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气味

    白雪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可是事已至此,临阵脱逃显然要丢脸得多,她只能硬着头皮,假装失忆了似的端起略显僵硬的笑容迎上去。

    不过她还没等开口,肖戈言那边一开口就瞬间打破了她原本装失忆的计划,他那两条漂亮的剑眉微微一挑:“是你啊。”

    就知道这么尴尬的事,对方果然会记得!白雪有些懊恼,但也只能一脸讪讪然的点点头:“你是肖戈言吧?你好,我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我们局里最近打算搞一个与学术精英练手的创新实践活动,所以想要请你参加,不知道你是不是有时间有兴趣,咱们可以进一步的沟通一下合作事宜。”

    “我有时间,”肖戈言的眼睛端详着白雪,语气里听不出任何情绪,脸上的表情也是淡淡的,就在白雪因为他的前半句话而明显眼睛一亮的时候,他又不紧不慢,气定神闲的吐出了后面的半句话,“但是没兴趣。”

    此时此刻,白雪的头上已经挂起了三条没有人看得见的黑线,这种回答方式,摆明了是在吊人胃口,拿人开玩笑,可是偏偏自己之前错把好人当流氓,现在也觉得心虚气短,所以被肖戈言耍了也不好意思翻脸,只是脸上原本就有些局促的笑容一下子就好像被冻在了脸上一样。

    “那个……肖……肖博士,”肖戈言的年龄摆在那里,虽然比自己略大一些,但是开口叫前辈的话,白雪也是万万叫不出口的,所以迅速的斟酌过之后,她决定以对方的学历作为称呼他的名头,“我们真的是很有诚意的,我这几天每天都过来找你,希望能够和你谈一谈合作的相关事宜——”

    “你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我都没有来学校么?”肖戈言不等她说完就开口问。

    “他们说你没心情……”白雪回答的有点底气不足,生怕这里面口口相传会有什么不符合事实的地方,万一这尊肖大神听了之后不开心可怎么办。

    没想到对此肖戈言倒是挺坦诚的:“对,确实是因为心情不太好,之前想要学雷锋做好事,没想到被人当成是流氓打了一巴掌,委屈了好几天。”

    白雪嘴巴微微张着,想要说什么,却尴尬得搜肠刮肚也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应对,那件事情确实是自己不对,不过自己当场就已经鞠躬道歉了,只是那一巴掌结结实实打在了别人的脸上,并且还打错了,不管自己的道歉能不能得到对方的谅解,似乎也都在情理之中。

    这件事如果放在平日里倒也还算好说,可是偏偏眼下自己有求于人,把着一尊大神请去做外援是顶头上司万山派下来的任务,自己想要公私两清恐怕都难。

    “那件事我确实确实很抱歉,如果你觉得怎么样能够让你心里舒服一点,请你提出来,只要我做得到,我一定尽力,但是工作方面的事情,也希望你不要因为对我个人有什么看法就不予考虑。”白雪咬了咬嘴唇,艰难的对肖戈言说。

    肖戈言点点头,看了看手表:“我还没有吃午餐。”

    白雪立刻心领神会,连忙表示:“那我请你吃午餐,咱们边吃边谈!”

    事实证明,白雪还是太天真了,她错误的以为在大学附近找个地方吃点什么根本就花不了多少钱,毕竟最近这几天她一直都在这附近转悠,这里都有一些什么店,她还是比较心里有数的,消费水平在自己的承受能力之内,所以那句“我请你吃午餐”说的非常有底气,可是谁能想到,这个肖戈言办起事来居然是这么的不靠谱,一个礼节性的客套罢了,他还当真起来,直接把自己带到了停车场。

    “我这个人吃东西很挑剔的,所以地方必须我来选。”他指了指面前的那辆雪白的SUV,示意白雪上车去,并且即便他没有明确的说出来,从表情和眼神白雪也能读得出来,其实应该还有下半句没说出口的潜台词,那就是动作麻溜利索一点儿,不要磨磨蹭蹭的,他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和时间等着对方扭捏。

    于是白雪决定识时务者为俊杰,大不了就是荷包缩水,反正钱么,虽然不多,每个月都还会有打到卡里的工资,最重要的是把这尊大佛请回去,向万山交个差,一来算是不辱使命,给领导留个好印象,二来也算是给自己老爹挣点脸。

    上了车之后白雪有点傻眼,她过去也坐过单位几个男同事的顺风车,那车里头状况好的跟出租车差不多,状况不好的,毫不夸张的说连放脚的地方都快没有了,到处都是杂物,脚垫上面的灰土泥污就太稀松平常了,而眼下肖戈言的这一辆,白雪恍惚之间有一种自己上了一辆新车的感觉。

    当然了,这辆车里面也没有新车常见的那种不好闻的气味,而是弥漫着一股幽香,白雪对香薰制品不算是涉猎很深,她努力的吸了吸鼻子,也只能略略的闻到了一股佛手柑与沉香木混杂在一起的气息,似乎还有些别的什么,那香气仿佛是纯净的,又仿佛带着一种神秘的气息,交织氤氲着,并不混杂,反而让人感到了一种沉静与安宁。

    白雪意识到,自己方才和肖戈言面对面说话的时候,就隐隐的嗅到他身上带着这么一股子好闻的味道,看样子是开车的时候沾染上的。

    白雪的嗅觉向来比较敏锐,小的时候父亲总说她是狗鼻子,这样灵敏的嗅觉给白雪带没带来过什么好处她暂时想不到,困扰倒是有那么一点,就比如说从小到大每一次上完体育课、体能课之后,跟一群汗津津的男同学挤在同一间教室里的时候,那种被汗水蒸腾出来的体味儿对于白雪来说也是翻倍的折磨。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向来对于身上散发着不大好闻气味儿的异性非常的排斥,当然了,那种身上恨不得撒上半瓶古龙水,散发着浓浓烟草和麝香混杂气息的男人,也同样让白雪敬而远之,理由跟前一类差不多——太呛人了,辣眼睛。

    她抽了抽鼻子,觉得现在自己身处的这个香调还是很让人感觉舒服的,因为这好闻的气息,连带着让她对肖戈言这个不好搞定的怪咖都印象有所好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