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阴谋

  目光仔细的扫过四周,出乎楚阳意外的,却是没有发现任何能够通向那三块浮石的路,目光停留在山洞内部的中央位置,眨了眨眼,再次低头观察了一下火红翻滚的岩浆。

  “喂,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石南围绕着山岩壁转了一圈,气喘吁吁的站在楚阳的身前,略微有些烦躁的出声询问道。

  楚阳皱了皱眉,偏过头瞟了一眼俏脸涨红的石南,无奈的耸了耸肩,苦笑道,:“我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跳过去吧?”

  翻了翻眼皮,石南吐了吐小舌头,轻哼道,:“就知道你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轻叹了一口气,懒得再理会身后的石南,楚阳再次望了望四周,最后目光紧紧的盯着位于岩浆中心之上的洞顶,那宛如拳头般大小泛着奇异光芒的一颗水滴石上,楚阳忽然发现,岩浆翻滚掀起的热浪,竟然全部被这东西给吸收了。

  目光中透着惊异,楚阳没有想到这么小的东西竟然能够吸收岩浆内所散发出来的能量,略微有疑惑的嘀咕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吸收这岩浆所散发出来的能量?”

  偏过头望向还在一旁似寻找着什么东西的石南,楚阳缓缓的弯下身子,心头一动,忽然在心中喊道,:“师傅,你口中所说的宝贝,会不会是那块发光的石头?”

  听见楚阳的呼喊,卓云这才漫不经心的低声回应道,:“我能够感受到有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就在前方不远处,但究竟会不会有宝贝我也拿不准!”

  “师傅,你老人家在耍我呢?”楚阳额头之上滑落几道黑线。

  “这天地灵气可孕育出天地瑰宝,但这其几率太过稀少,虽然这里能量波动很大,但其也有可能是迷障,所谓的迷障其实跟海市蜃楼差不多,天地灵气聚集,与其它能量发生效应所产生的一种假象!”卓云丝毫不管楚阳逐渐阴沉的小脸自顾自的说道。

  听闻卓云这么一说,楚阳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轻叹道,:“那我岂不是白费功夫了?”

  “现在说这话,还为时尚早!”抿了抿嘴,卓云又道,:“想要辨识真假,最好的办法就是上前查看一番,若是近前之后能量波动反而逐渐减弱了,到了那时在放弃也不迟嘛。”

  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半响,片刻之后,楚阳紧皱着眉头思考着该如何能够窜到对面的浮石之上,想要直接跳过去,那分明是不太可能,就算能够到达对面,可那浮石能不能经受住他的重量尚不自知,若是盲目的跳过去,结果却发现那浮石却经受不住自己的重量,到了那时也就只能葬身在这片岩浆火海之中了。

  随着天地灵气孕育的瑰宝极为珍贵,可若是丢了性命,那也只是为了他人做了嫁衣而已,楚阳可不想做个冤大头。

  “喂,你快过来看看,我发现了什么!”

  听到石南的呼喊,楚阳这才从思绪中回过了神,轻叹了一口气,缓步向着石南走去。

  石南兴奋的拉着楚阳轻跳了几下,旋即伸出白皙纤细的手指,指了指山岩壁一角处,凸显出来的一块石头上。

  目光扫过石南所指的地方,楚阳顿时眼瞳之中闪过一抹惊异,低声道,:“想不到这里竟然还会有机关.......”

  瞧着楚阳脸上的惊讶的神情,石南挺了挺胸膛,轻咳了两声,扬起骄傲的小脸,笑盈盈的道,:“瞧你那傻乎乎的样子,跟着姐姐走,有肉吃!”旋即蹲下身子,伸出白皙的玉手,将那块凸出的石块,按了下去。

  “砰!”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响起。

  楚阳闻声望去,山洞的出口竟然被堵了起来,快速上前,伸手推了推那道落下来的石门,楚阳有些哭笑不得的轻叹道,:“大姐啊,你还是消停点吧......”

  俏脸浮现一抹嫣红,贝齿轻咬红唇,反驳道,:“那我还不是为了帮你,再说了,我不是跟你一样困在这里了么,我又不是故意的.....”

  望着石南那一副委屈的模样,楚阳无奈的摇了摇头,径直走到她的身旁,笑了笑道,:“我没有要怪你的意思!”伸手轻拍她的肩膀又道,:“再找找,看看有没有能打开这石门的机关!”

  缓缓的垂下头宛如一个做错事情的孩子般轻恩了一声,然后转身向着周围的山岩壁摸索而去。

  偏过头望了望那道紧闭的石门,从刚才楚阳试探下,那道石门最起码有十米来厚,想要凭借一己之意从内部打开,以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做不到,就算能够借助卓云的力量,保不齐石门还没打开,就将这山洞所震塌了。

  楚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砸了砸嘴,有些哭笑不得的在心中喊道,:“师傅,这石门,你有什么办法么?”

  听到楚阳的呼喊声,卓云释放灵力在周围地毯式搜索了一番,片刻之后,灵力收敛,严肃道,:“这道石门似乎被人封印过,一但落下便没有办法打开,而且我还感觉到这翻滚的岩浆内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移动!”

  “那么高的温度,难道还有什么东西能够生存?”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撇了撇嘴质疑道。

  “哼,赤兰大陆之上,妖兽众多,以火属性的妖兽那更是多的海里去了,这有什么可稀奇的?”卓云轻哼一声,旋即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道,:“要是我的猜测准确的话,你小子可就有点危险了!”

  “这处地方,应该不是自然形成的,看样子是有人故意设局而立,让天地灵气非自然汇聚,让其凝结神女泪,从而提升修炼的速度,不过这种方法极其损耗脉络,稍有不慎,便会丧命!”

  “还有一种就是为了饲养某种妖兽,而引诱其它妖兽前来成为食物被其吞噬,经过百年之后形成一种魁的魔兽,若是真的成功了,任由其成长,后果将不堪设想!”

  闻言,楚阳微微一愣,片刻之后,撇了撇嘴,苦笑道,:“但愿你所说的,不会成为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