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玄幻世界开宝箱 > 第六十四章 欲敲惊牛鼓,就是要闹大!

第六十四章 欲敲惊牛鼓,就是要闹大!

  陆远天赋异禀陆氏家族是清楚的,如果是气血之力多出几百斤倒是可以推到这上面,但如果气血之力相差太多还能抗衡对方的话,那就只能暴露人族精血之事了。

  陆远暂时还不想暴露了自己的底牌,正在纠结的时候——

  “咳咳……”

  刑堂外面一声咳嗽声传来,一道劲芒包裹的身影瞬间便从刑堂之外电射而入,掠过堂中,身影带起的劲风吹的堂内瓶植呼呼作响。而后“啪”的一声就撞上了刑堂执事的气芒大手印。

  彭!

  彭!

  彭!

  电光火石之间直冲而入的身影便跟刑堂执事交手了四五招,双方四溢的气芒划过,空气啪啦啪啦作响,陆远看的仔细,这是陆冥洲出手了,当下暗自退后了几步躲开双方交手余劲。

  双方的交手皆是大批磅礴,一招一式蛮牛之形神意境,明显已得功法真意,炼气功法起码是精通以上的境界,陆远看了几眼系统提示声就不断响起。

  “叮……宿主观察高手战斗,蛮牛炼气决功法数量度提升……”

  ……

  此时陆远也顾不上理会提示了,只是尽力的在记住此时交手双方的气韵,以前陆淬体境界的时候还看不明白,现在却觉得陆族人的气境功法有诸多的玄妙在里面。

  陆冥洲的出现显然出乎刑堂执事的意外之外,在他想来起码要等自己出手擒拿下陆远后才会有家族供奉阁护卫出现,没想到一时失算了。

  暴发一招逼退对方,刑堂执事收手后退喝到:“你是何人,胆敢擅长家族刑罚重地,不怕族规处置吗?!”

  陆冥洲劲气未手,眯着眼睛:“某是何人你会不清楚?今天这事供奉阁的述词记录已经递交给你们刑堂。是非对错上面自由论断!”

  “你!”刑堂执事指着陆冥洲说不出话来,如果是陆远他还可以拿捏一下,不过一个跟自己旗鼓相当的高手他就没有办法了。“既然如此,你们就先回去吧,供奉阁的述词记录待我翻阅之后再行传唤!”

  在陆冥洲闯进来的时候,场中其余人等皆是惊诧,家族刑堂可没有什么人敢擅闯。而等到刑堂执事这话一出,原本老神在在的陆东山也坐不住了。

  “你们不能走,这事不是很明显吗。就是他故意趁我不备打断了我的手。”

  陆东山还想再怒嚎,这事他可是花了很多的精力,怎可就这样子虎头蛇尾?

  刑堂执事对他可没有耐心了:“你闭嘴!”今日之事本是想给陆远这小子一点教训而已,却没想生出这么多波折,他也不再顾忌陆东山的少爷身份了,否则陆东山乱说点什么出来更不好收场。

  陆冥洲冷眼旁观,他是直属供奉阁,归为大长老一脉管理,跟刑堂一脉井水不犯河水,也不好说场上的陆东山什么。“随你慢慢调查审阅吧~”心中退意已生,这里已经是别人的地头。

  “小子我们先走吧……”陆冥洲一把拉住陆远,两人正欲离去时候,一把传音在陆远耳边响起:“臭小子你先别走,今天你被人诬陷的事情不能就这么算了!闹吧,你尽管把此事闹大。有事我给你撑着!”

  是陆巴天老爷子的声音,老爷子明显已经打通人体廉泉神藏,可以利用真气传音。

  “我去!”

  陆巴天老爷子此话一出,陆远暗叹一声哪还不明白,自己这是卷入了家族两股势力的交锋,否则以自己打断一个脑残少爷一只手这么小小的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真是流年不利,日了旺星人了……

  不过老头在外面陆远心中也稳了,陆巴天平时行事虽然不靠谱,但却是货真价实的先天修士,家族的顶尖战力!

  嘿嘿,这一把终于轮到我雄起了!

  “走?我为什么要走?”陆远脸色一正,让暗地里的老头子陆巴天也是看的目瞪口呆。

  陆远七情上面,满脸悲愤道:“今日刑堂传呼我来,却如此处事不公,是非不明,黑白不辩,致各种供词于一旁而不审断,弟子心中实在惊愤难平,今日欲敲惊牛鼓,请家族诸位大人来主持公道!”

  “什么?你敢!”

  刑堂执事脸上青中带白,有一半是惊的,一半是吓得。

  陆家背靠着这伏牛山吃饭,使用的是牛形龙脉,修炼的是牛属功法,族中向来以牛为尊。这惊牛鼓一敲的话相当于陆家上上下下那都惊动了,到时候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就不可能了。

  刑堂执事万万不敢将此事闹大的。

  “我有什么不敢的,事无不可对人言,今日之事公开决断岂不是更好!”

  刑堂执事、管家任叔等人在身前气势如虹的少年的逼视下,不由得心虚后退了一步。

  “小子,没错,就是这样,闹吧,最好将那个老家伙逼出来——”

  刑堂外面某处隐秘之地,陆巴天动了动嘴,又吧嗒吧嗒传音而出,里面的情况他自然是一清二楚,就是一出精彩的大戏,他可以肯定里面暗处有某人肯定吃了屎一样,恨不得把他吊打揉捏。

  “嘿嘿陆老三,老子就是喜欢看你恨我恨的牙痒痒的由不能奈我何的样子~”

  陆巴天跟刑堂的长老、陆东山的三爷爷两人可是暗生间隙已久,此番有机会打击对方,陆巴天自然不会错过。

  刑堂内陆远一腔正气,卷起衣袖,便欲上前敲响惊牛鼓。

  “碰!”

  气芒四溢,刑堂执事一章拍在大理石台上,劲力透入印出一个五指深痕,人已经借力而去直奔陆远而来。

  “就凭你也想敲响惊牛鼓,我今天就先拿下你——”

  刑堂执事出手的同时也向管家任叔使了个眼色,一人对付陆冥洲,一人正好可以拿下陆远。

  “想过去,先过了劳资这一关吧~”

  陆冥洲渍笑一声,掌上一扫一圈,就把攻来的管家任叔、刑堂执事都拉在了一边,以一对二他短时间内不会落败,只看陆远那边能不能尽快敲响惊牛鼓了。

  陆远在几人出手的时候没有丝毫停顿,直奔刑堂一角上竖的巨大牛皮鼓,“蛮牛冲撞!”一拳就往鼓面锤击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