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一拳!

  “阁下,你也太霸道了吧,我已经放弃此地让于你了,你还想怎样?”

  智狐脸色难看,但作为这群人中出头的,他不得不站了出来。他这话倒是激起了众人的同仇敌忾,一道一道的目光皆是怒视陆远。

  “哈~”

  一声轻不可闻的淡笑,陆远开口道:“之前刹虎帮作威作福的时候没见你们出来,现在我清理完整个刹虎帮你们倒是冒了出来捡我便宜,你们当我是死人?”

  “我凡某人什么时候任别人捡便宜过?”

  “之前如果你们退去,我可以不计较你们擅闯此地之事,但现在嘛,我可以给你们个机会,你们刚刚打伤了我这位同伴,现在给我这位朋友道个歉,此事就算了结了,即可离去!”

  “不然就都别走了!”

  陆远化身的黑衣青年淡漠开口,声音不大却有种睥睨一切的气势,后面陆家外事部的汉子听闻陆远此言,心中一股暖流流淌而过,无端端生出一种士为知己而死的感觉。

  听到陆远要求只是道歉而已,智狐松了一口气,但还是黑着脸道:“阁下,你别太过分了,道歉是不可能道歉的,我们这么多人可不会怕了你一个人!大家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你们觉得道歉很过分吗?”陆远摇了摇头,“那就不要道歉了,跪下磕个头吧~”

  若不是不清楚这些人平日为善为恶,陆远早就都打杀了。现在只需要这些人道个歉而已,还磨磨叽叽、讨价还价的,实在看不清局面,修行路上肯定走不远。

  这些人之中有那些人罪恶滔天陆远不清楚,但有一个人包藏祸心,陆远肯定不会放过他。

  “你麻痹的,想让老子磕头,门都没有!”

  “草拟麻的,别说门,窗都没有。”

  “好好好,磕头是吗,不如我先领教下阁下的高招吧,如果你实力不济死了别怪我!”

  ……

  陆远背负着手,无视众人的暴虐,神色如常道:“今天在此我的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清理占据了整个刹虎帮,你们闯进我的地方,打伤了我的人,我没取你们性命已经是凡某不想滥杀无辜。

  现在让你们道歉而已,你们还不愿意,既然如此,哪位不服的尽可以出手!”

  陆远此言一出,刚刚开口门闭口窗,接着要领教高招的几位大汉通通不说话了,真要动手的更是一个都没有,众人只是一个劲的拿眼神瞟着带头的刀疤脸智狐。

  智狐咬了咬牙,从一开始就是他出头带节奏,这下想当缩头乌龟都不行了。有心服软道个歉,但又心存侥幸,也许这黑衣人只是在装牛逼,实际上体虚无力、内伤严重就是个银枪蜡烛头。事关自己颜面,智狐患得患失,最后上去双手合拢一抱拳道:“那在下就领教一下阁下的高招!如果在下输了自然会向你这位朋友道歉的。”

  “出手吧——”陆远站立不动,正眼看一眼智狐都没有,对他的抱拳礼更是视若无睹。对于这种搬弄是非,挑拨众人的阴险人物,陆远心中实在没有好感。

  见眼前黑衣青年如此蔑视自己,刀疤脸智狐脸色闪过一丝羞怒,他刚才开口说输了就道歉,是希望对方那怕真的有实力杀人也不好下重手,谁知道黑衣青年根本不按照他的套路走,当下怒吼一声:

  “喝!”

  左拳下移,左脚前伸,架势摆开,开弓立马。智狐这一马步跺下,场中众人都可觉察一股轻微震荡从前方传来,就这一下的气力以及腿法境界,在场的就没几个人使得出来、比的上。

  “厉害,这智狐应该淬体圆满了吧?”

  “早就淬体圆满了,这一脚绝对有800斤的力道。这智狐只是出身不好没有太好的功法,修炼的是一高阶功法而已,否则淬炼出900斤1000斤气血之力都不在话下。”

  “呵呵,你们的消息都过时了,我常居虎泉镇,得到的消息是这智狐早就气血圆满真气生成了,只是还在壮大体内真气,没有打通第一道经脉晋升气境一重天罢了;听说刹虎帮的诸位帮主、护法早就想吸纳这智狐进入刹虎帮,成为第五位护法,只是他自己没同意罢了…”

  见到智狐出手,众人开始分析他的实力水平。在场诸人皆是淬体境界而已,有的气血之力五六百斤,有的六七百斤,没有一个及的上他的。

  ‘如果跟这智狐一对一对决,恐怕我们这些人没有一个是他对手,联手的话都没有几分胜算!’

  众人心中暗想,不由得心中一定,现在就看这智狐能不能试出这黑衣青年的斤两了。

  刀疤脸智狐怒喝一声后,摆开架势开始蓄力,赤裸的上半身上肌肉一块快凸起,一道道气血之力随着功法运转流动,如同一只只小老鼠一般在智狐身上爬动,气血之力运转蒸腾之下,一股股淡白透明烟气如轻雾般出现在智狐体表,远远看去恍如仙境之中仙人练武。

  “哈!”

  蓄力完成,智狐右拳如同闪电一般,直击而出,这一动如同荒林猛虎下山一般,气势磅礴,如果此时有块磨盘巨石挡住前头,只怕也要被这一拳击碎。这样的威势,让场中众人尽皆色变。

  后方站立的外事部汉子心中也有一丝丝动摇,毕竟他昨日只在酒楼外面见到陆远杀人,并没有身临其境感受其中的气势压迫、气劲交击,更不知道陆远后面与剑客吴宇的惊人对决。

  此时站在陆远后方直面智狐直冲而来的余势,汉子脸色立变,心中暗叹只怕自己一招一拳也接不下。

  陆远面前,智狐这一拳已经直击而来,拳未到拳风已至,吹起了陆远几缕鬓发直往后飘。

  这一拳带着重于泰山的的厚重,又带有狂雷惊电的爆裂迅疾,沉浸入智狐修行一生的拳法体验,拳武和一。智狐自觉这一拳已是今生最巅峰的水平,换个时间换个空间可能再打不出这样一拳来。

  就在智狐拳头已至陆远身前,后面外事部的汉子都在为陆远暗暗着急的时候,陆远轻轻伸出右手,仿若刚刚睡醒般轻柔无力,握紧了拳头,后发先至却又轻飘飘的印上了智狐轰来的拳头。

  “魔牛神力!”

  见到黑衣青年如果漫不经心,智狐心中闪过一丝窃喜,手中本预留的三分拳力尽数轰出。这一拳,他有信心!

  “咚!”

  ……

  求收藏本书,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