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到三年级的时候,小涛成了朱老师的代理人,朱老师不在的情况下(这种情况太经常地发生了),小涛就是代理校长了。这时候二钱已经不上学了,国庆和静秀也没有去李辛庄联小深造四年级。小涛名义上是班长(妍妍是副班长),但是整个小学也只有三年级才有班长,所以这个班长管的是整个小学的事。朱老师给小涛和妍妍每人一支抽水机钢笔,一瓶红色墨水,这样批改三个年级作业的任务就落到了两个人头上。当然两个人的做事风格也跟朱老师一样,只负责批示对错,不负责讲解。不同之处是两个人不打人,不打人而自有其威,成功是也。

    鉴于朱老师对纪律要求很严格,小涛决定提前侦探朱老师的行踪,主动寻求减少同学们挨打几率的办法。过去的两年里,朱老师已经把国庆配备的棍子快用没了,一米多长的棍子经反复与人肉碰撞摩擦导致减去了五分之四,已经不能用于打人了(你别觉得朱老师暴力,同时代的老师比较起来他并不算太过分,至少不会毁学生容,比如至少不会扯下一块学生耳朵来;他最过分的地方是他不讲课,这个在其他学校发生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小涛是下了决心不给朱老师再配一个棍子了,所以就要减少朱老师发脾气的机会,让他想不起来需要一根棍子。过去朱老师一般是迎着八九点钟的太阳骑着自行车来上课的,学生们早就到了校但是没有人读书,都在玩、打闹,朱老师进了院子就记住了谁叫的最响,支上自行车就进屋打人。

    新官上任点把火,小涛的这把火就是让高个子的立勇来侦查老师的行踪。朱老师每次来都要走教室窗户外的当街,到八点多的时候,立勇就站在桌子上扒着窗户观察。一旦看到朱老师的自行车来了就蹲下来小声说“老师来嗹!”于是“啊我饿、一屋鱼”的朗读声就声声震天了。两分钟后朱老师进了院子,听到的都是读书声,心里非常开心,背着自己的包进了办公室就安心地躺下了。躺够了就去大壮家了。

    朱老师来了不教是一回事,还有一种情况是不来。反正一个学校里就他一个老师,什么都是他说了算,他来与不来、教与不教都没有人质疑过什么,更没有人责难过他。他来了不教对学生们没有任何不良影响,因为不用学东西,学生们还很快乐呢;他不来对学生们来上学也没有影响,对学生有影响的是放学。

    到了中午十二点了或者下午五点了,老师还没有动静,学生们都坐不住了,觉得该放学了可是没有一个人敢走。都怕万一老师这个时候来了被抓到肯定是一顿打。老师不在,学生们自然看班长了,可是小涛也不敢贸然做主。批作业这种技术性工作可以做主,因为有衡量标准,且老师下放了权利;放不放学这种纯行政事务小涛还是不敢做主的,自己心里万分想走也不敢走。小涛背起书包来走到院子里,一帮人都呼啦啦跟着涌到院子里,眼看出校门了小涛又退回来了,于是一帮人也跟着赶紧退到院子里。小涛一走,又有人跟上;小涛退回来,一帮人又跟着退回来。来回折腾几次,同学们都灰心了,小涛当天的威望也消耗殆尽了。

    这个时候只好祭出大壮家这把尚方宝剑来了,还好她老人家不种地,一直在家里呆着,永远都找得到。

    立勇隔着夹道喊:“奶奶喃饿嗹!”老太太在夹道另一边说:“你还没家走吃饭哩啊?”立勇说:“喃还没散学儿哩,老师今儿刻没来。”老太太就说:“都几点嗹还不散学儿?都散学儿吧!”学生们这才安心地回家吃饭去了。可见立勇的奶奶才是学生们心目中的校长。

    朱老师也并不是完全不负责任的人,至少他有一次找了代课老师,那就是他的儿子——小朱老师。小朱老师师范毕业,临时代课绝非无能凑数之辈。因为不认识小朱老师,这天立勇判断朱老师又不来了,结果一屋子闹开锅的时候小朱老师来了。小朱老师站在讲台上很生气地用普通话说:“你们也太没有纪律了!”学生们都惊讶地想怎么和电视上的人说话一个口音啊?真新鲜!

