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案生情愫 > 第五章 温柔一刀

第五章 温柔一刀

    肖戈言上车的时候正好看到白雪秀气的鼻翼微微翕动的样子,又看她眯着眼,微微仰着头,嘴角向上淡淡的翘着,好像是在享受着车内的气味,那副样子还真是让人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反正肖戈言脑海当中第一时间浮现出来的画面都是一些毛茸茸的小动物,并且还都是幼崽的形态。

    白雪的确很享受肖戈言车内的香薰气味,她有心想要问一问,又觉得两个人这才是第二次见面,上一次的情景还那么的令人尴尬,实在是有些让她开不了口,所以只好暂时的把这个好奇心给压了下去,毕竟正经事要紧。

    肖戈言一路无言,默默的开着车,连车内广播或者音乐都没有打开,大概开了二十几分钟,他慢慢的把车子拐向路边,进了一家餐厅门前的停车场里。

    如果说现在白雪听见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那一定是她的心。

    谁能想到肖戈言所谓的“吃东西很挑剔”,竟然是选了这样的一家高级餐厅!

    这家法国餐厅白雪是听说过的,但是从来没有来过,原因就一个字——穷,她听说在这里如果真的要很考究的吃一顿,两个人的餐费基本上就是她差不多一个月的工资,这样的消费就算是她偶尔想要犒劳一下自己,也根本不敢考虑的。

    可是自己方才夸下了海口,要请人家吃饭,现在人家地方也给你选好了,你能怎么办?难不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哭着说自己太穷了请不起么?

    白雪咬咬牙,把心一横,算了,大出血就大出血好了,一来为了完成工作任务,二来之前自己错把人家的好心当成了居心叵测的变态,这件事肖戈言如果还耿耿于怀,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的,就算他用宰自己一刀的方式来表达不满,那自己诚心诚意的请人家吃顿饭,当成赔礼道歉,好像也挺说得过去的。

    高档餐厅就是不一样,肖戈言的车子刚一拐进去,就立刻有一个身穿一套非常欧式军装风格制服的小伙子迎了上来,他看到肖戈言似乎并不陌生,面带微笑的从肖戈言手里接过钥匙,上车把车子开走去泊车了。

    白雪跟着肖戈言往餐厅里面走,心里暗搓搓的想,原本自己只在电影里面见到过代客泊车的桥段,亲身经历这还真的是头一遭,也不知道政法大学到底给这尊大佛开出了什么样的天价年薪才把人给挖回来的,这位一看就和自己不一样,绝对不是头一次来的菜鸟。

    一般来说,比较高级的法国餐厅对于用餐者的着装会有一个大概的要求,太暴露或者太休闲的装扮都是会被拒绝接待的,如果档次足够高,哪怕穿着燕尾服打着领结去,人家也不会觉得多么稀奇,毕竟这种地方,要的就是那个高贵的氛围,要的就是那一股子精致,至于能不能吃饱,就见仁见智了。

    肖戈言今天穿的衣服其实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算是什么正式的装扮,一身绀青色亚麻西装,里面是一件月白色休闲衬衫,脚底下是一双休闲软皮鞋,但是他似乎是个天生的衣服架子,气质又偏清冷,即便是休闲装扮却也能给人一种高高在上感觉,所以没有人对他的着装提出任何异议。

    至于白雪,拜万山所赐,她穿得虽然还是比较职业化一点,但好歹为了凸显女人味儿穿了套裙,所以看起来也还是能够及格的,于是两个人顺利的进入了餐厅,在服务生的指引下款款落座,也算是把白雪“因为装束不合时宜不方便入内用餐”这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的给掐断了。

    高档餐厅的装修自然是不必说的,把法式奢华典雅凸显到了极致,灯光半明不暗,透着那么几丝暧昧的情调,餐桌上还有漂亮的花艺做装点,周围的食客说起话来都轻声细语,没有寻常小饭馆的嘈杂吵闹。

    和几乎所有法国餐厅一样,这里也有餐前的小面包赠送,白雪很想说自己要不然就吃面包就可以了,毕竟方才狼吞虎咽的也算是刚刚吃过一碗面,可是这个主意刚一冒出来,一抬头正巧看到肖戈言正看着自己,他那双乌黑的眼睛好像直接看穿了自己的皮囊,看见了脑海当中刚刚成形的打算似的,让白雪顿时有些羞窘,连忙打消了这个省钱计划planB,毕竟自己现在有求于人,万一在外人面前让肖戈言觉得丢脸没面子,那接下来的合作就更没得谈了。

    白雪对于法餐可谓是没有任何研究,为了避免出丑,她选择了一个最聪明的方式,等肖戈言点过了之后,依样学样的告诉服务生她也要一模一样的。

    虽然说一想到菜单上面的标价白雪就觉得自己嘴里嚼的根本就是自己的肉,但她还是必须承认,这家店的波士顿龙虾汤味道还是非常醇厚鲜美的,阿拉斯加鳕鱼也鲜嫩不腥,最后的甜品巧克力蛋糕佐覆盆子酱更是让白雪觉得过瘾极了。

    因为餐厅实在是太高雅,肖戈言又好像信奉了“食不言”这个传统似的只是安安静静的用餐,白雪也没好意思替合作的事情,一顿饭吃下来,那一道道味美却非常不实惠的美食也下了肚,由美食带来的那种精神麻痹渐渐退去,她才又恢复了之前的理智,偷偷的肉疼起来。

    肖戈言看她已经放下了甜品勺,便微微抬手示意了一下,训练有素的服务生立刻就迎上来询问有什么需要,白雪悄悄的把银行卡握在了手心里面,心里面默默的哀悼着自己的存款余额,顺便希冀一点餐费折扣。

    肖戈言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来一张银色的卡片,递给了服务生,对他点了一下头,那名服务生一看到那张银色卡片,似乎略微有那么一点惊讶,不过毕竟是高档餐厅的人,培训的时候估计也没少下功夫,所以他并没有把自己的诧异太多的流露出来,而是很好的掩饰住,礼貌的对肖戈言点了点头便走了,不一会儿就又回来,还回来那张银色的卡,还有肖戈言的车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