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玄幻世界开宝箱 > 第五十二章 智狐——死!

第五十二章 智狐——死!

  “咚!”

  双方拳劲交击,发出一声轰然巨响,如暮鼓晨钟,又如航船撞击礁石般,一股股肉眼不可见、无形音频波动从双拳交击处扩散开去。

  仿佛被巨锤锤击心脏,场上众人离得近的都纷纷后退,气闷难受只觉得想要吐血。

  双拳交击之后,智狐脸色就是一变,本来功法运转之下,气血蒸腾上脸,整个面孔、双眼都是通红如血,这意拳拳力交击后,智狐脸色血色迅速退去,变得纸一般的惨白。

  苍白之色还未从脸上消退,一股铁青又迅速上脸,接着又变幻成青紫色,直到最后变成淡黄色。

  此时智狐仿佛才感受到力的相互作用般,只觉得自己一拳仿佛砸在了太古神山上,一股无法抵御的巨力传来,整个人连退七八步。

  轰!

  轰!

  轰!

  ……

  每一步,都在刹虎帮院落的青冈石地面上踩出一个大脚印。院落里质的极其坚硬、可以作为练武场用材的青冈石被踩的寸寸碎裂,每一个脚印四周都崩裂出道道裂痕,接着整块整块碎掉。一股碎裂的砂石灰尘随着智狐后退飘舞。

  “啊——”

  “怎么会?!”

  “……”

  有人轻呼出声。众人本来见到智狐这边声势浩大,黑衣青年那边出手平淡无奇,还在猜测这一拳后续结局。

  现在一拳之后结果出来,众人只觉得有些难以接受,智狐这边出手声势浩大却连退七八步,黑衣青年出手平淡无奇却原地不动稳如泰山,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黑衣人胜了。

  “你——”

  智狐连退七八步终于站定,双眼怨毒的直盯着眼前黑衣人正想说话,忽然浑身一阵劈哩叭啦的骨头脆响声音从体内传出,智狐面上七窍有血迹开始流淌而出,抬起的手指无力的放下了。‘你’字刚刚出口,智狐整个人已如同一滩烂泥一般,瘫倒在了地上,吐血不止。

  这智狐却是连陆远一拳也接不住,浑身骨头都被陆远刚刚一拳的拳劲余力震碎,五脏皆损,七窍流血身亡。

  “怎么可能!”

  见到智狐跟黑衣人对了一拳就死得这么惨,众人如同吃了只死老鼠般,脸色难看。在众人心中哪怕是智狐不如这个黑衣青年,也不可能就这样子在对方随意的一拳中丧命。

  这种手段,这种劲力发力技巧,已经不是场中诸人所能想象的了。

  “气境修士!”

  有思维敏捷的已经反应过来了,只有气境修士才能如此轻描淡写,如此随意的一拳杀人,而且十有八九是气境高阶的修士。当下脚下一软,人已经跪了下来:“前辈,我有眼不识泰山,惊扰到您和您的朋友,我道歉,你当我是个屁一样放了吧。”

  碰!

  碰!

  碰!

  跪完之后可能觉得这样子诚意不够,又碰碰碰的磕了几个头,才抬起头来看向黑衣人。当然跟之前仇视的目光不同,此时眼中只有惊惧与一丝丝狂热。

  这可是今生见到的第一位气境高阶修士!内气外放,聚气成刃,人中豪杰,只怕单凭他一人就可以灭杀场中众人了,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灭杀整个刹虎帮。

  这一刻,他总算明白先前那么多人,为什么在这青年出现的一瞬间就毫不犹豫的退了出去。若是早知道,他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随着第一个流民下跪磕头,诸人也纷纷反应了过来,碰!……碰!……碰!的下跪磕头声不绝于耳。

  各种花式求饶声纷纷从众人口中冒出,听得陆远都有点目瞪口呆。看了陆家外事部的汉子一眼,陆远摆了摆手:

  “你们走吧,这刹虎帮我占据了,以后不要再过来了。奉劝你们一声,这个地方对你们来说是祸非福……”

  不出意料的话,周家应该很快会派遣人手查探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毕竟一个气境六重的剑客高手跟一个家族嫡系子弟死在了这里,若是没点反应倒说不过去。

  若是被周家查出这些人曾进来搜索掠夺,肯定会有后续动作,对这些人来说也是一场祸事。

  不管众人心中听尽多少,陆远抚了抚衣袖,转身回到了莲花院内,“吱呀……”院门随之关上了。言尽于此,场中诸人听与不停都与他无关了。

  动了动手脚后,陆远只觉得浑身舒畅很多,昨日被中年剑客吴宇压着打的戾气消散殆尽。握了握拳,身上骨头劈哩叭啦一阵轻响。

  “继续修行!”

  跳回莲花池中的磨盘石上,陆远继续盘坐聚气。修行之路,没有捷径可走,欲与天争命,只有珍惜每一寸光阴。君不见,多少少年天才天资出众却不懂得珍惜时光努力修行,最后泯然众人矣。

  ……

  酒楼内,九叔等人饭还没吃完,桌上一个汉子夹起一块兽肉,还有些不甘:“九哥,你也太谨慎了…”

  坐在他旁边的少年徐牧羊点了点头,其实徐牧羊也想去刹虎帮看看,但桌上都是他的长辈,他不敢插嘴,只好不停的在桌上夹肉吃。

  九叔一听这话,脸色严肃起来:“还是不去的好,小心为妙,我们只是跑商的,不是什么强人,多想想家里的妻女吧,命只有一条。”

  诸人不管心里怎么想,表面上不停的点头,陆老九毕竟是商队领队,他做了决定没人敢反驳他。汉子还想再劝说两句,正准备开口时,酒楼外一阵喧哗声传来——

  “真他妈倒了八辈子血霉了,老子这一辈子还没有跪过别人…”

  “你就知足吧,总比死在哪里好!”

  “说起这个就气,都是智狐那王八蛋,不然老子早走了。”

  “那王八蛋死的好,不然老子非剁了他不可,我看他一肚子坏水,就是想忽悠我们送死——”

  “不行,劳资饭刚吃了几口就跑过来,现在要再吃点东西压压惊!”

  ……

  原来是刚刚跑去刹虎帮准备捡便宜“发财”的游商、流民们回来了,这速度去的快,回来的更快。

  九叔等人当场静了下来,个个闭口不言开始倾听诸人的抱怨话语。

  桌上众人其实也对刹虎帮那边的情况很好奇,毕竟跑这条商路的,都是靠着虎泉镇吃饭。若没有刹虎帮抽油水,商队的利润还能多上几层。

  很快,在酒楼内外零零碎碎的言语中,九叔等人已经搞清楚了刚刚发生的事,正准备继续再劝九叔的那位汉子讪讪的尬笑,不敢再说话了。

  在桌上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少年徐牧羊摸了摸身上的粗麻布衣,想到了黑衣骑士匹马轻裘的潇洒,眼中有一丝渴望闪过,心中坚定了某种信仰。

  “甜甜,我一定会努力修炼,努力赚钱,早日成为一个像黑衣骑士一样的豪杰,然后娶你过门的!”

  求收藏本书,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