    小朱老师下一句就又回到了自己本来的声音说:“总闷连个棍子也没有咹?恁平常都不挨打啊?”没有人敢出声。小朱老师说:“看在第一回给恁讲课滴份儿上,我就不打人嗹。下回让我逮住,别说老师没棍子就不打恁嗹。我看见办公室里有个米尺哩,用它打人比棍子还疼哩!”小朱老师的新奇发现是值得尊敬的,后来朱老师再打人的时候果然动用了米尺。我仿佛看见一个猪头拿着米尺对着学生们笑:“我让你们再吃猪肉!我让你们再说猪笨!”

    立威之后小朱老师说:“下边咱开始讲课。三年级滴拿出语文课本来。这一节课咱讲达芬奇画蛋。先预习默读五分钟,过一会儿我有问题问恁。”

    五分钟之后,小朱老师说:“达芬奇是哪国人咹?”三年级全体沉默。小朱老师说:“恁这里学习最棒滴是谁咹?”几个人都指着小涛,小涛只好站了起来。小朱老师说:“你叫嘛名儿咹?”小涛说:“小涛儿。”小朱老师说:“你就是小涛儿啊?你来回答这个问题,达芬奇是哪国人咹?”小涛说:“喃不知道。”

    小朱老师说:“其他同学有知道滴办?”一个个都不出声。小朱老师说:“恁几啊人总闷一个比一个笨咹?你还是最棒滴一个,连达芬奇是哪国人都不知道!开篇第一句这不就写着‘意大利人’啊!”同学们一个个都愣了,从来不知道意大利这三个字代表一个国家,只听说过英国、法国、美国、德国、日本、朝鲜,从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个国家叫做意大利。这个知识对当时整个小牛辛庄小学(半、一、二年级也都听到了)的学生们来说是震撼性的,因为他们都知道了原来意大利是个国家名字,这个国家不用写作“意大利国”或者“意国。”

    小朱老师非常生气,他说:“你们这些学生素质太差嗹,学习最好滴人竟然都不知道意大利。教恁滴话还不气死我啊?!”说完放下课本就去他爹的办公室了。

    小朱老师走后,小涛心里非常痛苦,觉得很丢脸,上学以来第一次这么丢脸。同桌的妍妍却完全不在意,拿出一张白纸打开,里面包着一块肉。她说:“涛收,给你块肉吃。”小涛很没精神地说:“不吃。”妍妍说:“吃吧。这是狗肉,可香嗹!”小涛说:“哪里来滴狗肉咹?”妍妍说:“喃爸爸和喃大收打死一个狗,喃娘炖滴。”小涛吃了一口,果然很香,再想吃却没有了。

    有句话叫做屁股决定脑袋,你的位置决定了你的思维方式和立场。这句话还有一个解释,就是母牛的屁股决定了公牛前进的方向,牛可以换成狗,也可以换成人。这是一种追逐,一种本能的追逐。男性通常比女性有更多的理性分析能力,但是欲望一旦来了,就丧失了一切的理,只剩下性。庚槐家有一只母狗在打圈儿(发情),吸引了很多公狗围着转,庚德发现了有一只外村的不认识的狗,就悄悄打死炖肉吃了。狗肉好吃的消息也就三里五乡地传播了开来,于是用母狗吸引、用毒药等各种方式将附近的狗屠戮殆尽。全村只剩下了得赢家的一只黑狗,这是只聪明的黑色母狗:不吃别人给的东西,母狗对她也没有吸引力。唯一的缺点是没有公狗了,她也等于绝育了。一个村子的治安就靠这只黑狗了。

    新菊太小,秀兰还不放心让她出门去打工就让她在初三又复习了一年。这一年里,桑村乡和小牛辛庄之间的所有信件和小型公务往来都是靠新菊来传达的。乡里邮局收到了信件就会发到学校,学校里老师再安排信得过的学生拿到他们各自的村子里。新菊把信件等东西拿回村后就交给小涛,由小涛完成派发动作。这时候的小涛在村里已经非常自信了,去谁家都不害怕了,尤其去给人家送东西等于是在给人家帮忙,得到的也都是夸奖和鼓励,自然就不怕了。有次小涛竟然收到一面红旗,是发送给村里小学的。

