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村逝 > 《村逝》里记录的那些经典武邑方言 之四

《村逝》里记录的那些经典武邑方言 之四

    第七部分.顺口溜与童谣。《村逝》目前收录了以下经典语句,但鉴于段子基本不用解释就不描成红色了。

    1.呼啦毛儿,吓不着儿(叫魂用,抚摸头发,哄着孩子别害怕)。

    2.娃啊娃啊,睡觉觉儿,猫来唠,咬耳朵。

    3.对不起,敬个礼。放个屁,送给你。

    4.老天爷,下大雨,打了麦子供香你。

    5.秃国亮(指光头),磨电灯,一分钱,到北京。

    6.大鱼儿吃小鱼儿,小鱼儿吃虾米儿,虾米儿吃滓泥儿。

    7.小小子儿,坐门墩儿,哭着闹着要媳妇儿。

    8.门帘铞儿,门帘鼻儿,笤帚疙瘩来开门儿(这钥匙比芝麻大多了)。

    9.就伴儿来滴就伴儿走,谁要不走是老狗。

    10.吃甜滴,吃辣滴,跑着肚子里打架去。

    11.自行车,跑滴快。兔子蹬,王八踹。见了老子不下来

    12.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不吃饭,专吃大坏蛋。

    13.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着裤子上茅房,茅房有人,只好拉在了裤裆。

    14.马野雀(喜鹊),尾巴长,娶唠媳妇儿忘唠娘。把娘背着山沟里,把媳妇儿背到炕头儿上。

    15.下雨哩,蹦跶点儿,王八露着肚脐眼儿;下雨哩,冒泡儿哩,王八戴着草帽儿哩。

    16.咣咣嚓,咣咣嚓,谁家滴窝窝蒸滴大。他不让咱吃,咱往他锅里拉粑粑。

    17.小白兔,去(qì)赶集,买了个辣椒当鸭梨。咬一口,怪辣滴,以后不买带把儿滴。

    18.吃饱嗹,喝足嗹,买哩个小牛儿跑没(mú,丢)嗹。再买去,没有嗹,撅着尾巴家走嗹。

    19.急急忙忙,走进茅房。茅房没灯,掉进茅坑。没人来救,壮烈牺牲。生滴伟大,死滴光荣。

    20.小红人,戴红帽儿,四啊老鼠抬着轿儿。呜哇儿呜哇儿真热闹。

    21.小老鼠儿,上谷穗儿。摔下来,没唠气儿。大滴哭,小滴闹,一对蛤蟆来吊孝,咕呱咕呱好热闹。

    22.景州塔,十三起儿,一口气儿,数到顶儿。不嘚儿不嘚儿一起儿,不嘚儿不嘚儿两起儿,不嘚儿不嘚儿三起儿……(一直到十三起儿,这个是锻炼肺活量的)

    23.拉大锯,扯大锯,拉到官儿家唱大戏。唱大戏,搭戏台。人家的闺女都来嗹,咱家那闺女还没来。说着说着来嗹——骑着驴、打着伞儿,穿着桃鞋带着尖儿。

    24.说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还有一个小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老和尚说“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还有一个小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这样无限循环下去)

    25.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住着一个老和尚还有一个小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老和尚说:“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锅,锅里有个盆儿,盆儿里有个勺儿,勺儿里有个豆儿,我吃嗹,你馋嗹,我滴故事讲完嗹。”(和尚讲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26.一不该呀,二不该,你不该偷偷摸摸把我来爱;爱我也没有关系呀,你不该跑到我的家中来。三不该呀,四不该,你不该跑到我的家里来;跑到我的家里来也没关系呀,你不该走到我的屋里来。五不该呀,六不该,你不该走到我的屋里来;走到我的屋里来也没关系呀,你不该爬到我的炕上来。七不该呀,八不该,你不该爬到我的炕上来;爬到我的炕上也没关系呀,你不该钻进我的被窝里来。九不该呀,十不该,你不该钻进我的被窝里来;钻进我的被窝里来也没关系呀,我一脚就把你给踢下来。(歌曲《十不该》改编。)

    27.一不该呀,二不该,你不该偷偷摸摸把我来爱;爱我也没有关系呀,你不该跑到我的家中来。三不该呀,四不该,你不该跑到我的家里来;跑到我的家里来也没关系呀,你不该走到我的屋里来。五不该呀,六不该,你不该走到我的屋里来;走到我的屋里来也没关系呀,你不该爬到我的炕上来。七不该呀,八不该,你不该爬到我的炕上来;爬到我的炕上也没关系呀,你不该钻进我的被窝里来。九不该呀,十不该,你不该钻进我的被窝里来;钻进我的被窝里也没关系呀,你不该弄滴我爬不起来。(《十不该》改编的另一版本)

    28.《村逝》中还引用了几处《花为媒》、《刘巧儿》的唱词。评剧在华北一带非常受欢迎,因为它的节奏明快,唱法和黄梅戏类似,相当于戏曲中的流行歌曲;而《花为媒》作为其中的佼佼者,不仅台词写的好,演员唱的好,演员的表演也非常到位,尤其新凤霞,绝对配得上表演艺术家这个称号。要知道那是在六十年代初的表演了。不过也还好是在六十年代初,要是再晚两年,我们就看不到这件艺术瑰宝了。

    最近关于新凤霞被抄家的事又抖搂出来了,还好老人家挺过来了,看到了后来的社会进步。新凤霞老师的美,可以称得上是跨越世纪的美,美的无人能及。在此向您致敬!虔诚地!

    第八部分.骂人、糟粕的语言。人吃五谷杂粮,总有爱好喜恶,出言不逊或者脏话在特定情势下都是在所难免。现摘取还不算太过分的两句看一下。

    1.金箍棒,两头亮,我和恁娘搞对象。

    2.好汉操不了打滚儿滴X.

    剩下的就不在这里说了,不放在特定语境里,感觉很不合适。还是在小说里找吧。

    这样,《村逝》里的方言就暂且告一段落了。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