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村逝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当街人们又叫国豪,问他得胜干什么去了,国豪说买东西呗,就转身去了树荣家。国豪去了不出声开始收拾拖拉机。屋里树荣家听到动静了就出来问国豪要干什么,国豪说人们都不借给我摩托,我开着拖拉机去李辛庄。树荣家说你别开,你都没开过,要不让国杨送你去。国豪说他比我还小哩,让他送我不合适;再说了,人家一看国杨穿的精神,还会开拖拉机,就把工作机会让给他嗹,所以坚决不同意让人送。

    树荣家一看没办法,就让国杨赶紧去喊树茂。树茂来了说:“小子你疯哩啊?你不会开,这道儿还这么难走,你不怕掉沟里去啊?”国豪说:“你让开,要不你去给我找个工作去!”树茂说:“找工作也得等着道儿好走唠咹!”说着就去拉扯国豪的胳膊。国豪只有十六岁,虽然是孩子,个头也比树茂高了,往外一搪,树茂往后倒退了两步。树茂一看孩子真的跟疯了一样,就害怕了,说:“你连拖拉机都摇不着。”国豪说:“你才摇不着!”又推了一下,树茂一下子坐地上了。国豪还从来没敢这样对待过树茂,树茂一下子楞了。国杨一看国豪把亲爹都推倒了就扑上去打起了国豪,一边打一边说:“胆不小,你敢打喃收!”国豪任国杨打,只是一门心思地抓住拖拉机的方向盘。

    当街人们都听见了树荣家的争吵,就都围过来看是怎么回事。最后还是树武威风,骂了几句后国豪就老实了,乖乖地跟着树茂回家了。人们都跟树茂说,这不是又跟上了什么东西吧,该去看看香门了。树茂说没事,过了这段时间就没事了。

    回到家插上大门后树茂就骂起了国豪:“你是国豪办?你是让黄仙跟上哩办?不说实话我就抽死你!”说着就从扫帚上撅了一小截竹枝要抽打他。国豪一改沉默的样子,哭着说:“我是国豪,别打我!”树茂说:“我看着你不是!总闷你刚才跟疯了一样哩?”国豪说:“我不愿意呆家里,我想出去找个工作去。”树茂说:“呆家里多好咹,吃喝不愁;上外头打工咱又没个手艺,出去光受罪还不挣钱。老辈子都说嗹,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国豪说:“我不愿意呆家里看着你给我找个后娘,我都十七嗹,我觉着丢脸!”

    树茂一时愣住了,他从来没想过要伤孩子的自尊心,就柔声安慰他说:“我又不是瞎找,上回那个要饭的我不是打发走了呀?要找,我也不会找一个让恁仨觉着丢脸的后娘。”国豪说:“那是人家自个走的。我嘛样的后娘都不想要,我只有一个娘,呆坟里躺着哩。”树茂的脾气上来了,说:“养着恁这仨白眼狼啊!将来为恁寻媳妇儿我得喝(豁)了老命,我寻个媳妇好像要了恁的命啊似的!”国豪说:“反正我就一个娘!”树茂气的拿着小竹枝抽在了国豪的胳膊上,国豪哭着拉开门插倌就跑出去了。

    屋里三妮儿听到国豪哭,就跑到门底下训斥树茂说:“这么大小子嗹,过两年都要说媳妇儿嗹,你还敢打他啊?”树茂说:“你不是说给我找个好的啊?我这暂想找个好的他也不愿意,非要让我打光棍不可!”三妮儿说:“你就打几年光棍总闷嗹?”树茂说:“好好地谁愿意打光棍咹?”三妮儿说:“你等着他俩都寻了媳妇儿,你再自个找一个,他们就管不着你嗹!”树茂说:“我这么年轻还找不着媳妇哩,等着他们都寻了媳妇儿,我都多大年纪嗹?你当着光棍的日子那么好过啊?!”三妮儿说:“我一个寡妇这几十年都过来嗹,不也是一样活着啊?还养大了恁仨!”三妮儿的话让树茂无言答对了。

    晚上吃饭时国豪还没回家,三妮儿就催骂着树茂去找,树茂就在村里到处喊国豪。人们听到后就问怎么了,树茂说小子跑嗹,人们就都出来三三两两一伙地帮着找。有的人去了村西公路,把路两边的沟里都照了没有人影;有的人上了大埝,在大埝两边的树林子里找,也没有人影;有的人大着胆子在河里找,一直走到下游的一座桥为止,没有人影;还有的人把村边的几口笨井都照了。到后半夜一场大雾降了下来,人们的视线越来越差,手电什么都照不到了,只是指出了一条光柱而已。人们都觉得这样找完全没希望了,就零零落落地打声招呼回家了。人们都走了之后,树茂就劝三妮儿回家,三妮儿说:“你要是把喃孙子弄没了,你也别呆家里呆着嗹,你去给我找回来去!”树茂说:“这么大雾,上哪里去找去咹;你先家走,别你也病了我就没有工夫找他嗹。”这样三妮儿才回家了。

    第二天早起,天顺背着粪筐出来拾粪看见树茂在村边上转悠,就说还没找着啊。树茂灰心丧气地没有搭理天顺,天顺就顺着大埝往东去了,一边走一边念叨这暂拾泡猪粪也难嗹,因为很多人家都不喂猪了,喂猪的也不敢让猪在野外跑了。顺着新修的陡坡上大埝的时候正看见一个人下来,天顺就问是国豪办?恁爸爸还等着你哩,你快点家走吧!国豪没有搭理他,一步步不紧不慢地走下去了。天顺说这爷儿俩连话也不会说嗹!就背着筐消失在浓雾中了。

