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村逝 > 那些年我们一起使用过的农具系列之五

那些年我们一起使用过的农具系列之五

    欢迎各位关注我的私人公众号“懿律和义律”查看图文版文章,以便更加容易理解。

    这一次我们说说打场。

    村逝里面我们说过,所谓打场就是摊场、晒场、翻场、轧场、翻场、扬场、把麦粒装袋子里拉回家。

    把小麦拉到场里,第一步就是摊场。摊场的工具就是三股杈或者四股杈,把麦秸均匀地摊开接受日照。翻场也是同理,相当于磁带听完了A面听B面。

    下面就是第二步轧场了。主劳力很显然是一头驴。第三期的时候,我曾经质疑那头骡子长的不伦不类,其实骡子本身就是不伦不类的。公马跟母驴交配生的是驴骡子(跟母姓),第三期那个就是驴骡子,所以虽是骡子,但是个头没有那么大。

    相反,公驴和母马生的就是马骡子(跟母姓),这个骡子是比马大,比驴更大,体力也超过了马。这种骡子是最常见的骡子。《村逝》第二十五章说的树武家的红骒马跑了,就是书宸家的叫驴(公驴)想同她造一头马骡子没成功的后果。

    除了体型不同,脸也不同。马骡子长的是马脸,驴骡子长的是驴脸。当然都是长脸。呵呵。

    我以前也这样牵着大花轧场,只是那时候我觉得没必要站着牵着它,就坐在地上跟着它转圈,好像还因此被人笑过,说我懒。

    轧完了就该挑走上面的麦秸,把颗粒堆到一起扬场了。下面就是扬场工作照。一眼就能看出来这个工作有多脏、有多累。看这一团分散不开就知道这是没有风了,农民们不怕脏也不怕累,就怕这时候没有风。

    下面是在泰国拍的,记得好像叫做高地村,这里都是华人,墙上写的字也都是汉字,讲的话能听出是中国话来,但他们自称是云南话,基本上一句都听不懂。当时是在山上,用长焦拍的,要是离的近,就可以问问、看看他们在做什么了。我猜是在打稻谷,方法非常落后,看这一群人的样子,好像是过集体生活一样,一点机器设备都没有。看着落后,但是他们的好处我们也无缘享受,他们不会为了生活像我们这样放弃道德,不必为了生活坑害别人,再差也有饭吃。

    就拿和尚化缘来说,我们这里首先就不能分辨有多少是真和尚,很多你见到的和尚、道士不过是打分工而已,和我们一样上八个小时的班,下了班该会女人的会女人,该抱孩子的抱孩子;所以我们的和尚化缘感觉就像在骗和抢一样。泰国和尚化缘,简直震撼了我。

    那是一个大早的马路上,我们出来找早餐吃,迎面过来一个和尚,走到一个妇女跟前,妇女跪在地上,把盘子举过头顶等着和尚拿。何等的虔诚啊!所以,最差了可以去做和尚,然后去化缘。呵呵呵。

    泰国人还不吃狗肉,大街小巷到处是野狗走来走去;换了我们这里,狗肉餐馆就开的满街都是了。另外,泰国最多的是寺庙,几乎每一条主街都有一个大的寺庙,都是金碧辉煌的,电影《泰囧》就可以看到这个现象,感觉他们的钱都用来建寺庙了。

    下面这个是扫帚,比笤帚大,主要是扫院子和打场时用。

    下面这个是笤帚,主要用来打屋子里的灰尘、垃圾。扫帚都是买来的,笤帚一般有买的,也有自己做的。这个取材容易,技术也要求不高。

    下面两个都是筢子,只是一个是竹的,一个是铁的。筢子当年主要用来搂树叶,弄回家喂牛、喂羊,也可以用来烧火做饭。

    下面这个是铁筢子。看到铁筢子,我突然想到了九阴白骨爪,这个武功出自《九阴真经》,梅超风的一双铁手吓坏了众多的武林人士,还有我当年的幼小心灵。

    可是当你理智一点想的时候,手指头,就算再怎么练也是骨质肉身,手指节的骨头还能硬得过钢?肉还能硬得过铁?武林人士见到十八般兵刃不怕,倒是怕了一双手,一把钢刀砍下去,砍到了人家的手,手没事,刀烂了。这不是笑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