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言情小说 > 案生情愫 > 第二章 真是任性啊

第二章 真是任性啊

    “对不起!”在把自己掐死之前,白雪觉得还是应该先道个歉,于是她郑重的把双手交叠在身前,身体微微前倾,给对方鞠了一个四十五度的躬。

    本来她还想要再鞠两个躬表示一下自己真挚的歉意,转念一想又放弃了,一脸沉痛的对着人家三鞠躬,搞得好像遗体告别一样,实在是太晦气了,不好。

    道了歉之后,白雪仍旧十分忐忑,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原谅自己,毕竟自己方才惊魂未定的情况下,不光是把人家错当成了流氓,还甩了人家一巴掌。

    “那个……如果需要,我可以赔偿你医疗费,毕竟……毕竟……”她咬着嘴唇,脸又红又烫,尴尬到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你打算赔多少?”男人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好像随时会发生自燃现象的姑娘,问话的口气听起来一本正经,不过方才皱着的眉头倒是已经松开了。

    他这么一问倒是把白雪给问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她又偷偷的瞄了面前这个人一眼,虽然这男人一身衣服连一个能用来判断价格的logo都没有,只是黑白素色的休闲款式,但他的气质却给人一种身价不低的感觉,这可就让白雪纠结了,假如自己说的赔偿金额太低了,可能对方会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会更加恼火,假如说高了,她刚上班才一年多,那点饿不死也撑不住的工资,手头也不算是多么的宽绰,而且这一巴掌打下来,肉体伤害的程度很显然是远低于精神伤害的,精神伤害的赔偿可就更加的不好定价了。

    左思右想之后,白雪把心一横,忍痛给出了第二个选项:“或者……你要是觉得实在气不过,刚才是我不分青红皂白的冒失了,你……你也还我一巴掌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低着头,红着脸,声音比蚊子哼哼也响不了多少,因为心虚所以根本不敢抬头,自然没有看到面前的男人唇角微微一勾的细小动作。

    “算了,我不是纸糊的,也没有打女人的恶习。”终于,男人开口了。

    白雪听他的语气里面似乎并没有什么怒意,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看,发现他的脸上也没有任何的怒色,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有心想再表示一下自己的歉意,又怕对方觉得自己太聒噪了很烦,只好一脸尴尬的站在一旁不声不响。

    方才那么小心翼翼的一瞥,白雪就又被对方英俊的相貌给震撼了一下,并且心情也因此而变得更加低落了几分,即便是陌生人,作为一个年轻姑娘,谁又会愿意在一个相貌堂堂、气质出众的异性面前给人家留下一个疯婆子般的印象呢。

    算了算了,反正就是街边的偶遇,从此之后估计也就再没有见面的可能性了,白雪在心里面非常阿Q的安慰着自己,横竖也是跟自己没有什么关系的人,他对自己什么印象,怎么看待自己,这好像就也变得没有太大的关系了吧。

    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一辆亮着空车标志的出租车打从这里路过,白雪发现那个男人也是和自己一样,在等着乘坐出租车,于是为了表达自己最诚挚的歉意,她坚决的把那辆车让给了那个被误会成了流氓的帅哥,男人也没打算与她推辞,见她有意让给自己,便对她微微点一下头,打开车门弓着身子钻了进去,关上车门之后,出租车便很快隐藏在了远去的车流当中,也给方才的一番尴尬经历正式的画上了句号。

    等到白雪终于也拦到了出租车回家的时候,大雨已经下来了,偏偏她家楼下正在修路,出租车也开不到家门口,最终只能顶着倾盆大雨跑回去,淋成了一只落汤鸡,到了晚上就彻底被感冒征服了,只能裹着薄被缩在沙发上喝热茶,忧伤而又懊恼的回想着这一天的所有遭遇,感叹自己的流年不利。

    到了第二天,白雪的感冒似乎又加重了一点,整个人有那么一点蔫蔫的,不过心情倒是好了不少,她这个人最大的性格优势就在于自我调节,前一天的情绪很少被带到第二天,因此精神头儿还是相当不错的,并且一大早刚到单位,她就被领导给叫去了办公室,说是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需要交给她来完成。

