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案生情愫 > 第三章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第三章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就这样,打从那天开始,政法大学犯罪学研究院的办公楼门前就多了一个姑娘的身影,这姑娘长得挺漂亮,皮肤白皙,身段匀称,小小的脸盘大眼睛,看起来还有点楚楚可怜,一天要到学院这边跑好几回,找肖戈言,找不到肖戈言就在附近转悠,时不时的拿出纸巾来沾沾眼睛,擦擦鼻子,秀气的小鼻尖都被擦得红红的,还有人看到过她一个人躲在一旁抽抽搭搭的,好像非常的伤感。

    这些平日里就与肖戈言交往甚少,更谈不上了解的人忍不住开始猜测起来,他们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同事,到底跟这个姑娘之间发生过什么事呢。

    白雪根本不知道那些在从她露面的时候不动声色告诉她肖戈言依旧没来的人早就脑补出好几种不同风格的剧情发展了,她只知道自己已经在政法大学附近转悠了三天,每天大老远从家里早早过来蹲点,一直到晚上连上完课的老师都已经走了才回家,还因为感冒而每天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为了顾及形象还得回避着人去偷偷的打理一下眼泪鼻涕的问题,实在是不怎么轻松,并且最让人懊恼的是,那个肖戈言就好像真的只是一个传说了似的,人都见不着,这真是让她空有一腔热血,却落得个无的放矢,真是让人太焦灼了。

    就在她已经忍不住想要打退堂鼓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诚意把老天爷都给感动了,无影无踪了好几天的肖戈言,竟!然!来!了!

    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白雪正坐在政法大学外面的一家小面馆里头吃着热汤面,满头大汗,给她通风报信的是和肖戈言同一个教研室的另外一个女老师,当初白雪给人家留电话的时候还多少有那么一点死皮赖脸的意思,希望肖戈言如果来了,对方能帮忙通知自己一下,其实也没敢抱太大希望,没想到对方这么给力,竟然真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自己。

    她哪知道这两天她和肖戈言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这件事,只差没在教研室里面定一个赔率出来让大家伙儿下注了。

    不管怎么说,得到这样的消息终归是令人振奋的,虽然能不能成功的说服对方还是另外一回事,但是结合空等几天的这一事实,白雪已经把“见到肖戈言”给视为整件事成功的一半了。

    于是她三口两口的把剩下的半碗热汤面吃下去,一路小跑的赶回了政法大学,感觉好像把大学期间跑八百米达标时候的速度又给找回来了,等她气喘吁吁的感到了教研室,在门口努力的调整了几下呼吸,举起手来敲了敲门,推门进去的时候一边用眼睛留意着办公室里有没有多出哪个这几天从来没见过的生面孔,一边对打电话来给自己通风报信的女老师笑了笑,开口问:“请问肖戈言在么?”

    “你怎么这么慢才过来啊,他刚才来了一下,又出去了,谁知道还会不会回来呀。”那个女老师看起来好像比白雪还要失望似的。

    白雪肩膀一垮,心里面有点懊恼,也不知道是该怪自己舍不得那半碗面,还是怪自己跑的不够快,蹲了好几天,好不容易把传说中的肖戈言给盼来了,结果就这么又给错过,鬼知道他下一次会什么时候再出现。

    正在兀自懊恼着,方才还在替她失望的那个女老师忽然眼睛一亮,朝白雪递了一个眼色,小声对她说:“回来了,肖戈言回来了。”

    白雪大喜,连忙转过身去,脸上挂着自认为最真诚的微笑:“肖戈言前——”

    本来她是想要把对方称呼为“前辈”的,因为这样最保险,毕竟第一次见面,对方又是被万山形容成旷世奇才的那一类,一上来管人家叫“肖老师”虽然也没有什么问题,却又担心会不会人家旷世奇才觉得自己被叫低了,在白雪的概念里,一个在国外顶级院校都有任教经验,被挖回来的副教授,就算再怎么青年才俊,应该也是四十出头,跟万山的岁数差不多,那么自己叫对方一句前辈,不管怎么说都不为过,挑不出什么毛病来,非常的保险。

    可是,她那个“辈”字都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就被卡在了嗓子眼儿里。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本来应该四十多岁才合理的肖戈言,居然只有三十岁不到的样子?又为什么这个犯罪学领域在国内都拔尖儿的旷世奇才,竟然是那天莫名其妙被自己打了一巴掌的大帅哥?

    说好的靠脸吃饭和靠脑吃饭是两拨人呢?白雪觉得自己又被森森的欺骗了。

    肖戈言一进门的时候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白雪在场,他只是敏锐的感觉到今天自己一进办公室,好像周围的人就不约而同的都开始略带好奇地偷瞄着自己,这种体验除了最初到这边上班之后有过一小段,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了。

    下一秒,他终于发现办公室里的白雪,并且一眼就认出了她,于是肖戈言便把自己的目光直接投向白雪的身上,看来她就是自己被人关注的主要原因了。

    白雪觉得自己的心里有点发虚,理智上面很清楚自己是带着任务来的,万山都交代了,无论如何也得尽最大的努力去争取,可是主观上她一看到肖戈言的那张脸,就有一种想要撞墙的冲动。

    是谁说的,世界上有六十多亿人,每个人平均活到八十岁的话有两万九千二百天,平均每天遇到一千个左右的人,那么一辈子以功能遇到两千九百二十万人,在这个地球上两个陌生人相遇的几率便是不到千分之五,而在相遇的基础上如果不算缘由,只论结果,那么人活一辈子,与另外一个陌生人相识的几率更是只有千万分之五而已,这几乎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概率。

    然而为什么这种比天生掉馅饼正好砸中自己脑袋还要小概率的事情,竟然就真的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呢?以前每次看武侠片,里面的角色故作潇洒的丢下一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不是基本上就后会无期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