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玄幻世界开宝箱 > 第三十七、三十八章 斩欧阳老铁,破扎心刀法!

第三十七、三十八章 斩欧阳老铁,破扎心刀法!

  酒楼内众人看的胆战心惊。本来欧阳老铁下了马车后直视酒楼内,众人都感觉都背心一凉,心窝仿佛有冷风在吹,直到不知何处一阵诗歌声传来,吸引了欧阳老铁的注意力,众人才纷纷松了一口气。

  “好诗!”

  酒楼掌柜刚刚一直在大门不远,清楚的听到了空中传来诗歌内容,不由得感慨。

  “我想起来自己刚刚走出村门,开始出来讨生活的时候,两个铜板买的馒头吃了三天。现在的我虽然衣食无忧,但我觉得那时候才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

  “掌柜的说的好!”大堂内有其他有食客也开口了

  “听到这诗词我想起了自己二十岁时候立下的誓言,到四十岁时,赚取家财万贯,良田千亩,美婢无数,现在我才发现,这个誓言我只完成了前半段,我已经四十岁了。”

  “这诗歌不知是何人所作,就这才华,真当是尘世一人杰!”

  众人讨论之中,一个身影从酒楼顶上一跃而下。

  “九叔,是今天在镇外看到的那个青年人~”徐牧羊显得有些激动,拉住了身边的九叔,还想再说点什么时就被打断了。

  “小声点,人家不要命了,你可别犯傻,就当没见过他。”九叔死死捂住徐牧羊的嘴,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酒楼里的众人,见没人注意到他俩,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看他的样子也就是淬体境界,竟然敢挑衅气境的欧阳老铁,就不怕被欧阳老铁一刀扎心吗?”

  “真是没救了!”

  ……

  陆远从酒楼顶上一跃而下,站到了欧阳老铁对面,轻松随意的站立,一点看不出刚刚是他在吟诗作对。

  欧阳老铁自从青年出现后,视线就没离开过青年身上。以欧阳老铁这些年搏杀打斗的经验跟眼光来看,眼前的青年也就是淬体境界修为。

  “淬体境界,也不知道那来的底气敢来挑衅我刹虎帮?不知死活!”想到这里欧阳老铁目光中阴沉了下来,心中已经决定了,等下全力出手,看来是太久没有显威了,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来挑衅自己了!

  酒楼里的众人议论纷纷,角落里的徐牧羊也是反应过来,低声对身边的商队领队道:“九叔,也许人家有真本事呢?”

  九叔一脸不屑,“淬体境界有个毛的真本事,我估计就是那车队里的十几个刹虎帮打手围攻上去,他都对付不了,都不用欧阳老铁、顾洪出手了~”

  “徐牧羊,你以后可不能学这种人,没有本事也敢挑事!”

  “我知道了,九叔。”徐牧羊心里暗叹,自己出村后遇到第一个年轻修士、第一个羡慕的对象,就要这样子陨落吗?果然,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可也很危险。

  “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真是自找死路!”酒楼里不乏心中恶意满满的。

  此时,虎刹帮的一众打手一起围了上来隐隐包围住青年人,虎刹帮的护法顾洪也都站到了欧阳老铁的身边,人多势重,形势衬托下,越发让众人相信自己的推断结果。

  欧阳老铁在众人的拥护中上前道:“刚刚的酒坛子是你扔的?你这是在挑衅我刹虎帮吗?后果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想想!”

  围住青年人的刹虎帮帮众个个哈哈大笑:“副帮主不用多想了,后果不就是被您扎心刀法一刀扎心,再被护法大人砍成几百块嘛!”

  被众人围住的黑衣青年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脸色还是苍白没什么变化,看也没看场中刹虎帮众,只是盯着了欧阳老铁:“是啊,不用多费心力去想了,等下你就没法想了…”

  上前两步,更逼近欧阳老铁“你们车里装的是什么东西,打开看看吧!”

  黑衣青年话语一出,刹虎帮的一众人等齐齐色变,满脸杀气盯着青年人。这段时间他们做的无本买卖可是不能宣扬出去的,否则谁都救不了他们。

  “找死!竟然是来刺探我刹虎帮商业秘密的,那就不要怨我刀下不留情了!”

  欧阳老铁怒吼一声,全身筋骨噼啪作响,体内真气运转,一股强爆的气势自生。随手抽出自己的兵刃,耍了个刀花,刃芒上立刻布满他修炼多年的真气。

  “去死吧!扎心第七刀,旋风百转!”

