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赌

  抬了抬眼,楚阳微微摇了摇头,踉跄的从地面之上站了起来,目光落在那爬在树木之下的李牧,轻声道,:“这就是强者与弱者之间的差距么?”

  “小阳子,我刚才那一击并不足以能够击杀他,在他没有发现之前呐,你还是赶紧溜,比较好!”卓云出言提醒道。

  闻言,楚阳微微一愣,沉吟了片刻之后,方才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我靠,师傅你还真是我佛慈悲手......”

  “小杂种,你竟敢偷袭我,我要你死无全尸!”李牧嘶哑的阴冷道,暗含着冰冷杀意的眼瞳之中竟夹杂着几分警惕,右手虚空一抓,泛着奇异光芒的长剑顿时出现在了手中。

  剑尖点地,攥紧剑柄的右手轻颤,缓慢的从冰凉的地面之上爬了起来。

  心尖一颤,四目相对,楚阳伸手抿了一把额头之上的冷汗,忽然畅快的大笑了两声,阴冷的哼了一声,:“就凭你现在这残破的身体,难道你能够保证一招之内将我击杀?我想你应该不会蠢到这种程度吧。”

  想要击杀一名小中境界的修者,对于现在的楚阳来说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若是现在开溜那么李牧必定会发现刚才那一击并不是自己的实力,到时候他的处境将会更加艰难。

  现在的楚阳可谓是骑虎难下,所以,不管如何,他都得硬着头皮与李牧对峙,利用他心中的那一抹忌惮的心理,说不定还能够利用一番。

  眉心紧皱,左手之间攥紧胸前的衣衫,因为用力,手背青筋暴起,嘴角不断溢出鲜血,李牧双眼微眯,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少年一眨不眨。

  淡漠的瞟了一眼李牧,楚阳手掌一转,四股不同的灵力顿时萦绕在其掌心之上,左手从空间戒指当中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抛到了他的身前,冷笑道,:“吃了它,我或许考虑救你一命,要不然,我想你应该没有机会活着离开。”

  伸手捏起那颗黑色的药丸,李牧阴冷的哼了一声,心头却是有些忌惮,先前楚阳所爆发出来的实力,已经将他的狂妄完全击碎,眼波在少年的身上扫了扫,手指捏着那黑色药丸不停的把玩着,现在想要从那少年的面前逃脱恐怕有点困难了。

  想到此处,李牧长长叹了一口气,体内灵气快速附体,青色长剑指向面前的少年,脸庞之上的表情略微有些狰狞,粗声粗气道,:“我凭什么相信你?说实话,以我现在的身体情况,完全做不到能够一击杀了你,但是同样你也无法保证能够杀了我?”

  “我不能,就算你能够杀了我,这顺着溪流而下的血腥味,迟早会引来其他的食肉妖兽,你觉得,你现在还有别的选择么?”楚阳无奈的耸了耸肩,轻笑道,语气之中的威胁之意却是丝毫不加掩饰。

  闻言,李牧眼眸微眯,沉吟了片刻,手中的长剑却是迟迟没有落下。

  额头之上的冷汗直冒,虽然表面之上楚阳装作风轻云淡,但实则却是心虚的紧,他可没有把握能够在他的手中逃脱,脚掌狠狠地踏进地面,脑海中飞快转动着,眼角的余光扫了扫四周,最后落在了那百米之外的斜破密林,只要发现李牧有任何不妥的动作,楚阳便会率先往那里逃窜。

  目光死死的盯着李牧指尖转动的黑色药丸,楚阳垂落的手掌微微攥紧,掌心内被汗水侵湿,心中焦急道,快吃,吃.......

  半响之后,李牧长剑收回,其被指尖捏变了形装的黑色药丸,在他的弹指间吞进了肚子里。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楚阳整个衣衫都被汗水打湿了,伸手揪了揪紧贴在肌肤上的衣物,楚阳径直走上前,旋即想起了什么,脚下一顿,笑着摇了摇头道,:“来,张开嘴让我看看,你吃了没有!”

  李牧怒瞪这楚阳,冷哼了一声,低喝道,:“你别欺人太甚。”

  “你若是没吃,故意引我过去,那我岂不是要陨落于此.....”心头轻笑了一声,楚阳眼瞳之中寒意乍现,体内灵力快速附体,目光在李牧的身上扫了扫,轻笑道,:“那要不我们来打一架?”

  “你....”李牧整个脸庞都变成了紫红色,森寒的目光一眨不眨的,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少年,牙齿咬得咔咔作响,片刻之后,方才张开嘴巴。

  瞧着李牧那嗜血般的双眸,楚阳伸手摸了摸鼻尖,心中苦笑道,这家伙的心里承受能力也太差了点。

  从空间戒指当中再次偷偷拿出了一颗黑色药丸,在里李牧不经意间,手指微弯,轻轻一弹,射进了他的喉咙里,直接滑入了食道。

  “咳咳....”

  李牧双手捂住喉咙,双眼布满红色的血丝,低声喝骂道,:“小杂种,你给我吃了什么?”

  “额.....”伸手捎了捎头,楚阳耸了耸肩,风轻云淡道,:“没什么,只是一些蚀骨之毒而已....”

  “我要杀了你!”李牧额头之上青筋暴起,右手在虚空一抓,那泛着奇异光芒的长剑再度出现在手中,体内灵气快速涌现,在其脚下出现一阵阵的小漩涡,其身体上的衣服快速充起。

  笑了笑,楚阳深深的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有些无奈的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啊,你连自己的同伴都下的了手,而我也只是采取一些措施,来保护自己喽,不过你放心,只要你不乱来,我会给你解药的。”

  “我奉劝你放聪明一点,否则我就是死,也要拉上你陪葬!”李牧低声嘶吼道,旋即嘴角扬起一抹狞笑,手指快速向前一挥,一股青色的凌厉劲气,快速向着楚阳的额头爆射而去。

  青色的能量在楚阳还未做出反应之时便射进了他的眉心,原本挽起的黑发顿时被那股能量席卷的罡风,吹乱,披散在了后背之上。

  “你现在已经中了我的青钢印,只要我随手这么一掐诀,你的小脑袋就会爆炸。”李牧阴笑着点了点头,旋即随意补充道,:“我也只是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