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玄幻世界开宝箱 > 第五十五章 如果我有天变得冷漠无情,请记得我曾经单纯过

第五十五章 如果我有天变得冷漠无情,请记得我曾经单纯过

  (这一段算是一个过渡吧)

  陆家祖地,今天是陆远回来的第一个夜晚。

  经历一番杀戮之后,陆远莫名烦躁,就像找个人聊聊天,说说话,发泄心中的负面情绪。在自己小屋里犹豫了许久,陆某人不由自主的来到了花轻舞小姐姐门外,伸了伸手就往前敲。

  只是手还没碰到门框,陆远又收回放下了。

  “唉~”

  轻叹一声,陆远不想打扰人家了。大道未成,哪有时间可以风花雪月?也许人家正在紧要的修炼关头呢。

  咬咬唇,陆远正想转身离开时,“吱呀”一声,眼前的门被推开了,轻舞小姐姐脸色淡漠,“你找我有事?”

  “……”

  陆远只觉忽如其来,措手不及,暗叹一声死就死吧,豁出去了:“今晚的星星很美,我想约你一起看星星~~”

  小姐姐抬头,一片乌云当空,有个鬼的星星。。

  “……”

  “陆远,我希望你以后能把心思放在修行上面,不要辜负人生最美好的时光。”

  “人这一生中,有很多事情要做,像我,我希望早日修行有成,能去寻找我的父母双亲。”

  “你能理解我吗?那天,那天只是一场意外,你忘了吧!”

  花轻舞说的那一天,是伏牛山一行回来之后,两人在小屋内碰见的那一次。也正是那一次亲密接触,陆远感受到了小姐姐皮肤的细腻,从此心中有了一个身影住在了里面。

  只是,花轻舞小姐姐说那天只是一场意外…

  意外吗?算是吧,但想忘记就能忘得了吗?

  心好痛,痛彻心扉!陆远的脑海中浮光掠影一般地掠过一幅幅动人的画面。

  那一个晚上,在小屋里独自哭泣的女孩那眼中的独孤;

  那张生无可依,靠在自己肩头梨花带雨的脸;

  在血池里面修炼时,那恼怒中带着的羞涩抗拒。

  ……

  原来,这些通通只是自己一个人单独的记忆念想罢了。

  花轻舞小姐姐毫不留念的表情,陆远感觉是最让人心凉的一场雨。

  陆远前世只是一个年轻宅男,跟别人接触不多,俗称的单身狗是也。来到这个世界,惶恐、茫然、无奈。

  陆远就像一个孤独的行者,守护着此生最大的秘密,没有一点点安全感。

  后面宝箱系统觉醒,自己一点一点的变强,在未来已经可以预期的时候,这个如同精灵般的女孩就这样闯进自己的世界。

  一个轻轻的拥抱,却在自己心灵深处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也许我对于你而言,只是一次意外;你对于我来说,却是一腔真情。这情起于当初的一个拥抱,却还未如鲜花般盛开就已经被这凉心雨淋熄。

  “好,我答应你。以后我陆某人会努力修炼,不会再让你为难了”

  陆远转身就走,不再停留。少年人成长成熟,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

  就在陆远被花轻舞小姐姐伤的不要不要的时候,跟陆远有过一面之缘的少年徐牧羊也遭遇了情感危机。

  “九叔,我们到了!不过好奇怪,这村里什么时候多了这么豪华的车队?”

  九叔所属商队一众人等从虎泉镇返回徐家村,已经是深夜时分。商队里的徐牧羊此时完全没有了酒楼内的急迫,反而有几分近乡情怯。不过到了自己的地头,徐牧羊不经意发现村头多了一队村里少见的马车队伍。

  “哈哈,小徐子,你这就不懂了吧,这是迎亲队~”九叔还没有回话,就有商队的车把式开口调笑了。

  徐牧羊年纪不大,虽然有时候有点迷糊,人却很勤奋。车队里的众人都当他是个开心果,没事就逗弄调侃一下。

  这迎亲队?这是来迎接谁的?谁要出嫁?徐牧羊心里一个咯噔,忽然有些莫名的心慌意乱。

  没等徐牧羊继续胡思乱想,九叔已经开口了:“好了,大家行商一趟也都不容易,现在夜深了都累了,先各自回家休息吧,有事明天再说!”

  九叔开口了,众人纷纷散去。

  徐牧羊带着满腔疑惑返回自己的狗屋,一夜翻滚连做了七八个噩梦,直到天色蒙蒙放亮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太阳升起后,徐牧羊顶着两个黑眼圈直接来到村里东面的宋家。

  宋家是徐家村里的大户,跟徐家村底蕴浅薄不一样,宋家祖上是城里的武师家族,只是后面遭遇了祸事,家道中落,为躲避仇家才搬到了徐家村。

  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宋家哪怕再破落也拥有良田百亩,有自己的家族武学传承,供奉的看家护院也不少。

  平日里徐牧羊经常到此,来找宋家的千斤宋甜甜畅谈人生梦想,徐牧羊跟宋甜甜两人是难得至交好友。

  久而久之,宋家的看家护院都对这个腼腆少年熟络起来。

  只是今日来到宋家,宋家的看家护卫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只是徐牧羊少年的心思早已经飞到宋家屋里甜甜的身上,没有留意到宋家护卫奇怪的眼神。

  “宋二叔,我想见下甜甜,劳烦您帮忙去通报下。”徐牧羊上前跟宋家的护院头领行了一礼。

  宋二叔是个壮年大汉,也是宋家本家人,深得宋氏的器重。听闻徐牧羊此言他点了点头:“嗯,我可以去帮你通报一下,只是小徐你,唉,看开一点吧…”

  什么看开一点?徐牧羊听得一头雾水,心里头又涌起莫名的慌乱。还没等徐牧羊情绪发酿,宋家的大门打开了,一个身影迈步而出。

  “阿姨,你好,我来找甜甜——”

  出来的竟然不是宋甜甜而是宋甜甜家母陈氏,徐牧羊有些蒙了。一直以来陈氏都对徐牧羊没什么好观感,徐牧羊很怕见到她。

  “哼!”