  看到欧阳老铁动刀,黑衣青年轻叹一声:“听说你有个名号叫‘扎心老铁’可惜今天,老铁,扎心了!”

  酒楼里,九叔面色一变,忍不住惊叹:“聚气在刃,内气凝锋!这欧阳老铁的扎心刀法比我上次见到的更厉害了,刀法境界怕是距离圆满不远了!”

  “这欧阳老铁怕是可以越级挑战了!”

  再看了看年轻人,九叔摇了摇头,真是不自量力,等下估计连找人给他收尸都难了。

  长街上,欧阳老铁的扎心刀随着身形一起疾奔青年人,尖锐的刀尖刺破空气般发出一阵低鸣,极刺而过。刀风刮在身上生疼的要命,两边的帮众在欧阳老铁的刀气锋芒下纷纷后退避开。

  刀刃未到,刀气已至,触面生疼。场中众人不由得换位思考,换了自己估计也是接不住这一刀。

  就在刀刃要长柄直入时,长街上刚刚一直没动静的黑衣青年微微一动,轻轻向前一步,立刻挣脱了欧阳老铁的气势压制。

  “幻影无形!”

  青年人身影徒然一动,不退反进迎着欧阳老铁的刀锋而去,手中一点寒光若隐若现。

  “自找死路!”

  见到黑衣青年想跟自己刚正面,欧阳老铁低喝一声,体内真气全力运转,加大输出频率之下刀刃刃芒又长了一寸,直刺的青年人衣服一角掀起。

  “死吧!”

  一声低吼,就在欧阳老铁以为青年人这下必无幸免的时候,青年人身形一晃,如同一道鬼影般从欧阳老铁无法理解的角度躲开了刀锋,此时青年的低语声才堪堪传来:

  “幻影随心!”

  青年略过刀锋后,手中一点寒芒乏起,疾若流星,后发先至直冲欧阳老铁心窝而去。

  欧阳老铁脸色一变,招式已经用老了,变招回防已经来不及了。当下手中利刃级宝刀一侧,自己侧身一翻,手中宝刀堪堪挡住了青年人手中的寒芒。

  咔!咔!咔!

  两刃交锋一瞬间,黑衣青年手中的短刃极速的划过S线,与欧阳老铁手中宝刀迅速交击了几次。

  “不好!”

  双方一交手,欧阳老铁已经感觉到不对了,对方的短刃明显很锋利。果然手中一轻,自己利刃级别的宝刀已经断成几截了。同时双刃交击处一股巨力传来~

  欧阳老铁惊怒交加,怒吼一声,体内气血之力沸腾,真气开始超负荷运转,手中刀柄往青年人身上一砸,身形就以来时更快的速度后退。

  “该死的,这黑衣人怎能会有如此恐怖的气力,如果诡异的身法…”

  刚刚短暂交锋的一击,欧阳老铁持刀的手就被对方巨力震的发麻颤抖。青年人明面只是淬体境界,但战斗力强大得超乎界限,自己的全力一击都被对方轻松接下。

  速度没有对方快,力量没有对方强大,身法也比不上对方,欧阳老铁出道以来从未遇到过这样的对手,此时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再动手就是死!先逃回刹虎帮,让帮主来挡住他!”

  身形往后的同时,眼角的余光一瞥,欧阳老铁已经决定先往帮中护法顾洪那边去,至于对方能不能挡住这鬼影般的青年,那就不是自己关心的了。

  “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

  青年轻轻一闪便躲过了欧阳老铁扔过的刀柄,眼中有精光闪过。

  “赤练追命第三招,长虹惯日!”

  左脚轻踩,石质地面出现一个浅浅脚印,黑衣青年身形如箭般,手中寒芒快速的连刺三下,嗖的一声一下子闪现到欧阳老铁前方。

  长街上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青年人移形换位般的从一角变换到另一角时,本来极速奔行的欧阳老铁就猛然间止步了。

  呆呆站立在正中间的欧阳老铁正想开口说些什么,忽然前胸后背皆是一痛,一道血箭从两边暴射而出,心口出开了一个大窟窿,站在两侧的刹虎帮帮众可以隔着看到对方。

  欧阳老铁扎心刀法厉害,结果这下自己的心都被别人给搅碎了。

  “叮!”

  “叮!”

  “叮!”

  直到此时,刚刚交锋中欧阳老铁被削断的几节断刃落地的声音才传来。声音不大,却震得场中众人一颤一颤的。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上破开的窟窿,止不住的血,欧阳老铁惨烈一笑

  “报应啊!报应啊!能否告诉我,你…你究竟是谁?”

