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玄幻世界开宝箱 > 第五十九章 家族刑堂,我等着!(求收藏推荐)

第五十九章 家族刑堂,我等着!(求收藏推荐)

  小树林中,一双眼睛看到这一幕,冷笑一声。确实如陆远所预料般,家族的天才是有供奉专门保护的,但陆冥洲显然没有出手的打算。

  “小子,你吃点亏也好,正好看看你的实力到了哪一步…”陆冥洲显然还不清楚陆远已经突破到气境,否则就不会如此想了。

  宁清雪脸色复杂,又闪一丝快意与得意,仿佛是看到两个男人为了她而决斗一般。对于陆远,她谈不上喜欢,之前是利用为主;至于陆尘重,只是她为了得到更多的修行资源而做的一些交换罢了。

  陆尘重的小弟一个个冷眼旁观,他们有的天资一般,也有同样是家族二等天才的,但这些人腰杆直不起来,否则也不会做别人的手下。

  陆尘重出手的瞬间,陆远便知道了,那呼呼的拳风不似作假。陆远搞不明白这陆尘重得脑回路是怎么长的,还是说这些嫡系子弟一向都是这样肆意妄为?不过已经没有必要深究了。

  就在陆尘重风声雷动,拳风袭人的一拳中,陆远缓缓转过身来,伸出了右手轻轻一握。

  “碰!”

  一声沉闷的拳掌交击声响起,在陆尘重不可思议的神色中,自己苦修十余年的金刚炼骨拳被对方轻飘飘的一掌就接住了,而陆远身形衣角动也不动。

  “啊!”

  无法接受这结果,陆尘重还想再动手时,陆远手一甩,陆尘重整个人便连退几步。

  “无知!”陆远口中冷冷吐出这两个字。

  在陆远看来,自己淬体境界就能越级斩杀敌人,这个世界天才那么多,行山宗里不知道有多少能越级杀人的,这陆尘重难道不知道他自己只是家族的次等天才,而自己是家族的一等天才,淬体境界的上限比他高的多吗?

  陆远‘无知’两个字一出,陆尘重直接眼红充血。陆尘重身为家族的嫡系子弟,从小各种资源不缺,能享受得到的他都享受过了。但10岁之后开始习武,却是他烦恼的开始。

  陆家有陆尘啸、陆尘信、陆尘钟这样的天才,自然也有陆尘重这样的庸才。不过陆尘重显然不这么认为。

  别的嫡系子弟都是一等天资,凭什么他是二等天资?凭什么一等天资的嫡系族人能得到的供奉资源比他多那么多?

  陆尘重一直如同一只咸鱼一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但陆远的这句无知仿佛刺破了他所有的自欺欺人的幻想。

  “老子刚才没有力而已,再接我一拳!”陆尘重再次怒吼一声,悍然出手。

  陆尘重这一次出手的声势不是刚刚刚才比的,这一拳他已经用上了全力,拳声呼呼作响,气芒四溢,显然用上了内家真气。

  陆尘重气境一重天的修为,但他出手的威力显然没有刹虎帮的几位护法、副帮主那么犀利。按理说陆尘重所修行的功法、武技都不是刹虎帮那些人可比的,但他明显没有修炼到家。这一身气境一重天的真气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

  陆远也没心思去思考了,对方全力出手,这一拳之力在真气加持之下直达1000斤,已经有了打伤自己的可能。

  深吸一口气,气血之力随着呼吸而动,力量汇聚到双手,陆远右拳握紧,左脚一侧,摆了个不丁不八的架势,在陆尘重疯狗般的长啸声中,“喝!”吐气开声,右拳闪电般迎上对方的金刚炼骨拳。

  见陆远想跟自己硬干硬,陆尘重眼中越发充血。刚刚对方一握之力力道明显在自己之上,轻描淡写之间就把自己推开了好几步,这些个天才什么的,最讨厌了!

  金刚炼骨拳练得是骨架之力,与人对战向来是以强打强,若是力量不如他的,十有八九会骨骼碎裂。

  知道自己力量比不上陆远,陆尘重这一拳还附加了真气,他有信心一拳打得陆远拳骨裂开,至于其他结果?对方会不会翻盘?不可能的!

  “轰!”

  双方两拳交击之下,发出一声巨响,拳力相互作用下彼此都感觉到拳头一疼。陆远毕竟不是修炼骨骼类功法,骨骼硬度比不上对方,陆尘重则是因为力量不如陆远。

  撕拉——

  双方对轰的拳力气芒四溢,空气中仿佛都有一圈圈波纹四散而开;拳风吹动,地面的植物猎猎作响。

  “啊!我的手!”

  虽然陆远没有使用真气加持拳力,但这一拳的结果却还是陆尘重连连后退,骨骼迸裂。

  像金刚炼骨拳这种功法,不能伤敌的话,那就是伤己了。力量不如对方,在拳力的反噬之下,自身骨骼承受的力量超过极限,便会断裂。

  “我的手断了,陆远你好狠啊!”

  “尘重,你别吓我!”听到陆尘重此话离着最近的宁清雪匆忙上前,却被陆尘重一推:“你滚开!”转头死死盯住陆远:

  “陆远,你敢打断我的手,家族刑堂的人不会放过你的——”

  陆尘重浑身颤抖,抱着右手哀嚎怒怨,眼中的恨意掏尽三江水也洗不完,此时他的那些小弟狗腿也纷纷上前。

  “重哥,你怎么样了?”

  “重哥,你先缓缓…”

  陆远冷冷的盯着陆尘重,挑事的是他,偷袭的是他,先出手的也是他,现在反咬一口的也是他。当下冷冷的道:

  “谁知道你这么废物连我一拳都接不住,不过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会打断你的手的。”

  “至于家族刑堂,我等着!”

  “我倒是要看看刑堂怎么处理此事。”

  陆远的语气倒是惊的陆尘重一诧,接着反应过来:“好好好,你就等着刑堂的人去找你吧!”

  “我陆家嫡系子弟什么时候沦落到被一个家族中的旁支随意欺负,陆远,会有人教你做人的。”

  “我们走。”

  “哼!”

  宁清雪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还是颜色乏白跟了上去。

  目视着陆尘重一行人走运,陆远心中杀意一闪而过,不过很快便收敛的一干二净。眼角余光扫过不远处的那片小树林,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整理了下衣袍,陆远转身离开,今日平白无故生出这些事端,倒是需要找陆巴天老头子抱下大腿了。

  陆远走后好一会,小树林中才有一道人影冒出来,正是陆远的护法陆冥洲。

  “这小子怕是已经晋升气境了,刚刚才能发现我在这里的,这天赋真的是挺不错。”陆冥洲走了出来喃

  喃自语了几句,“不过今天发生的这件事倒是需要报备给家族那边。唉,希望刑堂那边不要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