  陈氏冷着一张脸,扭着肥臀走到徐牧羊身前:“你还来这里干什么吗,我上次就警告过你,少来纠缠着我家甜甜,你还不死心吗?

  徐牧羊我告诉你,以后不准再在甜甜面前出现,否则我就打断你的腿!

  甜甜现在已经许配给石家人,人家的车队昨天开始就已经等在这里了,你快滚吧!”

  晴天霹雳!再见佳人的期待通通风吹云散,一股永失吾爱的恐惧涌上心头,徐牧羊上前两步直接抓住陈6氏的胳膊。

  “什么,甜甜许配给别人了?这怎么可以…阿姨你先给我三年时间,我一定会出人头地的!”

  “给你个鬼啊!别说三年,三天都不行。我告诉你徐牧羊,我家甜甜不是你这种人能惦记的,癞蛤蟆想

  吃天鹅肉!滚蛋!”陈氏骂完,伸手一推,毫无防备的徐牧羊顿时跌倒在地上,浑身沾满尘土,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徐牧羊爬起后还欲再上前,可惜这次面对的是宋家护卫冰冷的刀锋。

  失魂落魄!

  被宋家的护卫架出去后,徐牧羊一路跌跌撞撞,如行尸走肉般回到自己的小窝,呆坐在床头许久,然后从床下抄起两瓶廉价的烧酒“咕噜咕噜……”一口闷

  “噗——”

  喷出的酒水混合着泪水一起流下,少年心若死灰。

  只觉得十几年坚持的信仰与执着,一秒就崩落了。

  恍恍惚惚之间,思绪回到了那一年,你5岁,我6岁,正是青梅竹马时,两小无猜;

  你说将来要我娶你进门;

  你说牵了手就算是约定;

  你说拉钩上调一百年不许变;

  ……

  原来,这只是曾经,我已经不再是你故事里的那个人。

  我早该想到,村里最漂亮的姑娘就是甜甜了,这大张旗鼓的迎亲队伍还能来接谁?

  “甜甜!”

  徐牧羊再也压抑不住激动的情绪,碰的一声就冲出了门。

  ……

  ……

  宋家,宋甜甜已经上了迎亲的马车,父亲宋氏、母亲陈氏笑的合不拢嘴。周围的村民也议论纷纷。

  “这石家真豪啊,想不到迎亲个亲还派喜钱,我刚刚抢到了半两银子。”

  “如果我家女儿也能嫁入石家这种家族那该有多好…”

  “得了吧,甜甜可是村里第一美女,你家女儿长的太抽象了,还是看好你家女儿吧,不要被徐牧羊这样的给勾搭了,我听说他早上还来过宋家想纠缠不清呢。”

  “他敢!我家女儿就是长的差了点,也不是他徐牧羊能想的!”

  ……

  村里人的闲言碎语徐牧羊也听见了,可他不在意,此刻只想疯狂一把。

  “唉——”

  还没到宋家,徐牧羊就被人从后面拉住了。商队的领队九叔一只手就压制住了他。

  九叔叹息了一声,看着眼前歇斯底里嘶吼的少年,可以感受到他的悲痛,毕竟谁都年轻过。

  不过放手是不可能放手的,放他发疯那是让他去送死。

  “九叔你放开我,甜甜说要我娶她过门的,她一定是被逼嫁人的,我要去救她。”

  “……”

  “徐牧羊你还不懂吗?醒醒吧!”九叔脸色一正,呵斥道:“你怎么就知道她不是自愿的?需要你去救?”

  “就算她是被逼的,你拿什么去救她?”

  你拿什么去救她?

  你拿什么……

  九叔的话如同暮鼓晨钟在少年耳边回响。是啊,自己拿什么去救她?只怕连一个车队护卫都打不过吧?

  心酸,无力,浑身发冷,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

  迎亲的车队渐渐远去了,九叔看着泣不成声的少年,心中有一丝不忍。脸上犹豫之色一闪而过,许久之后,终于下定了决心,缓缓开口:

  “徐牧羊,你想不想改变自己的命运?”

  “你想不想让生命从此多姿多彩?”

  “你想不想从此以后纵横天下?”

  平淡的话语从九叔口中传出,仿佛有种魔力,这一刻徐牧羊眼中的九叔变得很陌生,气息如山如渊似海。本来烂泥一般摊在地上的徐牧羊眼中一丝神采升起,带着几分希翼道:“我想,九叔你教我怎么做好吗?”

  九叔看了下周围,行人稀少,没人留意这边,便直接道:“但愿你记住今日的选择,以后也不要怨我…今日我便传你《合欢御女魔典》”

  “我愿意学!”

  少年徐牧羊犹如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死死握紧,同时心里默默告诉自己:从这一刻起,过往的徐牧羊死了,新的徐牧羊要开始了不一样的生活。

  只是在默默背诵《合欢御女魔典》时,心中还是有最后一个念头闪过。

  “甜甜,如果我有天变得冷漠无情,变成一个渣男,请记得我曾经单纯过——”

  ……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