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修养

  龙有大有小,能现能隐。大者来龙千里,缠护重重;小者不过百米脉气,却也五脏俱全。陆远现在发现的这道龙脉就是一道隐龙脉,脉气隐隐约约,一般寻龙秘法还真找不出来。

  陆远不由得怦然心动,每处有灵脉存在的地方灵气浓郁度都不会低,陆氏祖地就是存在一条灵脉,才有那么充沛的灵气供得起一族之人消耗。

  而此处的龙脉是灵脉的一种,如果这里真的存在一条龙脉(灵脉)的话,那么这里倒是可以考虑占领下来了。

  宝物能撩动人心,何况是更加珍贵的灵脉。一时间陆远也顾不上眼前的宝箱了,而是开始寻找这条平原龙的来龙去脉,结穴所在。

  ……

  “唉!”细细查探一番之后,陆远轻叹一声难掩失望,“可惜,白高兴一场,这里只是一条微型的龙脉,还是灵气耗尽的那种…”

  这灵脉珍贵是珍贵,但微型灵脉能凝聚的地灵之力不多,自然每日生成的灵气也不多。微型灵脉跟陆家祖地的灵脉更是千差万远。

  眼前的这条平原龙脉明显被人改动过,以秘法之力催生地力,形成山龙下水之局,用龙脉之力来滋养一池莲花。现在龙脉地灵之力已经枯竭,灵气耗尽所剩无几了。这条龙脉虽然还能自行慢慢吸收地灵之力恢复,但需要的时间太长了,以年为单位,对陆远来说没什么意义了。

  “总算知道为何这里有一株珍贵的晶玉莲花长成了…”陆远看到这条被改动、灵气耗尽的微型龙脉,就将前因后果都连接起来了,为啥这里前段时间有异花香味,为啥这里有一株200年生的珍贵药材晶玉莲花,为啥周家的修士会出现在这里。

  “原来周家几百年前就发现了此处有灵脉存在,只是龙脉之气太弱,就改动龙脉并借用龙脉之力培育药材。”

  “前段时间药材成熟了估计就是被他们收割了。”

  “这周家的底蕴还真深厚——”

  世家大族,虽然比不上行山宗那样的庞然大物,但也是有自己的各种底蕴,像这种隐秘的资源之地应该都不少。前段时间被采走的这株200年生的晶玉莲花,就可以炼制成先天修士服用的丹药。

  灵脉是不用想了,也许等过个十年八年之后的可以考虑来这里吸收一波灵气,开一开宝箱。现在没什么用处,再培育药材的话灵力不够,培育普通药材性价比又不高。

  陆远不再理会这条微型灵脉,开始打量这个吸纳灵脉灵气凝聚出的宝箱。

  上前两步,陆远微微伸出左手探了一下,不出意外又收到系统的提示:

  “叮……气血不足当前状态开启不了宝箱……”

  这就尴尬了。昨夜连番大战,结果直到现在自身还是软趴趴的。摇了摇头,陆远直接跳到莲花池中的一块石头上就盘膝坐了下来。

  这微型龙脉地灵之气怎么说都有尚存些许,在这里打坐灵气浓度比周围高多了。随着陆远体内真气游走淬炼,身下池水中一股股灵脉灵气也仿佛受到牵引,不停的蔓延上来汇入陆远体内,随着气血运转,被炼化成一丝一缕的真气。陆远可以感受到,体内真气每转动一圈,便壮大一丝,这效率比单纯炼化气血凝聚成真气的速度快多了。

  在这里修炼比自己祖地的小屋里进境快多了,如果能天天在这种地方修炼,那自己体内的真气很快就能壮大到打通第一道经脉,晋升气境一重天!

  ……

  旭日高升!烈阳挥洒着它的光和热,街道上行人稀少。此时刹虎帮后堂莲花池里,陆远已经在此枯坐了三个时辰,秘法的虚弱时间已经过去了,虽然还没恢复到最巅峰的状态,但动手战斗已经无碍了。

  而莲花院门外,陆家的外事部的汉子正坐在树阴下,默默的为陆远守护。

  ……

  时近中午,虎泉镇中最大的那家酒楼内,三三两两的商客正在进食午餐。

  酒楼角落的一桌上,九叔等人刚刚坐下没多久,正在聊天吹水等上菜时,少年徐牧羊带着一脸腼腆不好意思开口了:

  “九叔,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少年慕艾,徐牧羊的情况在座的众人都清楚,九叔还没开口,边上坐着的一众汉子已经是忍不住的哈哈一笑:“徐牧羊,又在想老宋家的闺女大甜甜了吗?”

  “哈哈,甜甜可是个好姑娘,不过嘛,她家里人可不好说话…”

  “嘿嘿,徐牧羊,先努力存点钱再想其他的吧!”

  九叔闻言皱了皱眉,看着少年徐牧羊,九叔仿佛看到年轻时的自己。心中一叹,这孩子陷得太深了,正想旁敲侧击的劝说他几句时,外面一阵喧哗声传来——

  “快走,去刹虎帮,有人在哪里捡到一些散落的银两,大发一笔了…”

  “走走走,听说刹虎帮中门大开,血迹遍地,人影全无,昨天商队都被别人劫杀了,现在正好趁机去抢点东西…”

  “等等我,你们说是不是昨天晚上的那个黑衣人做的?”

  “还能有谁,一起组队过去吧~黑衣人看不上这点东西,我可是连垃圾都要!”

  “走,发死人财要快,抢到就是赚到。”

  “……”

  刹虎帮遭遇劫难之事,已经在虎泉镇传开,外面一群乱民流商,纷纷赶往刹虎帮去准备去发死人财。就连酒楼之中都有人意动,饭也不吃了直接走人。

  “九哥,我们要不要也去?”

  “对啊,九哥,这可是白捡的东西,不要白不要…”

  饭桌上的几条汉子也顾不上再调侃少年徐牧羊了,纷纷开口。遇到这种机会就是他们也想去抢一笔,反正不要白不要,苦主已经归天了。

  九叔放下筷子,沉吟了几句,摇了摇头,“算了,别去凑热闹了,我们吃自己的饭!”

  昨夜那个黑衣人的身影仿佛还在眼前掠过,心有顾忌之下,让徐老九去凑凑热闹他还真不敢。

  这样的人物,如果死在刹虎帮那还好,如果没死而自己人等又过去冲撞了他,那后果不堪设想…

  重新拿起筷子,徐老九不再多想。

  “大家吃饭吃饭!”

  ……

  此时刹虎帮驻地之外,一波波的乱民流商正气势凶凶、蜂拥而来,“手快有手慢无~抢啊!谁都不要挡我,谁挡我就砍谁…”

  求收藏本书,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