    小涛摸着大红旗兴奋了好久,第二天很庄重地交给了朱老师,朱老师顺手就把红旗放到柜子里了。小涛一看老师没有挂红旗的意思就发动立勇去说服老师。立勇对老师说,要不我爬到杆上去挂吧?朱老师说:“爬杆忒危险,不挂嗹。恁都快毕业嗹,别管这个嗹。”毕业归毕业,朱老师还留了一个作业给三年级学生:“这个暑假写一篇日记。”

    放假之后的几天小涛都非常难过,因为他完全不知道什么叫做日记,只知道组词和造句。立勇开导了小涛说:“你放唠这个假再上学儿就上李辛庄去嗹,以后你都看不见这个老师嗹,也不用交作业嗹。”小涛一听这个作业不用写了很开心,但是一听说要出村去上学,就又郁闷了。他就想发动立勇陪他一起去李辛庄上四年级,立勇说:“喃收说我学习太笨,四年级不要我。”小涛又找了国宾和国豪,两个人都说不去上四年级了,要去只有妍妍和你去了。可是妍妍是女生啊,和她一起上学不是很丢脸吗?唉!烦恼事啊!

    暑假中,小涛每天的任务就是放牛。虽然害怕出村,但是在本村的地盘上小涛是哪里都不怕了,牵着我到处去找草吃。现在肚子里的老三已经八个月了;老二已经在麦熟之前卖掉了,否则她会影响麦收的进度,而且因为她喜欢捣乱,小涛放牛也牵不了两个。虽然钱变毛(贬值)了,但是老大和老二卖的价钱还是没有当年的我高。为什么我的优良基因一点都遗传不下来呢?老大寒露出生,老二秋分出生,莫非真的如母亲所说,惊蛰出生的才是优秀的?而他们只是出生在了错误的日子?

    牛羊多,草就少了,小涛有时候牵着我出去走几里地找草,发现草都被啃的贴着地皮了。小涛想起来公路两边的沟里草还多就牵着我去吃沟里茂盛的的茅草,茅草的味道仅次于玉米叶。说到这里,我要解释下牛是怎么吃草的。牛吃草并不是张开嘴就咬住或者咬断草的:第一步先张开嘴,第二步舌头将草绞成一簇,第三步才咬断。已经切断的草,我也是这个吃法,所以你可以认为牛吃的是草团儿;先咽下去了,回过头来有时间了再慢慢倒嚼一番。

    沟里的草好吃,但是蚊子也多。牛驱赶牛蝇、蚊子就靠头和尾。头负责身体的前半部分,尾巴负责后半部分。牛的死穴是*部分,因为这里可以提供保护的毛最少,而且头和尾都够不到保护这里。小涛看到很多蚊子咬我,就下到沟里来打蚊子,蚊子最多的地方一巴掌下去能把整个手掌打成红色的。水牛可以躲到水中,还可以把身上涂上一层泥水躲避蚊子,可苦了我们黄牛了。

    我一向都是安静地吃草,所以小涛把缰绳栓到我的膝盖上就让我自由地边走边吃了。小涛打了蚊子就找有水的地方洗了手,然后拿着弹弓在公路上捡小石子打两边树上的鸟,却从来没有打中过。再往前面走有几个坟堆,从一个窟窿里悄悄钻出来一只老鼠,小涛看见了冲着老鼠打了一发,吓得老鼠赶紧回头钻进了洞里。小涛追过去冲着洞里射击,突然想到里面是死人就吓得躲开了。

    死人我并不怕,我怕的是死牛。嗒嗒嗒的一辆拖拉机开过去了,拖拉机斗里正站着我的母亲。我只看到母亲的眼泪流了很多,还没来得及说句话,拖拉机就走远了。我的母亲这是要被卖被杀了吗?人对动物生杀予夺,凭什么?!我要自由!我要抗争这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