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必有后福

  洞窟外,月亮开始升起了。

  陆家先天修士跟青袍杀手交手的战场,场中只有两方的先天高手在此,其他黑衣杀手跟陆家族人已经远远离开此处。此时场中的战斗已经到了尾声,接近分出胜负。

  “暴气秘法!”陆尘老爷子终究年岁大了,体力不支之下落入下风,最后之际使用了早些年得到的一行气秘法,爆发出年轻时最巅峰的实力。

  “老家伙,你不要命了”青袍杀手大惊失色,这种两败俱伤、与敌皆亡的秘法他也修炼过,明白秘法一爆发实力起码增加几层,多的翻倍不止,不过爆发之后会衰弱一段时间,对方这是要拼命了!

  这次任务青袍杀手可是当作来散散心,可没想过碰到陆家的先天修士,也没想过与陆家的先天修士搏命。能斩杀对方最好不过,不能的话也以保全自己为重。当下手中短刃极速刺击而出,就准备在对方接架之下借力抽身后退,等对方秘法时效过后再来捡软柿子捏。

  “嘶!”利刃入肉,陆老爷子也是个狠角色,根本没有按照青袍杀手的套路走,运转先天真气用胸口硬接了对方一刃,左手鹰爪紧扣青袍杀手手腕,右手神兵级利刃战刀挥砍而下——

  “啊!”青袍杀手右臂齐断,血喷如涌,连退七八步捂住断臂处,目光阴狠的盯着陆老爷子。

  青袍杀手的右手还握着兵刃,插在老爷子的胸口,血水顺着伤口滴落,老爷子枯槁的身影越发枯萎。

  两败俱伤!

  谁到没讨得了好!

  “你可真狠,不过硬接了我这一刀,老鬼,你命不长了!”对视了一会,青袍杀手开口:

  “为了你那破家族,值得拼上你的老命吗?”

  “咳咳……你不懂……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愿不愿意!

  青袍杀手狠狠的盯着老头子看了一眼,仿佛要记下他最后的样子,然后转身就走,不再停留。事已至此,再斗下去亦是无益。

  场中只剩陆老爷子一人,站立在月光下,开始回忆自己一生得失。

  ……

  “你可愿意守护我陆氏族人,不离不弃?”

  “我愿意!”

  “你可愿意为壮大我陆氏家族尽毕生之力,此生无悔?”

  “我愿意!”

  …

  “我愿意!”

  …

  还记得当初年幼时候发过的誓言否?

  “我…当然没忘…”

  那些开心的难过的,曾经以为已经释怀的,埋在记忆深处的回忆,通通在脑海里回映。百转千回之下,才下眉头,却又涌上心头!

  恩怨情仇又如何?江湖仇杀又如何?流水落花又如何?

  “我此生…只有遗憾…没有后悔…”

  …………

  …………

  三四个时辰之后,皓月正当空,伏牛山核心圈层里湖边之处。陆远藏身的洞窟外面时不时传来猛兽嚎叫声,声声凄厉不绝于耳。轻吐一口气,陆远睁开双眼,劈哩叭啦的浑身上下筋骨啪啪作响,这一番生死体验之后,潜伏于体内各处的气血丹丹药药力又被激发炼化了大部分,气血之力又增加了。

  “果然,生死之间,有大恐惧!”站起来活动了下筋骨,看了下陆家的高手还在昏睡没有醒来,陆远扫了眼洞窟,开始寻找系统提示的神秘宝箱。

  下午进来此处时候只顾着疗伤没有仔细看,现在稍稍一搜索,即可见墙角一具尸骨靠着洞窟墙壁。尸骨不知存在多少年了,血肉早已经腐化,只剩下森森白骨还未腐朽。尸骨边上肉眼可见的一只宝箱放在那里,似金非金,似木非木,非黑非白,有种暗淡神秘的光不停的在宝箱上面散发。

  “阿弥陀佛!”陆远默念了一声佛号,上前恭敬行了一礼,然后寻了一处平地开始五体投地行跪拜大礼。

  良久……

  “他M的,前世某网站的垃圾小说又骗我!”行过大礼后陆远在平地上面这摸摸,那碰碰的,又往地面挖了一小坑,啥都没有!

  “不是说外出探险遇到奇遇啥的,高手真正的传承一般都是埋在这个位置的吗?”搜索了好一会,实在没找到什么东西,陆远没办法了:

  “算了,小说终究只是小说,我还是开启这个神秘宝箱吧,起码系统靠谱一点。”

  靠近白骨,犹豫了下,陆远终究还是先上前仔细搜索尸骨上的物品。

  首先找到的,是插在尸骨胸口的一把短刃匕首,陆远一拔出即带起一股灰尘“咳咳…”这匕首刃锋还散发着莹莹微光,一点没有随时间流逝而腐朽。

  “神兵级别的匕首!”

  这把匕首长半尺多不到一尺,手柄短锋刃也不长,陆远拔了根头发放空徐徐落下…“嘶!”的一下分出两半,吹毛断发!匕首手柄处有个字符,貌似这个世界的“周”字。

  “匕首的主人姓周?”

  淬体境修士,使用的只是凡俗兵器,大多只是十炼兵,百炼兵,陆远未得到系统之前的咸鱼时期使用的就是一把几十炼的兵刃。只有一些有钱点的淬体境土豪修士会使用利刃级别兵器,利刃级兵器一般都是几百炼至千炼以上淬火打造,可以承受体内真气传导,可以承受气境修士交手而不破碎。差一点的利刃级别兵器值几百点家族积分,在陆家即可兑换,如陆远目前使用的罗刀。而神兵级别兵器在凡俗之间就甚少流传了,只有先天修士有资格持有,可以承受先天修士交手而不会破碎崩裂,真气传导性能良好。每一把神兵级别兵刃成型都极为不易,需要加入种种灵材,罕见金属,使用先天妖兽精血灌溉以增加其灵性!

  可以这么说,每一把神兵当就是本身铸造的材料都价值连城了!

  “这下发了!”摸了摸手中的匕首,陆远开始为匕首估值。但是贫穷限制了想象,这把匕首值多少家族积分还真的是猜不出来。“回去之后再打听一下…”收好匕首,继续搜索枯骨衣袍。这尸骨身上衣物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一碰就烂。

  “叮!”一块令牌从枯骨身上掉下,陆远连忙上前捡起。令牌正面只有个陆,背面一行小字并不是现在流行的通用文字,不知上面的是什么。

  “这是…我陆家先辈的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