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回归

  几日之后,陆家长老阁。

  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等一干长老皆在场,气氛有些压抑,现场八九人没人开口说话。

  “三天了!”二长老陆清尘先打破了僵持的场面,“除了确认死亡的两位年轻族人,三位供奉,现在还有一位年轻族人,一位供奉一同失踪,生死未卜!”

  “这几日,族里已经加派人手上山搜寻了,只是希望渺茫。”

  “我陆家多久没有这么大的损失了,报仇,必须报仇!”

  “报仇?你打算找谁报仇?还是打算以卵击石去找……”

  “够了!把杀手袭杀这件事详情通知下去吧!让族里的那些小子不要到处乱跑……”

  “另外再请先天境界的族叔联手进山搜寻吧!不管怎么样,终究是流着我陆家血的陆家人。”大长老开口,打断了众人的争论,没让在场诸人再说下去,也为此事定了性。

  当日,陆家天才少年被伏杀一事开始在氏族里流传开来,有人欢喜,有人悲。

  ……

  ……

  伏牛山核心圈层里,一只巨鹰在空中盘旋了两圈,一声鹰啼后,闪电般落下抓起一只青牛,缓缓飞回高峰。

  洞窟里,陆远跟陆冥洲两人平息静气,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生怕惊扰到巨鹰进食。

  自潜伏进这个洞窟里到今日已经过了三四日,在第二天陆冥州就清醒过来,只是内伤还没好利索。两人这几日都靠陆远下湖捕杀小鱼小虾维生,期间,陆远迎来了诞生的第16个年头,又年长了一岁。没有礼物,没有蜡烛,没有蛋糕,没有家人相伴,只有眼前这一潭湖水,跟身后黑呜呜的洞窟。

  “嘶!”巨鹰终于飞远了。

  “我观察了几天了,这巨鹰每次狩猎后,就不会再出来了,也就是每天清晨来湖边喝喝水…”

  陆远从山壁孔洞中收回目光,缓缓的爬了下来。这几天呆在这蚂蚁一般的空间,骨头都快生锈了。

  “洲叔,你恢复的怎么样了?”

  “我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明天我们就回去!耽误了好几天了,家里应该都急了。”陆冥洲伤势经过几天调养,也好的五六层了,这地方他也不想待着,头顶山一位大爷,谁知道哪天这位大爷想起他们两个来?

  而且这位大爷还很强力,吊打得陆氏两哥们毫无还手之力。对决的话,就是秒杀的结果。

  “洲叔,这次袭击我们的杀手是什么来头?”活动了下筋骨,又是劈哩叭啦作响,牛魔大力拳的拳劲震荡,快要突破到圆满境界了。陆远坐下,跟陆冥洲面对面而谈。

  “我也不是很清楚,但这些年一直有杀手袭杀我们陆家子弟。”叹息了一声,陆冥洲又开口道:“我有位大哥,就是遇到杀手袭杀,虽然击退对方,但战斗中伤到了头顶百会穴,无缘先天了!”

  “我这些年也一直在追查这些杀手,但没什么线索,每次追查到行山宗区域,线索就断了!”

  “陆家的长老族老们应该清楚内幕,但我问过了,他们什么也不说,只是,我知道他们也恨啊!”

  “黑暗中一直有只手在拨弄一切,使我多少陆家子弟丧命,但却有仇不能报!”

  “怎么会这样…”陆远还是第一次听闻家族的密事,自己之前看到的一直是一个团结向上、欣欣向荣的陆家,没想到暗地里还背负着这么多仇恨厮杀。

  “小子,如果有天你足够强大,甚至晋入先天境界,别忘了庇护我陆氏族人,更别忘了家族仇恨!这次袭杀,不知又死了多少人…”

  黑暗中陆冥洲的脸看不清,说话中气也不是很足,但眼神很明亮,传递出某种信念。这一双眼睛,陆远以后再忘不了。

  “我会的!”

  第二天清晨,巨鹰照常飞下山峰到湖边喝水,陆远陆冥洲皆平息静气。巨鹰飞回山峰,两人也没动静。中午,巨鹰照常狩猎后,飞回了巨峰。陆冥洲又等了一回,两人爬回湖里,返回岸边,“走!”

  “闭上眼睛!”陆冥洲运转体内真气,提气上行,轻身如燕,带着陆远顺着几天之前来时之路,踏上了归途。

  ……

  ……

  “我的儿啊,你死的好惨啊!”

  “你睁开眼,再看看娘一眼吧…”

  陆氏族人世居的小镇里,一处大户屋里传来了哭喊声,女主人白氏正在屋子正中嚎嚎大哭。

  灵堂上,一位年岁不到20的少年正躺在正中,身躯明显被砍成几截,头颅也被人斩首。现在虽然勉强缝合在一次,但怎么看怎么不和谐,少年脸色还有残留的惊恐。

  如果陆远在此的话,就能认出躺在正中的少年正是那天跟在陆尘啸背后的小弟,陆白开。

  陆尘啸天才之名在氏族里流传盛广,杀手收集信息自然清楚。此次袭杀,陆尘啸是重点关注的目标,他身边中刀而亡的小弟倒是挡枪了。

  门外,围了一圈的人,议论纷纷。

  “真的是好惨,我看都不敢看了…”

  “这陆白开一家也是富户,没想到到头来却是白发人送黑发人!”

  “天才又怎样,他家平日里对待细户又刻薄,平日里好事不见坏事一箩筐,要我说这是报应!”

  “听说他拜了别人做大哥,当了别人的狗腿子,结果大哥也护不住短命的鬼!”

  ……

  陆氏小镇,家里死人的嚎嚎大哭,家里有人失踪的也不好受。

  “可惜了,小远多好的一个孩子…”陆远家左邻右舍的也在议论纷纷。

  “这可是没办法,听说家族的气境修士都死了好几个。”

  “失踪了起码还有一点希望,总比接到死讯强。”

  得了红眼病的也有:“要我说呀,就是他陆行之家没有那个命!祖上几辈都出不了大人物。”

  “对,就他家那祖坟风水怎么可能萌生的了家族天才,先天的种子?”

  “看他家得瑟了几个月,这下子好了吧,失踪在伏牛山,怕是尸骨都不知道进了那只妖兽胃里了!”

  “我的内心毫无波动,为何还想笑?哈哈哈…”

  “陆远能回来,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陆远家屋子里,陆行之、王素都在。

  “不会的,小远不会有事的!”王素哭喊着,满面忧思,压抑不住的泪水流了下来。外面议论纷纷她何尝听不见?但她不愿意去相信,不想去理会。心里只有一个信念,那怕知道只是自己骗自己。

  在伏牛山那种地方,失踪了基本等于死亡!

  “不会的,不会的,我要去找小远……”王素越想越觉得绝望,发疯了一般跑出屋外。

  “你去哪里?冷静一点…”屋里陆行之腿脚不便,追不上王素。

  发疯了一般推开屋门,王素已经决定了,亲自去找自己的孩子。

  “吱呀!”王素刚刚跑到院子门前,正准备拉住门把手时,大门打开了,一瞬间,王素、陆远母子面对面站立着。一张脸沾满泪水,一张脸憔悴激动,这一瞬间,仿佛就是永恒。

  “娘亲!孩儿不孝!”啪的一声,陆远直接跪了下来,“我回来了。”

  “回来就好,你没事就好。”生怕再失去自己的孩子,王素紧紧抱住陆远。

  母子情深。

  门外,徒留一帮吃瓜群众瞪大了眼睛,太阳真从西边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