    树茂正在家里催着国花做饭好吃了饭出去找人,国豪无声无息地自己回家了。树茂一看到国豪进了院子就想过去再打,等看到国豪一身尘土又顶着一头露湿就心疼了,说:“小子你冷办?饿办?快点过来烤烤火!”国花赶紧让开灶台的位置,但是国豪并没有反应而是直接进了东屋。三妮儿在屋里炕上说小子回来了就好,别再说没用的话嗹,他愿意出门就让他出门找个事儿干。树茂一边问国豪昨晚去哪里了,就一边拉开被子想让他躺下睡一会儿,暖和一会儿。国豪穿着一身脏衣裳不脱直挺挺地躺下了,平静地说:“去找喃娘去嗹。”树茂吓了一跳,随后想到是到坟上去了,也觉得昨天不该打骂儿子,就说:“小子你当初要是好好上学儿,好歹学个初中毕业出来,咱学个木匠也好咹,也算有一门手艺在身嗹;你嘛也不会,出门只能干力气活,吃苦受累不说,还让人看不起。”国豪哼了一声,坐了起来。树茂说:“小子你不困啊?”国豪说:“就凭你能困住我?”说完一下子跳到地上,撩开门帘就跑了出去。

    树茂在后面跟着出了堂屋,只见国豪像猴子一样灵活地抓着梯子就飞上了北房。国花还坐在锅台下烧火呢。树茂抬头看着国豪在北房顶上跳,又看了看烧火的国花说:“你总闷不拦住他咹?”国花说:“我烧火哩哪里顾得看他咹!”树茂又冲着国豪说:“小子你下来,再跳咱那房顶就塌嗹,还总闷住人咹!”国豪说:“我踩烂了才好哩,省的你老是想困住我。”树茂说:“我没想困住你,你这暂忒小,出去打工受气又遭罪,赶你大点了再出去,我领着你拜个师傅学个木匠手艺。”国豪说:“你净糊弄我。”树茂说:“我糊弄你干嘛咹?我不想你好啊?!哪个当父母的不想自个那孩子好咹!”说着就爬梯子上房。

    国豪说:“你别想着能抓住我!你根本就不想我好,你就是想让我给你种地卖了粮食寻媳妇儿,等你老了还得伺候恁俩!”树茂站在了房顶上说:“哪个老得儿不想让孩子伺候咹?不图让孩子伺候生孩子干嘛咹?”说着就伸手过去想抓国豪。国豪几步跑到了老闷葫芦儿家房顶上看着树茂说:“你别追我嗹,你追不上。”树茂说:“你上人家房顶上干嘛去咹?等一会儿她出来骂你!”

    说着不灵提着灵,老闷葫芦儿听到房顶的声音果然出来了,站在院子里看着房顶说:“你上喃房顶上来干嘛咹?欺负喃仨小子没呆家啊?喃那房顶是土的,你这一踩下雨不漏水啊?你总闷这么不造人样咹?”老闷葫芦儿已经尽力克制了,因为她知道自己还惹不起三妮儿。三妮儿的倔和骂人在村里首屈一指,早已超过了当年的庚申家。只要不图谋她的财产,庚申家是轻易不会骂人的;而邻居这位,只要看你不顺眼就开骂腔,连续骂几个小时也不用休息,口不干舌不燥的。她可是有人伺候着,自己要是惹到了她被她气死也没人管,因为三个儿子虽然有出息,但是都不在家啊。

    树茂一看老闷葫芦儿急了,就说:“葫芦嫂你别着急,我逮住他揍他给你出气;我揍了他还给你把脚坑儿填上,用泥抹上。”说着就也踏上了老闷葫芦儿家的房顶,冲着国豪去了。国豪等着树茂靠近了就继续往西跑,一下子就跳了出去。往西是一个两米多宽的过道,这一跳可就要了命了。这一下吓的树茂呆住了,想喊一声“小子别跳!”可是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了;老闷葫芦儿在院子里看着国豪的身子飞了出去也吓坏了,正后悔不该骂他、不该为了房顶上踩个坑儿就让孩子丢了一条命,结果国豪一下子跳到了西邻新民家的房顶上。这一下子又吓呆了两个人。老闷葫芦儿看出不正常来了,想对树茂说他中邪了,要不就是有东西跟上了,没有东西给他助劲(助力)他不可能这么利索。树茂冲她心领神会地点了下头就顺着她家的梯子下来了。

    树茂跑到新民家的当院里说:“小子你下来,摔着你可不是闹着玩的,你想学嘛手艺我送你去学去,你想上哪里去就上哪里去!”国豪说:“你别糊弄我嗹,你就是想逮住我、困住我。”说完又往北跳到了忠良家的南房顶上。树茂在院子里看不到国豪去哪里了,就从新民家跑出来站在过道里找,发现国豪已经从忠良家跳到了得胜家的南房顶上,顺着南墙又上了庚申家现在也算是自己家的南墙上。树茂一想坏了,这还是庚申家的问题,再不处理掉这房子真的又要出事了!树茂正担心的时候,国豪并没有在庚申家的院墙上停留,一路奔向了戊戌家的南房,顺着院墙又跑到了丁顺家的南房上。

    树茂在过道里一路跟着小跑,这才发现国豪的速度简直跟在平地上跑一样快,而且这还是边跑边回头看的速度,如果只是跑的话那简直不可想象!树茂追到了丁顺家的南房下,说:“小子你可不能再跳嗹,到恁大娘家这大当街有十几米宽,你可蹦不过去。”国豪还是跳下来了,一下子跳在了丁顺家的棉花柴垛上。国豪还想继续跑,无奈棉花柴被踩断了把国豪的脚漏下去卡住了。正好国杨出家门,树茂就说快点逮住他,叔侄两个一起动手就把国豪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