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再约

    “先生,您的车已经帮您开到门口了。”服务生客气的说。

    肖戈言淡淡颔首道了谢,起身离开,白雪赶忙跟上。

    “不是说好了午餐我请客的么?”走到门口上了车,她才好意思开口。

    “你觉得我看起来像是个需要女人来买单吃饭的人么?不好意思,我没有那样的习惯。”肖戈言开着车,目不斜视的回答道,“我之前也并没有说如果你请我吃顿午餐,我就会心情有所好转,那都是你自作主张说的。”

    白雪哑口无言,她忽然觉得,原来颜值真的是有用的,比如肖戈言,他就可以凭借着一张英俊的脸,硬是把这么无耻无赖的话也说得好像有理有据了似的。

    “那……那关于合作的事……”白雪明知道自己被肖戈言摆了一道,这让她暗中也有些咬牙切齿的冲动,但是有求于人就必须要放低姿态,她纵然心里面有一万个想要冲着面前的那张帅脸糊上一巴掌,却还是必须要忍住,之前连肖戈言长得高矮胖瘦都没见到过,这回总算见到活的了,也算是这几天以来的一大收获,既然已经有了进展,没道理在这种时候因为一股火气就全都搞砸了。

    肖戈言当然不会不知道白雪现在是想要说什么,他伸出手,竖起一根修长好看的食指在白雪的面前晃了晃:“吃饱饭之后大脑供血不足,现在不适合讨论这种事,回头再说吧,看我有没有那个闲情逸致。”

    说完他便打开车门上了车,白雪有些不甘心,怕肖戈言这样的闲云野鹤,这一次错过了,下一次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遇上,有心想要跟上去,可是两个人虽然说之前有过那样尴尬的交集,却也实在是谈不上有什么交情,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女孩子,脸皮总是比较薄的,狗皮膏药一样的赖着人家上了人家的车,这怎么看都好像有些不像话,所以她在肖戈言的车子旁边晃来晃去,左右为难。

    就在白雪纠结的时候,车窗缓缓的降了下来,露出了肖戈言的脸。

    “你站在这里不走,是想要继续跟着我?”他端详着白雪,开口问。

    白雪有些惊喜,仿佛看到了希望的曙光,连忙点点头:“你要去哪?方便么?”

    “去游泳,方不方便你说了算。”肖戈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神里却有一抹浅浅的戏谑闪过,不过他的语气听起来非常认真,足以让人忽略其他。

    白雪的一张脸登时就涨红得几乎滴出血来,她赶忙摆摆手,使劲儿摇摇头:“不了不了,那还是你自己去吧,我单位还有事儿,就不跟着一起了……”

    肖戈言自然不会挽留,嘴角几不可见的挑动了一下,升起车窗,发动汽车绝尘而去,留下一个脸热到快要燃烧起来的白雪一个人站在餐厅门口。

    等到白雪脸上的热度渐渐褪了下去,她的大脑也逐渐冷静下来,这才意识到肖戈言未必就真的是开车跑去游泳的,他就是故意那么说好让自己感到窘迫,知难而退,这样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摆脱掉自己,顺便也回避了合作的问题。

    一定是这样,没错的,白雪这么会想起来,觉得在车窗快要关上的一瞬间,自己分明看到肖戈言的脸上出现了淡淡的笑意。

    这只老狐狸!白雪气恼的一跺脚,好吧,其实肖戈言一点也不老,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他狡诈的好像一只狐狸一样的事实,一想到自己方才被他戏弄的面红耳赤,又羞又窘又尴尬,白雪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转念一想,虽然说关于工作上面是否接受合作提议的这件事,肖戈言并没有给自己一个明确的答复,但是至少方才的那一顿饭可不是自己掏的腰包,自己不仅逃过了一次钱包的大出血,还顺便品尝到了一餐美味,怎么想都赚到了。

    这么想一想,白雪的心情就平复了很多,她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公安局,打算回去找万山汇报一下情况,看看他肯不肯知难而退,或者意识到肖戈言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接下来换一个工作能力更强的其他人去继续磨下去。

    回到局里面,恰好万山刚刚开完了一个会,空闲下来,白雪赶忙把这几天守在政法大学的收获向他作了一番汇报,当然,关于最后肖戈言以去游泳这样的接口甩掉了自己的这一部分,白雪自动隐去了,她可是有羞耻心的人呐。

    原本以为万山听说肖戈言这么难搞定,应该会打退堂鼓,或者是听取白雪的建议,换个其他人再去碰碰运气,没想到万山听完了白雪的汇报之后,竟然表现的十分开心,神情看起来很是振奋,甚至有那么一点胜券在握的笃定。

    白雪看着面前这位熟悉的领导和长辈,心里面忍不住偷偷的腹诽,万山该不会是被肖戈言这种不守规矩又闲云野鹤的性格给气傻了吧?明明浪费了那么多天,就换来了这么一个不清不楚的答复,他怎么会那么高兴的呢?

    “很好!非常好!我就知道派你去肯定没有错!加把劲,继续坚持住,一定要让肖戈言尽快给咱们一个准话儿!”万山给白雪的回答也与她原本期望当中的相差了十万八千里,非但没打算放弃,反而更加坚持了。

    “万大队……是不是我方才没有把事情给说清楚,让你产生了什么误会?肖戈言说他没心情,没兴趣,根本就没有答应我啊!”白雪有些傻眼,赶忙对他说。

    万山点点头:“我知道,你说的很清楚,我看这事儿有戏,只要再加把劲儿,估计很快就能成了,白雪啊,这事儿要是办成了,你可是功劳大大的啊!”

    “领导,恕我愚钝,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有戏的?我怎么觉得一点戏都没有呢?”白雪觉得自己和万山的思路显然并不在同一条轨道上面。

    “你仔细想一想,如果他根本就不考虑跟咱们合作的事情,直接从一开始就不理你,或者一口回绝你,一点希望都不给你留,这对于他来说不是更好么,耳根清净,据我所知,肖戈言是个怪才,但是可不是什么好好先生,他不可能单纯因为怕你没面子所以才迂回拒绝的,既然他不说行也不说不行,我看这事儿的希望就挺大了!”

    万山觉得白雪就是太年轻了,所以脑袋瓜儿不开窍,于是非常有耐心的给她梳理一下正确思路,“你再加把劲儿,我看好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