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利用

  身体趴在一处小山峰之上,楚阳右手遮挡在眉前,眺望着前方,虽然李牧将周围的妖兽肃清了,但那也只是一些低阶的妖兽,随着血腥味的弥漫,必定会将一些高阶妖兽吸引过来。

  “吼!”嘶哑的妖兽低吼声自前方传来。

  “还好溜得快,要不然啊.....”楚阳砸了砸嘴,长长的松了一口气,从地面之上爬了起来,伸手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耸了耸肩轻叹道。

  “喂,你真的确定让他待在你的身边?你要知道他可是很想杀你哦!”卓云从剑形印记当中漂浮而出,戏虐的笑道。

  “你说的这些我都懂,但那可是小中境界巅峰的强者啊,更何况我现在还中了他的青钢印.......真是百密一疏啊!”楚阳略微有些不悦的摆了摆手,郁闷道。

  “你要不趁着他养伤的这段时间把他给解决掉,这样还能获得他身上的宝贝,日后你也算是多了几张底牌。”卓云嘴角轻挑,讥笑道。

  翻了翻眼皮,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偏转过头凝望着虚浮在半空之中的卓云,楚阳嘀咕道,:“我倒是想,但是他也不会蠢到那种程度,再说了,还不是被您老人家坑的,若是你一掌将他拍死,哪里会有那么多的麻烦事。”

  “这青钢印,也并非是不能解,只是.....”卓云纤纤玉手抚顺着胸前的青丝,坏笑道。

  听闻卓云此话,楚阳精神顿时一震,瞪大了眼珠子,旋即开口询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现在我的灵力暂时还未恢复,要想解开这青钢印,还需要费一番功夫。”卓云解释道。

  眉心轻皱,漆黑的眼珠子微微转动,沉吟了片刻之后,楚阳方才再次开口询问道,:“大概需要多久的时间?”

  “快则十天,慢则半月。”卓云嘿嘿的笑道。

  翻了翻白眼,楚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挥了挥手,懒得和卓云再探讨这个话题,从小山峰之上跃下,脚掌在地面之上一踏,快速向着不远处的石林,快速奔跑而去。

  “我尽量拖延时间,还请师傅你老人家动作快点。”楚阳轻叹了一声,旋即将卓云收回了印记之中,几分钟之后,楚阳来到了密集的石林之中。

  走进石林,按照着特定的方位踏着步子,缓慢的向着石林深处走去。

  瞧着楚阳归来,他的嘴角不由的微微上挑,体内灵力快速收敛,淡漠道,:“需要的药材都采回来了?”

  笑着点了点头,楚阳活动了一下筋骨,走到李牧的身前,从空间戒指当中取出一些小瓷瓶,放在他的身前,轻笑道,:“这些药粉,是可以遮盖咱们身上气味的,这样可以省去许多的麻烦,我还有些事情,过几日我在回来看你。”

  李牧微微站起身子,站定到楚阳的身旁,双眼微眯,阴笑道,:“在我身体内的毒还没有解除前,你小子别想离开我半步。”

  眉头紧皱,漆黑的眼珠子微微转动,心头暗道,既然李牧愿意免费给自己当保镖,那么楚阳也不会傻到拒绝,毕竟有个小中境界巅峰的强者在身边,即使不动手,也好歹能够有些威慑力,半响之后,方才讪讪的笑道,:“既然如此,那么你就跟我一起去!”

  瞧着楚阳答应的那么痛快,李牧双眸微弯,目光却在他的身上扫了扫,心中狠狠的道,小杂种,等老子伤势恢复了,非得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感受到李牧眼中崩发出的杀意,楚阳倒也没有在意,毕竟现在他们二人手中都掐着对方的命脉,在他伤势没好之前,最不想让自己死的,便是他。

  .............

  半个月后,迷雾山脉。

  幽暗的森林之中,三头体成境界的锯齿妖兽正不断嗅着空气中那一抹血腥味,黑色的兽瞳警惕的在四周扫过,宛如剑刃泛着寒光的前齿与爪牙,不断的插进泥土里翻刨着。

  树冠之上一少年目光如聚,死死地盯着身下那只锯齿妖兽,借着树叶的遮挡,少年体内灵力快速附体,就在那三只锯齿妖兽刚刚将埋藏在泥土之中的肥鱼刨出来之时。

  少年猛地自树冠之上爆射而下,体内灵里快速运转至右掌,旋即三股不同的灵力自掌心喷薄而出。

  还未来的急品尝一口肥鱼的锯齿妖兽,顿时其中一只被冰封了起来,而另外两只,不是被烧成了灰烬,便是被地面之上生长出来的藤蔓活活的勒死。

  青,蓝,红三种气体萦绕在少年的身上,随着楚阳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原本萦绕在周身的气体缓慢的收敛,望着地面之上已经死的不能再死的,三只锯齿妖兽,不由的冷笑了一声,砸了砸嘴呢喃道,:“这半个多月的苦练,总算没有白费。”

  在这半个月之中,楚阳在卓云的指导之下,已经熟练掌握了,体内那三股不同的能量,在这段时间之中,楚阳也惊奇地发现,他的灵海之内,除了早就已经形成的那一颗灵丹之外,竟再次凝结出了三颗灵丹。

  这到是让楚阳欣喜不已,修炼者所获得的灵力全都是来自于灵丹之内所被炼化的灵气,这也就意味着他比同阶的人要多出足足三倍的灵力,在强者之间的战斗之中,除了拼搏功法的高低,武器的高低,剩下的便是拼比灵力的多少,若是没有灵力的支持即使有顶级的功法与武器,那也是形同摆设。

  “楚阳哥哥,你还真是让希兰感到有些意外呐。”一道曼妙的少女身影,在密林之中走了出来,缓步走到了楚阳的身旁,身子略微前倾,白皙纤细的手指捏着一块紫色的手帕,拭去他额头之上的汗水。

  嗅着少女身上所散发出来温热体香,楚阳伸手捎了捎头,下意识的伸手勾了勾她的小翘鼻,微笑道,:“你怎么来了?”

  一双含水般的秋水眸子,望着面前的少年,精致的俏脸之上浮现出了一抹惊诧,红润的小嘴微微嘟起,似笑非笑道,:“原来是四仪灵根,怪不得希兰感觉到了,楚阳哥哥体内有四股不同属性的能量波动。”

  望着面前微嘟着小嘴甚是可爱的希兰,楚阳忍不住的再次伸手捏了捏她的小翘鼻,无奈的道,:“希兰,你这么聪明伶俐,将来哪个男人敢把你娶回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