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玄幻世界开宝箱 > 第六十三章 辩驳(求收藏求推荐)

第六十三章 辩驳(求收藏求推荐)

  “哈哈哈……”

  “笑话!你们刑堂行事就是如此是非不分,黑白的明的吗?我身为家族一等天才,一举一动自有家族护卫暗中监护记录,此事前因后果一查可知。而你身为刑堂执事,二话不说就欲给我定罪,致家族律法刑法于何处?究竟是何居心?!”

  陆远当场质疑反驳,自从知道自己等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家族上层的眼皮子底下后,陆远行事就一直有几分顾忌,一举一动都不曾逾越。

  刑堂之中,押解陆远来此的几个修士互视一眼,显然没有料到这个陆远年纪轻轻竟然有此胆魄敢于反驳家族的执事,换个人见到这场面只怕早就蒙了。

  刑堂的执事眼也瞪圆了,这少年人看样子也是根刺头,不好糊弄。不过他此行志在给自家少爷出气,其他的有上面的人顶着,他也不管了,再次怒斥:

  “大胆,竟然敢质疑家族刑堂!竟然你要跟我讲家族律法,那我就来说说你此行的七宗罪!”

  “第一,以下犯上!家族律法第七条,陆氏族人不得以下犯上,淬体境界修士不得对气阶修士不尊不敬,气境修士不得违逆先天修士。你虽是家族天才,却以淬体境修为蔑视气境修士陆东山,此为七宗罪第一条!”

  “第二条,仗力胡为!家族律法第十一条,各系族人不得以强凌弱,你虽是家族天才,却在一次和平友好的切磋中乘人不备未出全力的情况下,下重手打断族人手臂,此为七宗罪第二条!”

  “第三条……”

  ……

  “第七,质疑家族律法的公平严禁……”

  刑堂的执事口沫横飞,执掌律法他可是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漏洞可钻,很多都似是而非,这里面的东西岂是一个十几岁的支脉少年人能看得懂的?

  他所列举的第一宗罪就是家族的上下之法,此法可以说整个人族通用,但他显然没有预料到陆远已经是气境的修为。

  十几岁的家族旁支弟子,淬体功法都不一定能修习到圆满境界,气境?呵呵……刑堂的执事眼中已经透出森森冷芒。

  “说的好,今天我本来只是用了几层的气力跟他切磋武技,却没想到他故意下重手,这种人就是需要好好惩治!”陆东山坐于一侧排了下桌子,眼中的得意清晰可见。

  跟在陆东山身后的几人都是一副看戏的心情,在他们看来陆远进了刑堂就跟进了监牢一样了。

  只有站在下手的陆远有一丝错愕,没想到这刑堂的执事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还挺强的。

  不过除了第一条靠谱之外,其他的都是瞎胡扯。人族实力为尊,不服就打的你服,世家大族虽然多了许多律法束缚,但即是保护,亦是枷锁。但这枷锁可不会用在家族的天才少年身上。

  陆远当下冷笑一声:“谁说我是淬体境界修为?!谁敢污蔑我以下犯上?!”陆远身上气芒一发即收,但众人已经可以确定,他是气境的修为!没等刑堂执事再给安插罪名,陆远又继续道:

  “至于第二条到第七条,你可以让家族供奉堂呈上我早上的言行记录不就得了,何必主观胡乱猜测,处事不严谨以后堕了刑堂的威名!

  至于第七条,我可没有质疑家族律法的公平严禁,我就是质疑你行事不公——”

  此言一出,堂内众人皆是大惊失色,这可是在家族的刑堂开口质疑刑堂执事,就凭这胆魄,现在就是一号人物。

  “大胆!我今日就先拿下你再跟你论其他!”刑堂执事气的胡子一跳一跳的,如果这个少年是气境的修为,那今天的结果就不一样了,想来家族不会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想再跟这少年耍嘴皮子了,刑堂执事一招大擒拿手就往陆远身上抓来。

  陆家各殿阁执事一般都是气境中高阶的修为,这刑堂执事亦是如此,陆远估摸着修为不比自己的护卫陆冥洲差。

  刑堂执事修为未至先天,真气还无法虚空外放,但出手架势亦是虎虎生威,空气爆裂,不是一般气境修士可比的。

  这一手携带着气境高阶修士的气芒而来,陆远身周仿佛都被真气锁定,呼吸困难,心中权衡比较,自己是万万接不下这一招的,就是不知道暗中观察的人出不出手,不出手的话自己只能动用昨日才凝聚成的那一滴人族精血了。

  陆远目前身具1500斤气血之力,真气刚刚修炼而出略等于无,不过真气的纯度高,全力出手的话加持自己一拳还是没有问题的,自己还有以1500斤气血之力凝聚的人族精血,如果消耗人族精血加持自身短时间内自己起码可以打出3000斤的巨力,可惜刹虎镇那次出手导致秘法还不能使用,不然就妥了。

  刑堂执事见陆远无所畏惧直面自己的擒拿手,不由冷笑一声。

  堂上站立于陆东山身边的管家见此也是摇了摇头,“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

  陆东山倒是蛮有兴致的:“任叔,这刑堂执事跟你比起来谁高谁低?”

  管家任叔摇了摇头:“没有比过不清楚……”

  “不过不管是我跟他谁出手,都是一招就能拿下这个小子!”

  “你三爷爷手下的这位执事现在起码使出了八九道真气加持,以我人族一道真气能加持三层气力算的话,这一招擒拿手起码接近3000斤之力,这还不算武技加持。”

  管家任叔倒是没有隐瞒什么,3000斤气力就是三牛之力,而这少年最多也就是气血圆满以一牛之力踏入气境,怎么都不可能翻盘的。

  “那这小子等下就成死鸡了,哈哈,能耍嘴皮子又有什么用!这陆家终究是我嫡系做主的。”

  陆东山大仇得报,心畅开怀。管家任叔倒是看也不看他一眼,只是盯着场中那个面不改色的少年,暗叹如此天才却出生在旁支,否则的话……再比较了一番自家的少爷,任叔只能摇头了,不管是魄力、辩才、修为、胆识等通通没得比。

  刑堂的几个卫士早在自家执事出手的时候就散开了,此时只有陆远直面刑堂执事的气芒大手印的擒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