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村逝 > 第一百零三章

第一百零三章

    玉米熟了,秀兰和欣荷刀棒子秸,欣梅和小涛劈棒子,新菊挺了大肚子偶尔过来帮着劈棒子,丁顺照样搬着床子坐在地里一边看事,一边劈一个棒子就歇一会儿,我拉着空车吃玉米叶。丁顺虽然大脑转不了那么快了,但是眼睛转的更快了,地里或者路边上有个风吹草动都能立刻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然后看上半天。每当这时候秀兰就对欣荷、欣梅和小涛说:“恁爹真傻嗹,可能以后也恢复不过来嗹。他再闹脾气的时候恁就当没听见,他脑子不行嗹,别和他一般见识,也别和他抬杠。他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把恁几个拉吧(抚养)这么大也不容易。”欣荷等三个人就静静地听着,然后继续干活。

    欣荷刀棒子秸累了就换欣梅刀,欣梅干活利索,但是连续刀上半个小时也累的腰疼了,就挺着腰站着休息。丁顺看到了就敞开大嗓门说:“总闷给自个家干活还吊猴偷懒咹?让你伺候地主哩啊?”欣梅说:“干活累了还不能歇歇啊?还累死啊?”丁顺说:“我没看见你干活,我光看见你站着歇着嗹!像恁这样,小刻让恁少吃口饭早饿死恁嗹,恩养恁这种玩意儿有嘛用咹?”秀兰说:“光让孩子们干活,还不能歇一会儿啊?又不是机器人!机器人还得用电耗油哩!”丁顺说:“行嗹,我知道你嗹,你就是向着他们说。都不干活恁就都满意嗹,一个听我说的都没有。”

    丁顺不发脾气了之后,秀兰对欣梅说:“你不会刀慢点儿啊?你刀慢点就不用站着歇着嗹,他不嫌你慢,就怕你歇着。”欣梅说:“我可不跟他似的,一分钟的活儿干一个钟头,显得跟多忙啊似的!”秀兰说:“你可别让他听见,听见又闹腾一顿。”欣梅说:“这样一天闹腾好几遍,这日子嘛时候才到头咹?”秀兰说:“恁还有个盼头哩,早晚能离开这个家,就是我,躲也没处躲,藏也没处藏去!”说着流下了眼泪。欣梅说:“赶等着我有唠能耐走唠,我带着你走。”秀兰说:“你带着我走,恁爹你就不管哩啊?”欣梅说:“管还能不管啊?就看到时候总闷管呗,不行送到敬老院里去。”秀兰说:“别瞎说嗹,拉吧唠恁四个孩子,弄着恁爹送敬老院啊?不怕让人家笑话啊?看他慢慢着恢复吧。”

    秀兰和欣梅刀棒子秸的时候,欣荷和小涛就装车,装了满满一车了就往家拉。平时小涛驶车时都是拉空车,拉的东西多了都是丁顺驾驶,免得出意外。现在丁顺没有精力驶车了,加上小涛平时也要去上学,所以一般都是欣荷驶车。出地头的路很窄,往前是一个种大棚留下的沟,欣荷牵着我走的很快,我也跟着走的很快,因为满载时在松软的土地上拉车需要消耗很大的体力,我越慢会导致越难拉动。我们两个几乎是小跑着冲着地头去了,这样在出地头拐弯的地方没有拐过来,我拉着一车棒子掉进了沟里,好在都是泥土并未伤到哪里,但是我陷在了泥里,出不来了。欣荷反应快倒退了一步没掉进去。

    小涛看到我拉着车掉进沟里去了就喊“车掉沟里去嗹。”秀兰吓得立刻就往地头跑,边跑边问:“恁二姐没事儿办?”小涛说:“没事儿,喃二姐吓哭嗹。”秀兰过来看到欣荷一切都好,先放了心,对小涛说:“你去喊牛心去,说牛车掉沟里嗹,让他带着绳来拉牛。”小涛就跑走了。欣梅不刀棒子秸了也过来看。丁顺一直听着动静,听到有车掉沟里去了就喊:“谁家滴车掉沟里去嗹?”欣梅边走边说:“咱家滴车掉沟里去嗹。”这样一句话又换来了丁顺更大的爆发:“这都多大嗹?连他妈个牛车也驶不了。这么大嗹,就除了揍醋揍不酸(一无是处),养着恁有嘛用咹?”

    丁顺说了半天,人们却没有一个搭茬的,都在地头看着我拉着车站在泥里。丁顺就搬着床子往地头走,一边走一边喊:“那牛没事儿办?”人们有看热闹的,有议论怎么拉上来的,就是没有回复丁顺的,丁顺就急了喊:“我问问那牛有事儿不,总闷就没有一个人搭理我哩?欣荷你总闷还活着哩?!总闷看见你唠看不见牛哩?!”欣荷的眼泪还没干,这时候有多大的委屈都不能在众人面前说出来,只是急的眼泪更多了。秀兰终于忍不住了冲着丁顺喊:“你有当爹滴味儿办?恁那闺女差点掉到沟里去,她要是呆沟里砸着碰着你总闷招咹?你他妈大老远就叫唤‘那牛没事儿办?’你总闷就不问问那人有事儿不哩?”人们有的笑了,有的劝丁顺不要老是张嘴就骂人,丁顺一看人们都不向着自己说话,就搬着床子回家了。

