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玄幻世界开宝箱 > 第六十五章 先天修士出手!

第六十五章 先天修士出手!

  这一拳陆远全力出手,体内的真气通通加持上了,一击之力起码1600斤之上,躁动的气血运转直充的拳面乏红,拳声呼呼。

  以这一拳巨力锤击惊牛鼓的话,估计整个陆家都能听见了,毕竟修士五感本就敏锐,惊牛鼓又是特制而成。

  啵!

  只是没等陆远的拳头锤击中鼓面,一阵如山似海般磅礴的气势便死死压制而来。

  “先天修士!”

  陆远咬牙,气血全力运转之下被压制住,那一瞬间的极动化为极静气虚反冲让人欲吐血。

  噗!

  陆远再也忍不住一口逆血喷口而出。

  身周的空气明显被一股煌煌巨力锁定住,喷口而出的血雾被凝压在空气中,动也不动,远远望来如果被封印的壁画一般。

  这一拳距离惊牛鼓面近在咫尺,再怎么也锤击不下去了。陆远可以感觉整只手再前冲一寸都那么艰难,拳面跟虚空中不可见得先天真力碰撞,已经磨出了好些个细微的伤口,鲜血直流。

  “这就是先天修士内气外放吗?卧槽,药丸,陆老头你怎么还不出手!”

  这是陆远第一次体会先天修士的恐怖,虽然早知道修为到了先天可以内气外放,外气内收,聚气成罡,但自身体会到了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就像一只被压入模具中无法动弹的小老鼠一般,绝望。

  “哈哈,陆老三,你还是这么废物,竟然对一个小辈出手,你的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陆巴天老爷子一阵狂笑声,声震九霄,不出意外整个陆家都听见了,陆远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老头出手就好。

  伴随着狂笑声,一阵同样磅礴的气势从刑堂外某处升起,一阵阵如山般的压力袭来,压得场中众人纷纷惊骇变色,疯狂后退避开这股气势锋芒,无人敢挡。

  这就是先天修士之威,面对这样的声势哪怕刑堂的执事、管家任叔、陆冥洲皆是气境高阶也远远不及,稍一触碰先天真气的余芒只怕要吐血而退。

  陆巴天出手了。在众人的惊骇之中他的先天真气虚空中与刑堂长老陆老三的气芒交锋,劈哩叭啦的一阵爆响,陆远身上一松,气芒的锁定已经被解开,忙翻滚到一边避开两位先天修士的正面交锋。

  劈哩叭啦的爆响之后,刑堂内犹如挂起了一阵七八级阵风,风中夹杂着破碎四溢的先天真气,劈砍的堂内一阵阵凌乱,大理石平台在气芒之下被连划十几道锋芒,每一道皆是入指三分,石灰掉落。

  “咳咳!”

  陆远避开气芒之后就找了个地方躲避,不过多少还是避不开这石头粉末。

  “哼!”

  石头碎末散尽之后,惊牛鼓后面转出一个老人来,此人身材矮小,面色紫蕴蓄有短须,年约60岁以上,两眼精光闪烁,正是陆巴天口中的陆老三、陆东山的三爷爷。

  陆老三一出现就黑着一张脸开口:“陆巴天,你别跑到我这里来胡搅蛮缠,带着你的人回去!”

  “什么叫我跑来这里胡搅蛮缠,明明是你的人传唤我门下弟子,而行事不公打算混淆是非才有这么多事好不好!”

  陆巴天霸气外露,一开口的气场震荡压得场上诸人说不出话来。说话的同时一边朝着陆远使了使眼色,只是陆某人实在不明白他现在是什么意思。

  陆老三死死盯住陆巴天这根搅屎棍,一看到他就觉得气不顺,“陆巴天,你不走是打算跟我做过一场让别人看笑话吗?”

  自陆巴天暴走闯进刑堂之后,外面就多了许多股隐晦的气息潜伏在各处。陆远等人感觉不到,但陆老三可是先天修士,何尝不清楚这是家族的其他先天修士在等着看他的笑话!

  “呵,看笑话也是看你的笑话,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陆巴天不怒反笑,脸上得意洋洋。陆老三见这老不要脸的皮厚,转头对着陆远冷喝道:“小子,此事因你而起,你还不快滚!”

  陆老三那眼神高高在上,就像巨人在看一只蝼蚁一般,陆远心中一阵不舒服,拳头不知不觉已经握紧了,丝丝血迹溢出拳面。

  如果说刚刚是被陆巴天老头子要求搞事情,那么现在就是自己心有抱怨,不想让路老三如意。

  “陆长老,不知道今日之事是何说法?现在事态未清你让我滚?”陆远话中毫不掩饰自己的怨念,可惜——

  “滚!”陆老三这辈子杀戮果断,什么人没见过,心情不好自然也不会跟一个小辈讲什么道理,反正最多跟陆巴天做过一场就是了。刑罚之地必须保持威严,让他拉下脸来道歉是不可能的。

  “你!噗……”

  胸口闷气积郁,再加上刚刚被先天修士的罡气所伤,陆远再忍不住又喷了一口淤血。这是陆远第一次感到命运不由自己把控的力不由心。

  陆巴天见此眉头一皱:“陆老三你真是长脸,还把家族小辈打吐血了,今天这事我跟你没完,来来来,做过一场再说!”

  气芒四溢,先天修士的先天真气引动外界天地灵气,气凝成罡,一举一动皆有惶惶巨力。陆巴天一出手,陆老三就顾不上其他了。

  “巨灵神力!陆巴天,没想到你竟然打通了40道以上的神藏……”

  “嘿嘿,你没想到的事情还多着呢!”

  轰!

  轰!

  碰碰巨响中,气芒轰击对撞,如惊雷乍起,撼人心弦。两人从刑堂内打到了外面,交手沿线如同被蛮荒巨象揉虐而过,一片狼藉。

  两位先天修士一出去,堂内众人纷纷从掩饰物体后出来,一时之间杀意又开始蔓延。

  “把这小子扔刑堂吧——”

  “好,你们跟我一起上”

  刑堂的高手呼合一声,各自执起困龙绳就往陆远杀来,今日此事因他而起,那么就在他这里终止算了。

  管家任叔、刑堂一众气境修士杀来,就是陆冥洲也没有办法抵挡诸人。毕竟双拳难敌四手,陆远两人算是落入了下风。

  陆某人吐血一口淤血后已经感觉好多了,只是此时心中依旧气愤难平。左侧是管家任叔、刑堂执事一众人等气势凶凶而来,外面是先天修士激战正酣。

  抬头一看,刑堂之上的那块写着‘公正严明’的牌匾怎么看怎么刺眼。

  “罢了,有所舍才有所得,今日便是做一回棋子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