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九转圣灵决 > 第一百零五章蚀心丹

第一百零五章蚀心丹

  嘴角挑起一抹讥诮,双眼微眯,冷哼道,:“交出来吧。”

  楚阳无奈的耸了耸肩,走到石北兄妹面前,检查了一番,确定李牧将他们身上的青钢印彻底解除之后,方才欲要直接拿出那枚早就已经炼制好得蚀心丹。

  漆黑的眼珠子微微转动,眼瞳中亮起一抹奇异的亮光,以李牧这奸诈的性格,必定会认为我第一次给他的丹药有问题,那么我非得反其道而行之。

  想到此处,楚阳丝毫不迟疑的从空间戒指当中拿出了一枚百草丹,甩手间,抛给了李牧。

  快速出手,将那飞射而来的百草丹捏在了指尖,李牧将丹药放在鼻尖,闻了闻,眉心轻皱,目光在其丹药之上仔细打量着。

  拳头紧了紧,脸庞之上却是依旧保持着淡然的微笑,瞧着李牧那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楚阳的心中略微有些担忧,若是李牧跟自己所设想的一样,那么自己辛辛苦苦所炼制的蚀心丹,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李牧最终摇了摇头,抬眸望向楚阳神色,旋即嘴角上扬,轻哼了一声,笑道,:“吃了它。”

  楚阳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目光懒散的盯着对方那张噙着些许讽刺之意的脸庞。

  望着缓步行来的楚阳,终于是在李牧的注视下,将那颗白草丹,吞进了肚子中去了。

  瞧着楚阳没事,李牧这才松了一口气,对于他那一手炼制毒药的功夫,自己却是不敢小窥。

  “好来,将刚才的丹药,再给我一颗。”李牧阴笑的望着楚阳,出声命令道。

  这一切果真不出楚阳所料,只是这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便是将这蚀心丹让其李牧咽下,可是按照这家话生性多疑的个性难道真的会起疑心么?

  想到此处,楚阳决定赌一把,沉默了片刻之后,楚阳从空间戒指当中再次取出一颗丹药,虽然这丹药跟之前那枚并无区别,但其功效却有着天壤之别。

  李牧瞟了一眼楚阳的脸色,伸手接过丹药,再次小心翼翼的放在鼻尖下,闻了闻。

  撇了撇嘴,楚阳双手环在胸前,平淡的道,:“这可是我最后一颗成品丹药了,你若还不信,要不要我再吃给你看?”

  “哼,用不着。”对于楚阳这种态度,李牧却是感觉自己被歧视了,旋即心头涌上怒意,弹指间,将那枚丹药直接吞进了肚子当中。

  “嘿嘿,小子,现在你准备受死吧。”对方的平静,让得李牧的自尊心有些受伤,阴笑了一声,身体猛地朝前一倾,右手撑地,一个扫堂腿便是狠狠地对着楚阳的双腿横扫而去。

  双眼微眯,瞳孔一缩,望着带着一股劲气横扫而来的攻击,楚阳脚掌在地面之上狠狠的一踏,身体快速飞掠而起,跨过李牧的脑袋,旋即右拳紧握,其上灵力凝聚,狠狠地对着李牧的后背轰击而去。

  李牧脸色骤然一变,脚尖点地,扭转身形,在拳头即将临体之前,手掌豁然前探,硬生生的将楚阳的拳头拦截而下。

  “很好!”楚阳嘴角扬起一抹愉快弧度,挑了挑眉,轻笑道。

  手掌揽住拳头之后,李牧突然觉得掌心中传来了一股麻痛之感,目光落在了楚阳那蛊然的笑意之上,察觉到不对劲他,赶忙抽回手。

  目光落在掌心那宛如被绣花针扎过的红色小孔,李牧脸庞更加阴沉了几分,旋即怒吼了一声,:“小杂种,找死!”

  右脚尖在地面之上一点,身形倒射而出,瞬间与楚阳拉开了距离,体内灵力快速运转至双掌,阴冷的望向楚阳,不屑的轻哼了一声,旋即快速掐动青钢决,可是任由他如何掐诀,楚阳依旧还是稳稳地站在那里。

  望着这一幕,李牧脸庞之上的那抹笑意,也是逐渐僵硬在了脸庞之上,目光泛着寒意死死地盯着淡笑的楚阳,看来,这次他似乎大意了,早知道,当初竟应该直接杀了这小子。

  脸庞之上依旧是那抹淡然的笑意,楚阳抬起右手,随意挥动了两下,旋即两道青色的风刃,顿时向着李牧爆射而去,最后啪啪几声,击打在了李牧的脸颊之上,顿时,大片的淤青浮现,整张脸肿的犹如猪头。

  “嘶”

  脸颊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得李牧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脸上的怒意更甚了一些,急忙后退了数步,右脚在地面一弹,身形借力冲上半空,狠狠的甩下一句话语,:“小杂种,咱们黑暗帝国见。”

  望着李牧急速离开的背影,楚阳不由的松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将拳头表皮的一层棘刺摘了下来。

  棘刺,是鬼藤蔓上的一种有毒倒刺,不过毒性并非很强,不小心被其划伤也仅仅会感觉到伤口处有些发麻,隐隐有些麻痛之感,不会致命。

  望着天空之上那抹消失的背影,希兰柳眉一皱,不过旋即也是舒展开来,心中却也是不由的好奇,明明李牧那家伙的实力比楚阳高出那么多,最后竟然被楚阳狠狠地教训了一番。

  “楚.....,楚阳,你这家话不会是一晚上成为了中元境界的强者了吧?”愣愣的望着楚阳,旋即有些结结巴巴的询问道。

  “楚阳哥哥,是利用了李牧那生性多疑的性格!”希兰笑盈盈的忽然开口解释道。

  偏转过头望向希兰,楚阳无奈的耸了耸肩,旋即苦笑道,:“唉.....,原本还想拿着这件事情来炫耀一番,希兰啊,你就不能让我满足一下虚荣心么?”

  听闻楚阳此话,希兰的俏脸微红,伸出玉手遮住了红润的小嘴,眼眸微弯,发出了宛如银铃般动听的笑声。

  楚阳颇为无奈的耸了耸肩,快步行至希兰的面前,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忽然严肃道,:“我们得赶快离开这里,待他知道自己被骗,若是再回来,我可没有把握再次将他骗走。”

  希兰轻恩了一声,旋即偏转过头望向,石北兄妹。

  “你们两个看我干嘛。”感受到两道凌厉的目光投射而来,石北顿时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