    牛心拿着绳来了后,牛肺先下到沟里把牛车的绳和套解开,这样我和车就分开了。秀兰、欣荷、欣梅把车上的棒子都扔到了沟上面来,这样就剩下了我和空车了。牛心、牛肺、牛劲、邵嘉、得赢等人先把空车拉了上来,然后又在我身上套了绳子一起把我也拉了上来。

    我没有事,就重新套好车装了棒子回家。这回换了欣梅驾驶牛车了,她也不愿意,但是欣荷刚才出了事她就躲不掉了。

    到了家就卸棒子,丁顺坐在枣树下的阴凉里说:“我又没骂恁,总闷恁都不理我哩?是看着恁这个爹老了多余哩啊?没有我就有唠恁唠啊?”秀兰不在,小涛一看都不出声只能换来丁顺更大的爆发,就说:“喃姐就是驶这牛车不熟,以后熟唠就没事儿嗹。”丁顺的气消了点儿说:“驶这牛车有嘛咹?驶牛车就跟开车一样,那眼管着干嘛滴嗹?看清了道能不能走,这往左拐就往左打方向盘,往右拐就往右打方向盘,这牛鼻子就是方向盘,你牵着它往哪边拐它就往哪边拐。”丁顺还在不停地说着的时候,欣荷、欣梅、小涛已经卸完车,又去了地里了。丁顺一看没有人理自己,就又趴到牛槽上捡里面的东西往外扔。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院子里已经摆满了一院子的棒子,连走路都困难了。欣荷和欣梅做饭,绿豆汤熥干粮,炒了个豆角。小涛牵着我到大清里去喝水,秀兰做着床子剥棒子皮,丁顺依然在牛棚里忙活。

    饭熟了,一家人都围着桌子了丁顺还在忙,秀兰就说:“还呆牛棚里摘刺儿哩啊?还不吃饭?”丁顺就牛棚里喊:“恁就知道自个吃饭,我呆牛棚里忙活哩半天嗹,也没个人帮忙。恁光知道饿,那牛就不饿啊?”秀兰说:“你给它筛上两筛子草就行嗹,一分钟的个事儿,你闹腾了一头晌火嗹。”丁顺说:“我愿意闹腾,你管哩?那牛给恁干多少活咹?恁不好好伺候着行啊?你说滴可简单,晒上两筛子草,它就愿意吃啊?你不给它把这里头杂七杂八的东西捡唠走,它总闷吃咹?”秀兰说:“那你接着摘刺吧。”欣荷说:“娘,你闲滴理他。”秀兰说:“你可别让他听见!”欣荷不说话就继续吃饭。

    丁顺在牛棚里喊:“小涛,赶紧给牛筛上草咹,你就知道自个儿吃饭!这个家以后不都是你滴啊?”小涛急的脸都红了,又不敢说不去,就对秀兰说:“你看喃爸爸!他要是不呆牛槽上呆这么半天,我早就筛好草嗹。他呆里头折腾了这么半天,嘛也没干,还这么大脾气!”秀兰苦笑了一下,说:“有嘛法儿咹!”小涛拿了筛子筛了两筛子草倒牛槽里,装第三筛子草的时候,丁顺就说:“别筛嗹,你就知道偷懒,一回筛这么多草不都让牛给拱出来啊?一回两筛子,常过来看看总闷嗹?还累着你唠啊?你这么年轻!”小涛听完扔了筛子就跑出去洗手了,丁顺一看小涛跑的这么快就说:“伺候牛就得用心,偷懒可不行!”小涛噙着眼泪一边洗手一边小声嘟囔:“喂个牛还跟多大工程啊似滴!”

    丁顺终于洗了手准备吃饭了,他还没坐下就看到其他人碗里的汤都喝下去一半了,心里就又生气了说:“老人儿(这里是自称)还没吃饭哩,恁倒是先吃上嗹!这要是在先啊,上来先抽两掴(guāi)子(巴掌抽脸)再说!一点都不知道嘛叫孝顺,我为嘛名儿里有个‘顺’咹?老人给起这个名儿就是为了让下边(后代)人们孝顺。”丁顺说着的时候,秀兰等四个人已经吃完了饭,都去剥棒子去了。丁顺慢慢吃着,突然想起来问:“那牛还吃哩办?”秀兰沉着脸说:“跟你一样,还吃着哩!”说完之后一家人都忍不住笑了。

    丁顺喝完了一碗绿豆汤说:“老人儿吃饭哩,恁不看着老人儿吃完了赶紧给舀汤去啊?这个还用支(使)啊?恁都多大嗹!不知道嘛叫孝顺!”秀兰说:“你吃饭吃个前三后四(耗尽好几个人吃饭的工夫),谁光坐着桌子边上等着看你喝完哩办?这么多棒子不是赶紧剥了腾出地方来接着往家拉棒子啊?喃都不上地里去嗹,伺候你就行嗹?”欣梅给丁顺舀了一碗汤放在桌上,丁顺的眼皮就低下来了,一边吃一边闭着眼睛睡觉。秀兰看见了丁顺的样子说:“你就跟恁爹一样,你这是吃饭嗹,还是睡觉嗹?”丁顺睁开了眼睛说:“你看不见我嘴还嚼哩啊?”秀兰说:“你吃饭闭着眼干嘛咹?跟他妈快死了一样!”丁顺说:“你管哩!我不累滴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