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村逝 > 故乡的春夏秋

故乡的春夏秋

    十五载未经历故乡的春夏秋,

    快要忘记了那阳光与气候。

    上火车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紧张,

    是那牵扯着心便疼的乡愁。

    二十二个小时的旅程,

    载着我回家的梦。

    似乎只有这长时间的消耗,

    才能让我心跳慢慢平静。

    家愈近,心愈切,

    平静的心再次跳动的激烈。

    看着那一草一木,

    望着那村西的路口,

    十五年来竟然没有变化,

    只是为了告诉游子这是我的家。

    带着行李站在这个路口上,

    我忘掉了身后的一切。

    这才是我的家乡,

    这才是我心之所向。

    看着这久违的尘土飞扬,

    听着车子骑得叮叮当当,

    我没有了当年的抱怨,

    因为这才是我的家乡。

    看着一个个曾经熟悉的脸庞,

    我的心热切却紧张,

    而今要靠回忆他们的神态,

    我才辨得出长辈的模样;

    而小朋友,

    尽管有的认识我,

    我却失去了印象;

    幸运地遇到童年的伙伴,

    我兴奋地伸出手将他紧紧握住,

    一只手半搂着他的肩膀,

    无需多言,

    看我表情就知道我从没有将你遗忘。

    最开心的,

    当然是轻轻地推开大门,

    站在院子里的枣树下,

    喊着“娘,我回来了”

    然后等着屋门推开,

    看到我灰白头发的老娘。

    “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

    “怕你担心着急心慌。”

    激动的我怀中的老娘,

    激动的儿子泪流两行。

    爸爸孤单地站在一旁,

    泪水早湿了眼眶,

    叫一声“爸爸,”

    那个变得瘦小的老人家,

    你让儿子心底如何惊慌。

    为何非要离家千里,

    才能追逐我自私的梦想?

    放下行李,

    拍下尘土,

    我总算坐上了老家的土炕。

    多么高级的座椅,

    都没有这一刻这样稳稳当当。

    我环视整个屋子,

    分辨是否是去年模样。

    一点变化让我惊喜,

    一点破旧让我神伤。

    我寄回的钱都未动,

    还等着我娶媳妇、买房。

    原本人类的繁衍,

    因为讲究排场也搞得这样高大上。

    我问家里有没有活儿,

    娘说大冬天的能有什么活儿!

    我知道没活儿,

    我只是努力想记起农忙,

    想记起老家春夏秋的模样。

    春天,

    就是风与沙的战场,

    风为兵,沙成将,

    缠缠绵绵跋扈飞扬;

    加一点白塑料纸,

    让风显得愈加张狂。

    当年我曾站在土埝之外,

    看着地下水灌溉着麦田的枯黄,

    而这是时节唯一的生命色。

    随后有了白色的梨花,

    让人心醉的凄美;

    从没有如此纯洁,

    却很快零落到了地上。

    当麦苗变绿的时候,

    柳枝也变绿了,

    这是春的肖像;

    当清风送来了燕子,

    当风筝与燕子比肩,

    这是春的灿烂。

    麦苗越长越高,

    到膝盖的时候,

    就可以看到麦浪,

    这是麦芒、

    麦穗组成的海洋。

    回忆上一次见到春的麦浪,

    竟然有十五年之长。

    十五年不敢或忘,

    因为这是我的家乡。

    十五年不能参与,

    此恨无期绵长。

    无限的盛夏,

    述说的都是繁忙。

    菜地里浇水除虫,

    采摘与叫卖浩浩汤汤。

    就是摘黄瓜这项早起的农活,

    让十五年后的我仍然做不到懒床。

    麦地里锄草、施肥、喷药、浇水,

    很多同伴都在帮父母的忙;

    而高中后的我却只能观望,

    因为大学才是父母对我的期望。

    麦收是个让人越来越迷惑的季节,

    收割,

    却看不到欣喜的模样;

    技术越来越先进,

    人却越来越感觉疲惫而紧张。

    我知道压弯了父母脊梁的,

    不是岁月,

    而是农忙。

    匆匆的麦收刚刚送走,

    秋种又铺开了紧张。

    小麦与玉米不是全部,

    中间还有花生、山药、棉花、高粱。

    似乎从来没有休闲的时候,

    直到感觉到了那秋风送爽。

    终于早上不再感觉炎热,

    露水甚至让人感觉冰凉。

    霜降,

    收拾白菜的时候手都要冻僵。

    等到真正的冬天来了,

    懒人才可以偷懒,

    而忙人依然在忙。

    而只是在这个时节,

    我才能回到我的故乡,

    像一个客人一样。

    未几时,

    我不得不又背上行囊,

    开始我的身体流浪。

    我知道我所背着的不只是重量,

    还有一家人的期望。

    越流浪,

    心越彷徨。

    心中的北斗星,

    指向的永远是北方,

    那是家的方向;

    梦境中的唯一阳光,

    照耀的也是我那回不去的故乡。

    我好想知道,

    故乡的春夏秋是否如旧时一样。

    此诗是小说中唯一的一首诗,在小说的近结尾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