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落难

  迈着有些酸痛的双腿再次奔跑了一段距离之后,楚阳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旋即不由的苦笑了一声,若不是自己急中生智,将那圆木桥摧毁,恐怕这迷雾山脉就真的成了他的葬身之地了。

  “似乎现在我已经进入黑森林最危险的迷雾山脉了吧呵呵......”抬起头望着那萦绕在上空的迷障,郁闷的楚阳苦笑着摇了摇头。

  想要从黑森林进入迷雾山脉只有两条路,除去被楚阳毁掉的圆木桥外,还有一条就是翻过西侧的高原山脉,除去这两条路之外,迷雾山脉便都是被那深渊的峡谷所包围,如今楚阳要是想撤出迷雾山脉,只有翻过西侧的大山才能回到晋城.....

  一阵咆哮声在楚阳的正前方忽然响起,一道夹杂着血腥味的风,便从前方吹来,楚阳脸色微沉,手中的龙吟剑却不自觉的攥紧了几分,灵气凝聚,警惕的扫视这周围。

  有两只体成境中阶的妖兽猛然间从楚阳前方的草丛中扑来,这两只妖兽狼脸莽身,身上的鳞片宛如披上了一层铠甲,双目幽幽泛着绿光。

  就在它们临近的一瞬间,楚阳没有任何的迟疑,脚掌在地面上一踏,右手挥动龙吟剑一晃而下,立刻其中一只妖兽的左眼被划破,喷出鲜血,发出呜嗷声的惨叫声。

  另外一只妖兽,从楚阳的身边掠过,锋利的爪子将楚阳的肩膀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鲜血如同水雾般喷溅而出,肩膀处的绳索被妖兽锋利的爪子划断,若兰的尸身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之上。

  闻到血腥味的妖兽,宛如像是被打了鸡血般兴奋了起来。

  趁着两只妖兽还未发动进攻之时,楚阳以极快的速度将若兰的尸身抱起,迅速向着西侧的高山疾驰而去。

  “臭小子,咳咳...你最好别去正西方向,我感受到那里有一只很强大的妖兽,其实力应该达到了幻化境巅峰!”卓云虚弱的声音自楚阳的心中响起。

  闻言楚阳一怔,有些不笑不得的扭转身形,向着西南角的方向飞奔而去。

  听着卓云那有气无力的声音,楚阳忍不住开口询问道,:“师傅,你没事吧?”

  “咳咳.....没事,只是损耗了我一些修为而以,休养几日便可!”卓云柔声解释了下,旋即再次开口道,:“你这臭小子运气还真是不错,这么快就碰见两只体成境中介的石甲狼啊,啧啧.....”

  “靠,师傅,你就打算这么看着?”

  “再跑快点,要追上来了!”

  偏了偏头,楚阳瞟了一眼身后那两只扑来的妖兽,楚阳抿了抿嘴,右掌猛地向后挥出,几道凶猛的灵力光波从掌心爆射而出。

  “嘭!”

  刹那间两只妖兽被击飞了出去,眨眼间那两只妖兽又再度从地面上窜起,向着楚阳追击而来。

  “靠!”瞧着再度逼近的两只妖兽,楚阳有些欲哭无泪,只得再度挥出几掌,拼命的向前奔跑着。

  平静的迷雾山脉,被闹得天翻地覆,而作为这件事情的罪魁祸首,楚阳更是颇为无耻的将一些在迷雾森林静修的妖兽给惹了出来,于是,楚阳就悲剧了,原先那两只石甲狼还没甩掉,反而还吸引了一大波的妖兽,其实力一个比一个强。

  感受到身后那尖锐的破风劲气,楚阳脸庞一片凝重,人类与妖兽,基本是两个难以比喻的阶段,妖兽修炼比人类要慢,但其因为身体的特殊性要比人类强上很多。

  借助这出色的躲避能力,楚阳身形微侧,脚步急速迈动,躲开了身后那群妖兽的进攻。

  “轰!”

  随着一阵妖兽的咆哮声落下,楚阳的伸手,泥土溅射天空,一股强大的空气波动,差点将楚阳推翻了出去。

  “我擦嘞,这么猛啊!”微偏过头,目光试试的盯着,地面之上那一道道裂缝蔓延而出,待扩散了十几米之后,轰隆一声,塌陷了下去。

  望着那冒着缕缕青烟的坑洞,楚阳的嘴角犹如抽筋般抽搐了起来。

  “乖徒儿,你看那只,那是灵开境中阶的穿甲猿猴,居然还有体成巅峰的九尾血狐,你说你小子到底做了什么孽啊,恐怕这一带的妖兽都让你这逆徒给招惹出来了吧!”

  极其狼狈的楚阳,一边躲闪着妖兽的进攻,一边想着究竟该如何脱身,瞟了一眼身后浩浩荡荡的妖兽大军,额头之上几道黑线滑落,目光落在了前方一处裂谷,目测宽度临近有近十米左右,咬了咬牙,:“看样子只能赌一把了!”

  楚阳脚掌在地面上猛地一踏,对了裂谷的对岸跳跃而起体内灵力快速运转至掌心,向后方狠狠地挥出一掌,体内灵力耗尽,挥出的这一掌也只是让空气略微波动。

  顿时,半空中,楚阳发出一声悲哀的惨叫声,然后撑直线垂直的跌落进了裂谷之中,坠落的身躯挂在了一颗参天的大数的枝干上。

  本来就已经达到极限的身体,在这么撞,楚阳眼前一黑,终于是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

  “疼.....”沉睡在黑暗之中的楚阳,脑海里只剩下了这只管的想法,他很想睁开自己无比沉重的眼皮,终于,在楚阳尝试了无数次之后,他成功的睁开了眼睛,入目的是一些泛着荧光的钟乳石。

  “嘶....”牵动了伤口的他发出一声冷哼,舔了舔龟裂的唇瓣,楚阳想要起身去喝点水。

  “你醒了,来喝点水吧!”

  宛如黄莺般动听的声音传入楚阳的耳中。

  心间一颤,闻声望去,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可爱迷人的俏脸,忽然间楚阳的额头之上红芒乍现,整个脑海犹如要被压爆一般,火辣辣的疼。

  感受到眉间一股温凉,原本疼痛欲裂的脑袋逐渐的减轻了不少,喘了几口粗气,望向眼前的少女。

  “百里樱雪,怎么是你?”楚阳脸色骤然一变,抬手将百里樱雪抚在自己额头之上白皙的玉手拍落。

  “我又不是老虎,难不成会吃了你?你还有伤在身,先喝点水吧!”百里樱雪笑盈盈的将一杯清水递到了楚阳的身前。

  “砰!”

  望着面前的少女,楚阳怒然而起,一把将她递到自己身边的木杯拍落在地,水溅了她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