  黑衣青年人收起手中的刃芒,脸上无喜无悲,似乎刚刚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凡人一个,你可以称我‘凡夫’!”

  “凡夫吗?”欧阳老铁失血过多,脸色越来越惨白。

  “有生之年能跟你这样的天骄交手,见识到这种鬼魅般的身法,我此生无憾了…”

  欧阳老铁声音越来越低,浑身开始轻颤,终于再站立不住,整个人轰然倒在了马车边上,震的地面尘土飞扬。

  威震虎泉镇,可止小儿夜哭的“扎心刀”欧阳老铁就这样死了!

  夜风轻轻吹过,带起了一股血腥味,看着倒地死不瞑目的欧阳老铁,场中众人没一个人敢开口。

  “老铁,扎心了!”

  从欧阳老铁下了马车喝问,再到神秘青年‘凡夫’出场,两人电光火石般的交手,再到欧阳老铁逃逸,最后被一击而亡,不过短短的一柱香时间不到,却颠覆了无数人的想象。

  酒楼顶上,陆家外事部的汉子已经看的呆了,不自觉的喃喃自语:“真是厉害~原来他战斗力这么犀利…”当下为自己先前三番两次阻拦对方感到脸红“也许,他真的是家族里的天才?!”

  周围刹虎帮帮众个个惊恐的看着场中的神秘青年‘凡夫’,之前还以为对方会被副帮主扎心,再被顾护法砍碎,现在只求对方没注意到自己。

  虎刹帮的护法顾洪从欧阳老铁下车怒嚎后,就一直在后方看待事态发展,没说话。此时他也是忍不住小腿轻颤,就凭对方刚刚展现出来的鬼魅身法,自己就逃不掉。那怕场中有十几个帮众挡住,对方也就多费一点手脚罢了。

  至于对方看起来淬体境界的修为,也被顾洪选择性的遗忘了。在他看来,对方只凭气血之力就斩杀了欧阳老铁,连真气都不屑动用。

  连欧阳老铁也接不住对方三招两式,自己的实力尚不及欧阳老铁,如果对方向自己出手,那自己就是白送命。

  酒楼里,青葱少年徐牧羊正大口大口的喝着兽骨汤。刚刚出村闯荡的他,平时只有逢年过节才能喝到这么滋补的汤,见到眼下众人都在关注酒楼外,于是,他珍惜这个机会偷偷摸摸的灌了一碗又一碗。

  至于酒楼外的偶像他已经没有心思去关注了。听了九叔的话,已经可以预见外面青年人的结局了,结果还没等碗中的兽骨汤喝完,威摄虎泉的欧阳老铁就送命了!

  “噗!”还没咽下的兽骨汤一口就喷了出来,“咳咳~”

  徐牧羊两眼都瞪圆了,“九叔不是说他自己找死吗,原来我的偶像这么厉害!”

  越想越兴奋,仿佛场中威震众人的那个青年就是他一般。

  坐在徐牧羊边上的商队领队九叔已经呆住了,刚刚说过的话语犹在耳边,酒楼外却已经分出了胜负。跟他想象到的相反,神秘青年出场后,轻描淡写之间三招两式,他眼中无敌的欧阳老铁就扑街了。

  至于场中的刹虎帮众跟护法,明显战战兢兢的随时会逃命。

  “渍……”倒吸一口凉气,九叔已经觉得自己整个人懵了。

  只有酒楼的掌柜看到外边的结局,皱了皱眉,这个神秘青年是厉害,可是像他那种鬼魅般的招式应该消耗很大吧?

  刹虎帮除了场中带领商队的欧阳老铁、顾洪两个气境高手外,离这里不远的总部可是还有五个气境高手,对方车轮战的话神秘青年估计也要栽在这里。

  摇了摇头,如果他是这个黑衣人的话,就趁着这个机会溜了。

  黑衣青年静静站着,场中无人敢开口。

  这黑衣青年人正是跟着陆家外事部汉子一起过来的陆远。对于陆远来说,杀了一个欧阳老铁就像踩死一只虫子一样。

  欧阳老铁身体淬炼出的气血之力也就是七八百斤左右,加上气境一重天的真气加持,精通境界的扎心刀法,最终斩击出的气力也就千斤出头。越阶战胜一个这样的对手没什么好兴奋。

  “希望刹虎帮的帮主罗大彪能有点本事吧…”低吟一声,目光扫向了顾洪。

  ……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