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村逝 > 那些年我们一起使用过的农具系列之四

那些年我们一起使用过的农具系列之四

    欢迎各位关注我的私人公众号“懿律和义律”查看图文版文章,以便更加容易理解。

    上一期的结尾我们说了种一小块地的工具,当时还落下了这个搪耙。这个工具在清理一小块地时的作用和耙地、概地是一样的,兼而有之。

    下面我们说收割了。

    镰刀大家都认识。很明显,这也是一把改造过的镰刀,刀片已经小到这个程度了,说明已经用了很多年了。这个小不影响使用,尤其是挖野菜的时候,越小越利索。镰刀主要用来收割小麦。

    玉米秸(我老家称为棒子秸)就不能用镰刀削了,只能用这个从地下把根砍断,我老家称之为扳镐子。这个东西的名字很多,可能隔两个村子名字就不一样了。

    这个使用起来既要力气也要技术,一不小心就可能把自己的脚砍了。

    下面这个扳镐子也是改造过的。

    扳镐子的刀面和下面这个洋镐有相似之处,只是洋镐的强度大多了。洋镐什么时候用到呢?冬天的时候挖冰冻的土。为什么冬天还要挖冰冻的土呢?挖坟!《村逝》后面会提到。

    上面说的这些收割其实都不是直接收获粮食,收获的都是庄稼的秸秆而已,后面还要继续处理才能看到粮食。最后粮食主要是人吃了(小麦),一部分牛吃了(玉米);秸秆一部分牛吃了(玉米秸秆),一部分烧火做饭了(麦秸),一部分卖了用来造纸了(麦秸)。时代进步了(其实这句是病句,时代就是人们主观定义的一个时间代码而已,哪里有什么进步、退步呢),没有牛了,玉米秸秆没用了,再烧就是犯法了。

    据说为了侦测烧秸秆,还动用了卫星?红外技术?一个地方放火,十几分钟就有人来管了。这个效率超高,要知道这是农村不是城市啊。

    离着几里地就能看得到的化工厂高高的大烟囱排放不去管,在百度卫星地图上就能看得到河流污染都变荧光绿了不去管,动用高科技来侦测农民烧秸秆、罚款。要知道烧秸秆可烧不出二氧化硫来。这功效就跟某市长说宁愿这个城市不发展也要降低碳排放一样,于是我们看到的结果就是为了电力消耗数据下降,强行断电,连农民照明用电也给断了。于是,大工厂不受影响,小作坊、小工厂都买了柴油发电机日夜不停地把柴油转化为电能,继续开工。你说这是保护环境呢,还是蓄意破坏环境呢?唯一真正受影响的就是农民,家里摸着黑了,这叫二十一世纪吗?

    原始社会污染少,这个不能不承认,关键是原始社会确实是污染少啊,不是数据上、账面上污染少!要说动脑子为百姓、为社会考虑一下,不好意思,确实没那个脑子。要说吃吃喝喝玩个女人,那就都是爱因斯坦了。借用郭德纲的一句台词,这些人沾酒即醉,遇事则迷,见财起意,提笔忘字,就一个优点,一看到大娘们儿,眼睛就变数码的了。

    废话说了一大堆,该回到咱农业的正题了(不过说句核心的话,不创造任何价值的人,你们怎么办呢)。下面这个工具同理,直接收获的也只是庄稼的秸秆,不是果实;而特殊的地方在于,它收获的秸秆和果实人不吃,牛也不吃。你猜这是收获什么的呢?

    在我老家,这个叫做老叼,它是专门用来拔棉花柴的。棉花柴的根入地一尺多深,没有工具普通人想也不用想;就算是鲁智深来了,估计一下午也拔不了几棵。书上所谓的鲁智深倒拔垂杨柳,我觉得纯属骗人。不要说那么粗的树,你随便找一个小孩手臂粗的树拔拔试试。

    我反驳鲁智深倒拔垂杨柳的原因还不在这里,因为说不定确实有人力气大,能拔下手臂粗的小树;我反驳的理由在于,鲁智深是站在柳树下的,你踩着树根拔树身,怎么可能拔得起来,除非你把树身拔断了。拔断树身,这个可能性太小了,谁拔过谁知道!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