    “肖戈言?这是个什么人?为什么我的任务是去请他出山?”白雪在领导办公室里面,面对着上级布置下来的工作任务,觉得有点发懵。

    找白雪来交代这个工作任务的是刑侦大队的大队长万山,今年四十出头,因为平时烟不离手,并且专门喜欢抽万宝路,所以私下里被下属取了个昵称,就叫“路哥”,这种私下里的外号传来传去,最后也传到了他本人的耳朵里,不过万山对此倒是不太在乎,他本就是一个性格大而化之的人,也不爱计较这些,并且按照他的话来说,“车到山前必有路”,他本名万山,又被人成为路哥,这也算是对他的一种美好祝福了。于是乎,队里面的那些个男警察,就开始公然的在非正式场合把万山叫做路哥,有时候甚至还会冒出“老路”这样的奇怪叫法,万山也一向不太在意。

    当然了,白雪是从来没有那么叫过万山的,毕竟对方是领导,比自己年纪大不少,再加上男女有别,所以这其中的分寸她还是非常注意的。

    万山对白雪倒算是比较包容照顾了,原因很简单,当初白雪的父亲还没有因公殉职的时候,也是万山非常尊敬的前辈,所以现在前辈的女儿女承父业,恰好就在自己的手下,他也一向不会太给白雪出难题。

    不过这一次不包括在内。

    万山有些愁眉苦脸的摇了摇头,对白雪说:“我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前阵子别的地方市局搞了个什么引进相关领域的学术业务精英的创新,结果效果特别好,这不,咱们局领导也不想落后,就把任务给我交代下来了。

    这个肖戈言是咱们这里政法大学的特聘副教授,是犯罪学领域里面放眼全国都拔尖的人才,当初政法大学可是花了好大气力才把他从国外的顶级院校给挖了回来,听说还是个视金钱为粪土的主儿,咱们这不是占了地利,如果能够请动他的话,那可就一下子把别的地方公安局都比下去了,这我回头跟上面不也比较好交代么。”

    “哦,那怎么还不限时间,让我做好‘长期驻扎’的心理准备呢?”白雪对于去大学里面请人的原因大体明白了,却不明白为什么万山说的那么夸张。

    “唉,你不知道这个肖戈言,当然了,我也是听说的,他本人我都没有见过。听说这个肖戈言为人那是相当的闲云野鹤,做什么事全凭心情和兴趣,不感兴趣或者没心情那就谁的面子都不给,要不是学术水平各方面的都找不出比他更出挑的了,政法大那边也未必甘心供着这么一尊大佛。所以你这一次去,不仅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心理准备,还得有百折不挠的精神,一定要堵着他,说服他。”

    “这……也太艰巨了吧……”白雪愁眉苦脸的试图和万山谈条件,“万大队,要不然你换个人去行不行?我怕我没有那个水平能说服对方啊!”

    “不行,”万山毫不犹豫的就驳回了白雪的这个请求,“这件事非你莫属。”

    “为什么啊?”白雪感觉莫名其妙,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得天独厚。

    “因为咱们大队里头女警本来就没几个,外貌条件你是最好的了。”万山回答的理直气壮,义正言辞,“该发挥性别优势的时候,咱们也得当仁不让啊。”

    好个当仁不让,白雪觉得自己的脸颊都要抽搐了:“万大队,你的节操呢?”

    “咳咳,”万山清了清嗓子作为掩饰,装成没有听见白雪那一句吐槽的样子,对她挥了挥手,“好了,你这就出发吧,打扮得体一点,一定要凯旋而归啊!”

    带着这样的任务,白雪纵使有万般无奈,也还是服从安排的回家去换了一身比牛仔裤T恤衫稍微正式一点的衣服,带上自己的证件直奔政法大学,想要找到这位传说中的肖戈言,希望自己的运气能好一点,外面的传言能夸张一点,这样一来可能完成这个任务的难易程度也会适当下降一点。

    不就是请个人出山么!自己只要把身段放低,拿出足够的耐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假以时日总会有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时候吧!在去政法大学的一路上,白雪不停的给自己打着气,不知道是不是自我催眠的效果太好了,等到达了政法大学的时候,她已经给自己打足了气,有了一种无往不利的信心。

    然而现实就是那么的残酷,刚一到政法大学白雪的信心气球就被无情的戳破。

    学校里的人告诉她,肖戈言根本就没有来过学校,理由是没有心情来,并且他不但今天不来,明天来不来,后天来不来,到底哪天会来,整个教研室里竟然没有一个人说得上来,大家都是一副“我跟他不熟”的模样,感觉肖戈言这个人的存在简直神秘极了。

    白雪感觉有点凌乱,做人这么任性真的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