这尊大佛凭心情出现的频率,还有之前他选择那家餐厅的档次,他平时回来食堂吃饭才比较吓人吧。

    “那……这样的早餐你吃得惯吧?”白雪忽然又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毕竟她现在还是有求于人的状态,姿态还是必须要端正的,虽然说她本人并不是特别在意成败,只希望这件事早点有个了断,也算是能够回去跟万山交差了。

    肖戈言没有说话,捏起油条咬了一口,又喝了一口豆浆,算是用行动回答了白雪的询问,他的气质透着一股子淡定和优雅,即便是喝着豆浆,坐在热闹的食堂里面,在白雪看来,即便是把他现在直接切换到圣托里尼的露天餐厅里面,在地中海的蓝天碧海阳光下,仿佛也并不违和。

    以前她总听到有一种说法,有些人是天生自带贵气的,她并不能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气质,现在似乎隐隐有些明白了。

    “我脸上写了什么内容,让你看的那么入迷,说出来分享一下?”

    “嗯?”白雪听到肖戈言在对自己说话,赶忙回过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浮想联翩的时候,视线就一直黏在了肖戈言的脸上,这让她感觉有些窘迫,赶忙摆摆手,干笑着说,“没有没有,我其实走神儿了,呵呵……”

    为了掩饰这种犯花痴一样的尴尬,她赶忙端起自己的豆浆喝了一大口,下一秒钟眼泪就几乎盈满了眼眶——被豆浆烫的。

    “那个……肖博士,关于和我们公安局合作的事……”碍于形象问题,白雪硬是把那一口热豆浆咽了下去,然后一双大眼睛泪光闪闪的开口对肖戈言说。

    她的话才刚说了一个开头,就被肖戈言竖起一根手指示意让她停下来。

    “在我给你答案之前,我也有问题想要问你。”他对白雪说。

    “嗯嗯,没问题,”白雪赶忙调整了一下姿势,正襟危坐,虽然说因为肖戈言的不按常理出牌和怪才之名,让她的寻求合作之路有些崎岖和坎坷,但是这毕竟是一次正式的合作,对方的确应该在作出答复之前好好的了解一下合作内容。

    “为什么会当了刑警?”肖戈言见白雪答应了,便毫不客气的立刻开口问,“恕我直言,至少在我的感观印象里,你的性格并不适合从事这份职业,作为一名优秀刑警应该具备的品质,我在你的身上一样都没有看到。”

    白雪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烧,这种观点她并不是第一次听人说,毕竟她也不是一个完全没有自知之明的人,只不过像肖戈言说的这么直白不留情面的,还是第一回,这多少让她感觉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自在,好在对于这个问题,白雪早就在心里面有了答案,也并不打算遮遮掩掩,所以回答起来也不难。

    “因为我希望自己能够女承父业,我的父亲,他曾经是一名非常优秀的警察,刑警,”白雪对肖戈言说,她下意识的挺直了脊背,微微扬起下巴,父亲在她的心目当中是那么的高大,那么的了不起,提起他的时候,也让她忍不住拿出自己最端正的姿态,“在我小的时候,他特别希望我长大了也能够成为和他一样的优秀刑警,虽然现在他人已经不在了,但我希望他的梦想能够继续存在下去。”

    肖戈言看着白雪,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又问:“你认为你可以么?”

    “总要试试吧,对不对?”白雪苦笑了一下,“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做刑警的好材料,至少眼下还不是,不过既然有目标就总要努力去拼一拼的吧,能实现的话,皆大欢喜,即便是到了最后还是不能够达到标准,至少我努力尝试过了。”

    “你很崇拜你的父亲。”肖戈言说,他的语气十分笃定,没有任何的疑问,就好像他已经透过白雪的眼睛,看到了她内心深处的答案一样。

    白雪点点头,抿了抿嘴,父亲是她内心深处的一点温暖,同样也是她心中最深也最刺骨的痛,每次想起来都会觉得又暖又疼,即便已经过去了很多年,那种感觉也未曾淡去一丝一毫,反而在日日夜夜当中沉淀到了心底,就好像是一道不可磨灭的疤痕一样,永远的烙在了那里。

    肖戈言看着白雪,幽深的黑眸当中有着让人无从猜测的情绪流动,只是白雪此时此刻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并没有留意,一直到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把两个人都从各自的思绪当中拉了出来。

    白雪慌忙掏出自己的手机,这个铃声是她特意为局里同事们所在的分组设置的,非常的高亢急促,因为一般他们打电话联系自己,都是为了要紧的事情。

    “喂……嗯,好,我知道了,那我这就赶过去,嗯,好。”白雪听着电话,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她简单的回应了对方之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一边把手机放回包里,并站起身来,一边对肖戈言带着几分歉意的说,“实在是不好意思,肖博士,我们局里接了一个案子,有点棘手,那边人手不够让我赶紧过去,我得先走了……”

    肖戈言对她点点头,白雪不敢耽搁,赶忙起身大步流星的冲出了食堂,出了食堂之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后好像有人跟着,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诧异的发现跟在自己身后的人竟然是肖戈言。

    “你这是……?”白雪一看肖戈言摆明了是跟着自己一起出来的,有些惊讶。

    “你不是想让我跟你们局里合作么,”肖戈言人高腿长步子大,紧跟着白雪也没有像白雪那样气喘吁吁,他抬起手来,指尖勾着车钥匙,“如果不去看看,我怎么知道自己到底对合作这件事有没有兴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