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玄幻世界开宝箱 > 第四十七章 气境!气境!

第四十七章 气境!气境!

  罗大彪一听,真的是气到三尸神暴跳,七情上脸。

  他是没文化,虽然不知道草原色是什么意思,但显示不是什么好芋头,罗大彪隐隐的猜测,是跟他被周公子绿了有关。事关自己的难言之隐,怎么说都是自己脸上不好看,不由得心头火大,真的是恨不能把眼前黑衣青年剥皮分尸。不过罗大彪也知道此时胜负未分,不能反被对方挑衅得自乱阵脚,只能把心中怒气宣泄到手中刀上。

  见到罗大彪有反应了,陆远嘿嘿一笑,不怕你暴怒,就怕你装死,那还真寻不到机会出手。抖了抖脚步身法,避开迎面一刀,陆远又继续挑衅:

  “你是不是有病?是不是经常感到精力憔悴,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我认识很多老中医可以介绍给你认识…”

  “算了,估计你也不知道什么是老中医什么是小广告,我知道你没文化,不如我们先收手坐下来好好谈一谈这个老中医…”

  “……”

  “我老你麻痹的中医!杀猪刀法——两刃分尸!”

  陆远一直喋喋不休的,罗大彪终于忍不住了,真气爆炸,刀芒四溢,修习多年的杀猪刀法里的爆发性杀招狂暴使出,笼罩住陆远身周。暴虐的刀芒劈的风声呼呼作响,空气爆裂。

  陆远脸色一变,收起嬉皮笑脸,连连变幻七八个位置还是没有脱离罗大彪刀势的笼罩范围。

  尼玛!

  罗大彪这一刀是他爆发性杀招,此招一出可凭气境二重修为与气境三重修士交锋而不落败。这一杀招也是他练习多年才修炼成功,平时用于压箱底的绝活。如果不是被陆远气炸,他也不会就这样暴露自己的底牌。

  “死吧!”

  手中杀猪刀狠狠一切,所有笼罩陆远的刃芒归一合为一道,在陆远避无可避之间直斩而去。

  罗大彪这一刀力道超越了他自己巅峰的1300斤,如果陆远气血圆满那当然无惧,可现在气血两亏跟他硬干硬没有一点胜算。

  “尼玛的,真是玩火自焚。这罗大彪真是开不得玩笑…”

  最后一个念头闪过,陆远心中有一丝明悟,体内的气血有一丝悸动。识海中蛮牛炼体观想法淬炼出来的牛角荧光一动,罗大彪的刀法在陆远眼前仿佛放慢了,就如子弹时间一般,一帧一帧的卡顿,所有罗大彪自己修炼刀法过程中没发现的破绽一一呈现眼前,这些破绽就如同刀光中不和谐的线条,把这一式刀法切的支离破碎。

  就在识海中一点荧光出现时,陆远体内的气血丹药力飞速消耗,舌头下含着的血晶里面的气血精华也以远超之前百倍千倍的速度补充陆远枯槁的气血之力。

  福至心灵之下,陆远运转魔牛神力的淬体功法,体内气血辗转一圈,身体强度、气力就增大一分,到后面疯狂奔涌的气血之中,一丝淡淡的毫芒出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一丝一毫汇聚在一起,流转在气血之中,生于气血却凌驾于气血之上。

  “真气生,气境成!”

  “喝!”

  吐气开声,趁着这如顿悟般的状态,陆远挥出了手中短刃,连同刚刚生成的真气一起,运转全力劈砍在罗大彪刀法破绽之上,连划三道刃芒,一匕划过直劈而来的杀猪刀,从罗大彪颈间划过,两个人交叉而过,背对背的站立。

  “……”

  周公子此时正在享受三姨太的口扌支,看到场中两人都站立不动了,不由得浑身一哆嗦就交了货。时间很短,不过周公子周贤锦此时也顾不上研究10秒15秒还是20秒这个问题了,直接冲着院中两人喊道:

  “罗大彪?罗大彪?!砍了他没有?”

  “罗大彪你没听到吗,回答我!”

  风呼呼吹过,院子里刚刚还在对决的两个人都没说话,死一般的寂静。陆远默默调息补充气血,罗大彪因为背对着周公子,周贤锦看不到他的正脸,还一个劲的在哪里巴拉巴拉说个不停。

  良久没得到答复,周贤锦也看出场上不对了,顿时闭口不言。他心中惊慌,脸上更有一丝掩饰不住的恐惧,眼睛四处乱瞄开始寻找退路。

  “咳咳~”咳了两声,陆远吐出一口淤血,蹒跚两步,打破了场中的寂静。感受到自己的状态,陆远不由得暗暗苦笑,这下全身上下都疼。不过虽然使用秘法超负荷的战斗,导致自神气血亏空,却也让自己肉身得到了淬炼,在战斗中突破,更是打破了自身极限,诞生了真气,晋入气境。

  此时体内那一丝细微的真气正随着气血缓缓流转,不停的汲取气血之中的精华之力壮大自身。等到这一丝真气成长到打通体内的第一道经脉,自己便什么时候晋入气境一重。此时体内经脉未通,还算不得真正的气境。

  这气境,正是前世道家中所述的‘炼精化气’。这精,包括精元、精血。但显然炼化精元的话伤身,炼化精血的话只要气血补充跟的上,身体还是没问题的。

  风呼呼的吹,随着陆远的两声咳嗽声传出,罗大彪再也站立不住,“碰!”一声响,头先落地,身体前冲,尸首两处了。

  刚刚陆远一掠而过,借助手中的匕首的锐利将罗大彪枭首了。

  “啊!”

  周贤锦看到罗大彪七窍流血,尸骨两分,死不瞑目,不由得哀叫一声,整个人又惊又怕,坐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三姨太也不再管他了,整个人可怜兮兮惹人怜,表情哀怨凄美,目光直视陆远,眼中赤luoluo的暗示藏也藏不住。

  “你别过来,别过来啊…”周贤锦已经奔溃了,在地上不停的往后面爬走。

  陆远一步一步走近,虽然身体还很虚,但面对这样一个软蛋还真没有一点压力。淡淡一笑道:

  “别怕,你不是要砍我双手双脚吗,我这不就来让你砍了么~”

  “我这人没有什么别的缺点,就是喜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哦,说错了,这是优点。”

  “你说我先砍你那里好呢?是双手?还是双脚?还是你的小ji鸡?”

  ……

  求收藏本书,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