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第二天,因为丁顺和秀兰要忙着给新栽种的白菜浇水,就又让欣梅领着小涛去上学。欣梅说:“娘,人家学儿(xiáo,学校)里让我带俩凳子去。”丁顺说:“总闷恁姐上学滴时候都是带一个凳子,你这暂带俩咹?你带俩咱家里还有坐滴啊?”欣梅说:“喃同桌带滴是桌子,喃要是用人家滴桌子,喃就得带俩凳子给人家一个坐。”秀兰说:“恁学里那桌子哩?”欣梅说:“老师说学里滴桌子快烂完嗹,先把好滴留给五、六年级,上四年级滴都得带桌子、凳子。”秀兰说:“那你就把这个也拿唠走吧。”丁顺说:“这个也拿唠走,你赶轧个衣裳嘛滴,总闷轧咹,这缝纫机这么矬?”秀兰说:“我就站着轧呗。”丁顺说:“那就先凑合着吧,我赶冬天再揍(做)一个凳子。”

    欣梅扛着小涛的凳子领着小涛又去了小牛辛庄小学。在学校里看见了一个很高大英武的男人,一看就不是农民,应该就是新老师了。老师先张了口说:“我是新来滴朱老师,你来上学啊?”欣梅说:“不是,我都上四年级嗹。我是来送喃兄弟上学哩。”朱老师说:“呆自个儿村里上学还用送啊?”欣梅说:“喃兄弟胆儿小。老师,你得给排个座位给他,我还得赶着上李辛庄上学去哩。”朱老师指着最靠近门的位置说:“这里有个空位,就坐着这里吧。”欣梅放下了凳子说:“喃兄弟个儿这么矬,不坐前头看见黑板唠啊?”朱老师说:“这教室统共没有五米长,总闷看不见咹?就坐着这里吧。”又对小涛说:“你要是解手,给我打个报告咹。”欣梅就有回家去扛了自己的凳子去李辛庄上学去了。

    小涛正好和妍妍同桌,妍妍趁着老师不在就说:“恁可都别和喃小涛收打架咹!”立勇和国宾正好在妍妍的前面一张桌,就回过头来说:“喃不打架。”国庆在三年级座位上说:“你可真会巴结!”妍妍说:“喃就是会巴结,你管哩?别看着恁爸爸老是上喃家去,你要是惹着我,我就给恁爸爸告状!”国庆好像没听见一样,用手指头在桌子上敲着说:“都别摆话儿嗹,新老师要来嗹。”一帮小孩子刚一安静下来,一个影子就在门口的地面上出现了,并且这个影子越来越长地投射到教室地面上,学生们都知道是新老师进来了。

    新老师直接走到国庆身边,手指伸展、拇指和中指绷在一起快速释放较长的中指在国庆的脑袋上来了一个凿镚子(弹指)。国庆疼的“哎呀”一声,新老师说:“你再叫唤?你再叫唤再给你一下儿。”国庆立刻就没有声音了。新老师说:“我是新来滴朱老师,我说给恁(你们),谁也别呆课堂上闹着玩、大呼小叫滴。谁要是不老实,让我逮住,我就揍他一顿。这回我是用手打滴,下回我就弄个棍子,谁不听话就用棍子教训滴他听话唠为止。”说完就走了。

    过了几分钟朱老师拿来了课本,站在讲台上说:“咱耽误唠一天课嗹,今儿刻得讲嗹。”抬头才发现国庆是光着膀子来上课的,老师拿着语文课本走到国庆旁边说:“你总闷不穿衣裳咹?”妍妍说:“老师,他后脊梁(后背)招马蜂蜇嗹,穿着衣裳磨滴疼。他呆家里也是不穿衣裳。”老师说:“这是呆学儿(xiáo,学校)里,不是呆家里。下回再不穿衣裳来上课,我还揍你一顿。”

    朱老师走回讲台说:“一年级滴先拿出语文书来,先讲一年级滴。”妍妍说:“报告老师,一年级还没发书哩。”老师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气势汹汹地走到妍妍的座位旁边,看了看,发现一年级的都没有书,只有自己家买来白纸缝的作业本,才消了气,说:“行嗹,一年级滴明天发唠书再上课。下边二年级滴拿出语文课本来。我给二年级讲课滴时候,一年级和三年级滴都不准说话,不准抬头看黑板。先安心看自个儿滴书,等会儿我就给三年级上课。”二年级的讲完了,朱老师就又给三年级的讲了课。三个年级的都讲完了,朱老师就说:“好趁着(安稳地、踏实地)学(xiáo)习,谁也别捣乱。我去给一年级滴要书去,谁要是捣乱让我逮住,我饶不了他!”

    国庆斜着眼睛看着朱老师出了教室继而走出了院子大门就又不老实了,他说:“这个老师忒缺德,才来唠一天就打人,以后还有完啊?”妍妍说:“你别招呼(叫喊)这么响,敢让他听见,他还没走远哩。”国庆说:“听见听见去呗,我还怕他啊?明天我还是不穿衣裳来!”国庆和妍妍两个人一摆话起来,其他的人也跟着都活跃起来了:有摆话的,有趴着装睡觉的,有追着玩的,乱作一团。国庆光着膀子上了讲台说:“这一个学儿(xiáo)里,我文化最高嗹,我教给恁写个字儿,就是朱老师的朱。”说完在黑板上写了个“猪”字,三年级认识这个字的都笑了。静秀说:“你这个是猪牛羊滴猪,老师是那个朱。”

