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夜遇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或者说:“希望很骨感,现实很丰满!”

  事实证明是陆远想太多了,当陆远每间精舍挨个试过去,系统显示的能量池每天能量恢复都差不多,显然系统统计的是这片区域的能量浓度而不是单个点的能量浓度,这让陆远忍不住又吐槽这系统不靠谱,看来以后有1000点系统能量还是要考虑下升级系统,看能否解锁更多的功能。

  随意的选择一间拥有中型宝箱的屋子,陆远摘下了屋子的序号铭牌,确定了这里,接下来这段时间就在这里修炼了。这个月已经过去了十几天,修炼十天之后再过几天就是下个月了,到时候又有十天时间可以在此修炼,希望这段时间里修为能突破再上一重天。

  …………

  夜,星海浩瀚。

  在族中祖地修炼,陆远发现气血恢复的速度也比在外面快很多。上午自己回家里一趟说明情况后,就一直留在这里修炼蛮牛劲;下午的时候气血就恢复的七七八八了,随意溜达到另一间精舍了开启了小型的那个宝箱,竟然开出一块能量晶石碎片。

  能量晶石是系统的说法,换成陆远的说法是:“卧槽,灵石碎片!”眼中的金光直射出两米远。

  灵石是修士的货币,修行的资粮;气境以上修士买卖丹药,功法,宝物等都是使用灵石,灵石还可以用来辅助修炼,大幅度提高一个人修炼进度。在这数千里方圆的大地上,只有行山宗掌控有灵石矿,其他世家宗族连废弃的灵石矿都没有。灵石往往伴生着一些其他的矿物灵材、灵物、宝物,那怕开采尽了也可以挖掘伴生的灵材,运气好说不准还能挖到灵物。

  按照价值来说,陆远手中这块灵石碎片只有正常灵石十分之一大小,但起码价值白银千两。没错,那怕一块最小的、品质最低的灵石都是价值万两。古语有云:“穷文富武,皇家天子才思修仙。”在这高武世界修炼那是一样的,道理相通。

  “叮,是否使用能量晶石碎片为系统充能?”系统的声音又响起。

  陆远考虑了一秒钟就放弃了,鬼知道这么小的一块碎片能为系统增加多少能量?千牛在望不如一羊在手,这颗灵石碎片上交宗族起码可以换取三颗中品气血丹,这个才是目前用得到的修行资源,能让人尽快完成淬体境修炼。而修为高了才能开启更高等的宝箱,得到更好的物品资源,这才是穿越者正常的打开方式。

  …………

  祖地精舍小楼,铭牌序号17的小屋内。

  陆远浑身气血之力朝着左手涌去,注入屋子中的宝箱里面,“叮……开启中型木宝箱……得到能量晶石碎片一块……已存入……”

  再次从系统空间取出灵石碎片,这一块的体积大小比昨天得到的大了一些,差不多有正常灵石十分之二体积大小。

  “难道这精舍里的几个宝箱都是这种灵石碎块?昨天小型宝箱开出的也是灵石碎块……”

  “今日这个中型的宝箱开出的灵石碎块相当于昨日开出灵石碎块的两倍大,上交宗族兑换中品气血丹的话起码可以换取6颗。”

  家族的中品气血丹300点家族积分一颗,但在家族丹阁不一定换取的到。如果是选择上交修炼资源跟家族换取同样是修炼资源的气血丹,那优先次序就会高一级,家族丹师炼出的丹药会优先供应换取。这两天开宝箱开出的两块灵石碎块应该可以换取3000点家族积分,或者10颗中品气血丹,以陆远目前修为起码可以用于淬体、修炼武技拳法刀法几个月之用。

  “啪……”

  正在思考,拍的一声,小屋的门被开了,陆远转头看过去,直接跟一双眸子对视上了。

  这一双眸子,仿佛有种魔力,让人沉迷其中欲罢不能。

  风声沙沙响,吹起了几缕秀发。但动的不是风,而是人心蠢蠢欲动。小屋门口,一位少女正站着,年岁不大,身穿碧色玄衣,身高差不多跟陆远齐平,长发飘逸气质淡雅如兰,面孔精致美轮美奂。一时之间,陆远竟然有几分看痴了。

  说实话,在前世陆远也没少上网站欣赏小岛国的人体行为动作艺术片子;也没有少经过娱乐圈各种垃圾推广信息的乱轰乱炸;看过的素颜非素颜美女,天然无修饰美女,跟棒子流水线制造的美女也不少了。但此刻依然有一种口干舌燥的感觉。眼前的少女如一朵初开的莲花,虽然未完全绽放,但已经动人心弦。

  如果非要来形容少女,陆远觉得自己前世看过的一首词可以形容:

  有女名清清,明慧而空灵。

  黛眉凝华韵,秋水蕴诗箐。

  红唇柔妩媚,贝齿玉晶莹。

  …………

  “你在这里干什么?”少女开口问道,眼眸里平静如水,但陆远感觉到一股别样的萧杀压迫。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地方得罪她了,陆远开口解释道:“我刚刚搬进过来祖地居住,在自己房间里呆久了气闷。出来到处走走看看。”

  少女一言不发,就直盯着陆远。陆远不甘示弱也直视少女。两人对视,良久,少女转身就走,留下碧绿色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站在原地,陆远一时之间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呆立了好一会都没有回过神来,开启宝箱的喜悦也都消失的无影无踪。陆远自己在族中从没有遇到过这个女孩,难道是祖地里的天才?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再见面…某人心里患得患失,久久不能平静。

  两人在这个夜晚,于此家族祖地小屋中相遇,彼此相互之间只说了一句话,但有些记忆注定会永远留在心中,永难忘怀。

  “唉…又失败了…”叹息一声,这个夜晚,陆远修炼蛮牛精神秘法,好几次观想牛角失败,恍恍惚惚之间总有一张脸出现,又莫名其妙有歌声在耳边响起:

  匆匆那年我们

  见过太少世面

  只爱看同一张脸

  那么莫名其妙

  那么讨人欢喜

  闹起来又不太讨厌

  ……

  原来这就是我们躁动的青春。

  PS:借用辰东大大的一首词,大家知道出自哪里吗?顺便求各种大大收藏推荐加下书单,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