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玄幻世界开宝箱 > 第六十六章 事毕、闭关

第六十六章 事毕、闭关

  下定了决心,陆远不再犹豫,对着虚空怒喝道:“今日刑堂传唤弟子来此,却处事不公、戒律不严、从上到下烂到根子里,弟子今日心中有怨,无从发泄,便取了顶上这块牌匾!诸位族人前辈不要怨我!”

  “你敢!”刑堂的几位弟子自然清楚陆远所说的牌匾是什么,目中喷火。至于陆东山,在先天修士出现的时候已经吓傻了。

  “我有什么不敢的~我问心无愧!”

  “无极刀法——一刀斩!”

  体内气血涌动,巨力顿生,在几位刑堂弟子的阻拦中,陆远使出修行已久的无极刀法杀招,一刀狠狠劈砍在‘公正严明’之上,刃芒划过,风起雷涌,金丝楠木牌匾便被一分为二,一半挂在堂上,一半碰的一声,砸下地面,溅起一阵灰尘。

  这下子算是捅破天了!外面陆老三的哀嚎声传来:

  “小辈,你好大的胆!”刑堂的牌匾可是刑堂的门面象征,价值倒是一会事,关键被劈成两半失了颜面。

  “什么欺人太甚?还不是你欺人太甚,哈哈小子,走了!”

  陆巴天老脸上快笑出一朵花来,落了刑堂的颜面,那此行圆满结束,他也不想再跟陆老三在这里拼命了。

  全身四十几道神藏全开,以力打力压制得陆老连连后退,便虚晃一招,不进反退如疾风掠影般冲入刑堂,左手一个陆远,右手一个陆冥洲,瞬间远去。只有远远声音传递来:

  “陆老三,今天没打过瘾,改天再来打过——”

  陆老三刚刚硬接陆巴天老头几招,有些气喘吁吁,此时紫脸上亦紫亦红,自觉颜面大失。不过让他追上前去他是不敢的,刚刚交手一番可以明显感觉到这老搅屎棍没有使出全力。

  “陆巴天,我跟你势不两立!”

  轰!

  心中火大,陆老三一掌往边上的园石虚轰而去,碰的一声巨石在先天罡气一击之下,碎裂成拳头小块,四溅而去。

  啪!

  啪!

  碰!

  碎石四溅,撞击之下一株环抱粗巨树也被拦腰打断,咔咔声中,“碰!”倾倒了下来。

  今日之事,不可避免整个陆家都知道了。

  ……

  刑堂之外,一处隐蔽角落,陆家的大长老陆清霄正站立在此处观战,若有所思。陆清霄身边还跟着一个丰神俊貌、头戴顶冠的青年人。

  此时见刑堂一事落幕,陆巴天一行人离去,青年修士皱眉开口道:“爷爷,你怎么就由得这老头胡闹?!”

  陆清霄不动声色,一直默默计算着什么,直到青年快忍不住再问时,才道:“尘羽,你就觉得他是在胡闹吗?”

  “看来你这些年太过顺利了,失去了警醒之心。”

  “陆巴天这老家伙平时虽然不正经,但此人足智多谋,嘻嘻哈哈表面下是一颗狐狸一样狡猾的心!”

  “错了,狐狸都没他狡猾。”

  说到这里陆清霄也忍不住跳脚,明显在老头手里吃过亏。旁边的青年陆尘羽见此心中都忍不住叽咕,不过他可不敢开口询问,自讨苦吃。

  一番吐槽之后,陆清霄也意识到自己有点失态,脸色一正继续道:“陆巴天此行是在给我们展示武力呢。”

  陆清霄口中的我们,显然不是他们两人,而是周围潜伏的所有先天修士。

  “展示武力?爷爷,他也就冲开四十几道神藏而已,您应该不惧对方才是吧!”

  陆尘羽有些诧异,显然不能理解,自己亲爷爷可是在早些年就打通四十几道神藏了。

  “渍渍,所以我说这老头比狐狸还狡猾,隐藏的太深了,你真的以为他就表面那点实力?”

  陆清霄摇了摇头,严肃道:“尘羽你记住,以后到了行山宗一定要小心像陆巴天这样人物。还有那个小子陆远,也是个心眼透彻的角色,能招揽就招揽,不能招揽那也要交好。”

  “爷爷你说的我记住了,不过这陆远也会跟着我们进入行山宗?名额不是早就分配好了吗?”陆尘羽倒是有些疑惑,不过话出口后显然若有所悟,想到了什么。

  “这下明白了吗,这老头今天闹这一出,还不是为了讨要好处,讨要一个去行山宗修行的名额。”陆清霄不愧是陆家的执事大长老,对于陆巴天那点心思哪里不清楚。

  “可是爷爷,人选都已经定好了……”陆尘羽还欲再说,陆清霄便摆了下手。

  “好了这事不用再说了,我自有分寸,不会让家族内生出矛盾不满的。”

  “这件事算是过去了,一个名额而已我还给的起。倒是你的婚事要开始筹备了,你这门娃娃亲我可跟花老头订了十几年了,等两年后花老头孙女年满十八,你们就成婚!”

  陆尘羽想起那张明慧空灵又美轮美奂的脸,心头也不禁泛起一阵阵涟漪,心头意动之下不由得低吟道:“一切全凭爷爷做主,孙儿自然没有异议。”

  骄傲如他,也对这段娃娃亲甚是满意。

  ……

  陆远一刀劈碎刑堂牌匾一事在陆家传来,陆氏族人一阵哗然。以此同时,对于陆远的惩罚也下来了。

  “监闭三个月,罚三年俸禄!”

  这个消息传出,陆氏族人便喧哗开了。

  “没想到这陆远这么牛逼,劈碎了刑堂的门面牌匾竟然只是被罚三年俸禄。”

  “不是还有三个月监闭嘛”

  “什么监闭,还不是在祖地闭关,如果有这种机会你罚我监闭多久都行!”

  “这可是在先天修士眼皮子底下闹刑堂,这胆魄……”

  “家族这种惩罚是不是轻了?我没记错的话,上一个闹事的族人弟子可是被废了修为,放逐出去了。”

  “你可以去试一试就知道轻不轻了,人家陆远可是家族的一等天才,听说被两位先天修士看重,你呢?”

  ……

  外面的纷纷扰扰陆远自然不清楚,他在陆巴天的带领下,先回家向父母交代了几句,便躲开众人避风头去了。临闭关修炼之前,又在老头那里敲了几颗丹药,用于修行之用,老头没法推脱,倒也大方,不止一瓶下品化气丹,就连下品的黄芽丹给也给了一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