    妍妍对认识字不感兴趣,看着小涛说:“小涛收,你总闷不说话咹?”小涛说:“喃想尿泡去。老师说解手得报告,什么是报告咹?”妍妍说:“老师都不呆这里,报什么告咹?可是你是上男茅子,我是上女茅子,我也不能领着你去。”立勇回过头来说:“走,我领着你就伴儿去解手去。”两个人就出了教室去了院子角落的厕所。丁卯正在外边用铁锨掏厕所里的粪便,小涛透过厕所墙上的砖缝看到了就叫了声:“卯大爷。”丁卯隔着砖墙笑了,说:“小涛,你今儿刻开学儿哩啊?”小涛说:“嗯。”

    朱老师提着一沓一年级的课本路过厕所外说:“谁呆茅子里咹?”立勇和小涛吓的在厕所里不敢出声。朱老师接着说:“不打报告就上茅房啊?恁可真不怕挨揍!”丁卯说:“你是新来滴老师啊?”朱老师本来没打算理会丁卯,听他说话不和善就说:“是。你这是揍嘛嗹?”丁卯说:“我这不是掏粪哩啊?”朱老师说:“你掏粪揍嘛咹?”丁卯说:“掏粪揍嘛?掏粪上地呗!你不是农村里滴人啊?”朱老师说:“总闷不是咹?我就是桑村街滴。你掏粪你和村里支书说过啊?”丁卯说:“你没来刻,就是我一直掏粪滴,你来唠我还得和村里支书说啊?”朱老师发现厕所里的人往教室跑了,就说:“恁俩别跑,等一会儿得揍恁俩。”丁卯说:“你这老师管滴宽,我掏粪你管;小孩儿们上茅子你也管,你指着让他们都尿着裤子里啊?”

    朱老师说:“上学不是得讲究个纪律啊,这么些个学生要是没有纪律,不得乱成一锅粥啊?”丁卯说:“你要讲纪律喃不管,问题是你不呆学儿里,小孩儿们没法儿给你打报告咹!何者你要是一天不呆学里,学生们都得让屎尿憋死啊?”朱老师说:“那俩小孩儿是恁嘛咹?”丁卯说:“个儿小滴那个是喃侄儿,叫小涛,他从小就胆儿小,你别吓唬他。个高滴那个是壬信家滴小子。”朱老师说:“恁村里有几啊叫壬信滴咹?”丁卯说:“喃村里就一个叫壬信滴。”朱老师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壬信和我是同学哩。”就拿着书本进了学校院子。

    立勇和小涛一进教室,孩子们就安静下来了,他们能听得到丁卯和朱老师的对话,所以一个个都一副认真的模样看起书来了。朱老师发现这次学生们很安静,就不生气了。发完了一年级的书也就到了放学的时间了。朱老师喊住立勇说:“我和你就伴儿上恁家去。”

    立勇很骄傲地领着朱老师到了自己家。朱老师看见壬信正穿着裤头拿着水瓢洗澡儿,就说:“信哥,你吃饭哩办?”壬信吓了一跳,说:“你是谁咹?”立勇说:“这是喃新来滴朱老师。”壬信看了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你是小根儿?”朱老师说:“不是我是谁咹!”壬信说:“你等着我,我马上就洗好嗹。你别走咹,晌火就伴儿吃饭。”朱老师说:“我来唠就没打算走。”壬信洗完了,去屋里换了条干净短裤,穿上军绿色跨带背心说:“来吧。”朱老师就从树荫里走出来,进了壬信家堂屋门。

    壬信说:“喃刚呆地里回来,喃家里也正洗澡哩,等会儿让她给咱包饺子吃。”朱老师说:“包饺子工夫忒大,我还得上课哩。”壬信说:“大大去呗。晚上一会儿课还算个事儿啊?咱这都多少年没见嗹!”朱老师说:“初中一毕业就没见过嗹,这一说得有十七、八年嗹。”壬信说:“嗯,差不多。”看见壬信家进了堂屋门,壬信就说:“喃同学小根儿来嗹,这暂是咱小牛辛庄小学(xiáo)滴校长嗹,你给咱上地里割点儿韭菜包饺子吧。”朱老师说:“壬信嫂别麻烦嗹,过晌火还得上课哩。”壬信家说:“上课也得吃饭咹。”说着就去院子里找了把镰刀拿着走了。

    壬信说:“你跟恁哥我还客气啊?咱先倒上点儿酒喝着。”说着把饭桌放在了堂屋正中,搬了两个床子,又倒了一酒壶龙口白酒,拿了两个酒瓯。朱老师说:“喝唠酒我还总闷上课咹?”壬信说:“哎呀,你又不是见天来,来唠还能不喝酒啊!你怕上不了课,就上喃娘那里去躺一会儿去。”朱老师说:“来到你这里就够麻烦滴嗹,还去麻烦喃大娘去啊?正格滴,喃大娘家呆哪里咹?我得去看看去咹。”

    壬信说:“学儿东边紧挨着就是喃娘那里咹,就隔着一个小矬土坯院墙。”朱老师说:“你说是缘分办?我一开始还不愿意上恁小牛辛庄小学儿来哩,谁承想来唠就看见老同学你和喃嫂嗹;更没承想,喃大娘家就挨着学儿(xiáo,学校)住。你说我要是经常去喃大娘家去合适办?”壬信说:“这个有嘛合适不合适滴咹?兄弟仨,我老小(排行最小),喃爹喃娘最疼我。这五啊孙子里边,喃爹喃娘也是最疼咱立勇,立勇呆小子里也是排行老小。我还有件事儿得交给你哩。”朱老师说:“嘛事咹?”壬信说:“先喝唠这口酒。”两个人就一起端起酒瓯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