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追杀

  时间渐渐的过去,很快就是半个时辰,楚阳一路向前,时不时往嘴里赛几颗丹药,这一幕看的他身后那两位中天境五星的黑衣人目瞪口呆,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楚阳竟有这么多的丹药。

  “该死的,这小畜生怎么会有这么多聚灵丹?再让他这么跑下去,要不了多久他就会窜进黑森林山脉的深处,那里可是高阶妖兽及魔兽的栖息地!”

  “不能再拖了,若是让他进入黑森林山脉的深处,你我二人若是再追下去,保不齐会碰见高阶的魔兽或者妖兽,到时候想要全身而退也就难了!”

  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面色阴沉,望着奔跑中的楚阳再度拿出数粒丹药犹如吃糖果般塞进了嘴中,那动作极为熟练,甚至给人一种仿佛他的身上藏着无数丹药一样。

  “妈的,这小子难道是个炼药师?”这是二人如今脑海中唯一崩发的念头,嘴角一抽,微眯着双眼望着那逐渐把距离拉开的背影,眉头微微一皱,楚阳的速度,实在出乎了他们二人的意料。

  楚阳的前方渐渐的出现了一座被浓雾笼罩的山脉地段,中间隔着一条峡谷,峡谷之下是川急的水流,只有一根宛如两人粗细的圆木横搭在峡谷之上。表面布满苔藓和虫洞,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崩塌的错觉。

  在看到峡谷对面那被浓雾笼罩着的山脉地段的一瞬间,楚阳眼中露出一抹精芒,他这一路消耗极大,肉疼的不得了,每一颗丹药在他眼里都是金币,但此刻楚阳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旋即将最后一瓶聚灵丹一股脑的塞进了嘴中咽下,身子一晃,躲过那极其凌厉的风刃,丝毫没有犹豫的向着那圆木桥直冲而去。

  “小子,我看你今日如何逃?”身后远处,冷喝声夹杂这灵力,犹如滚滚惊雷之声般在这密林中回荡着。

  对于这种不痛不痒的威胁,楚阳直接当做没听见,只管向前冲去。

  瞧着自己的喝声被楚阳直接给无视了,其中一名黑衣人,深深的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双肩微颤,阴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一抹少年的背影,赤红色的灵力迅速覆盖全身,旋即低喝一声,:“黄阶功法,迷步涉影!”

  脚掌猛的一踏地面,一缕缕微风吹起他的衣衫,在双脚处形成了一小股气流,旋即身形爆冲而出,速度比之前,快了三倍不止。

  感受到身后隐隐传来的破风之声,楚阳偏过头望着身后越来越近的二人,不由的一惊,旋即体内灵力按照冥神掌的攻击脉络运行,右手猛然向后挥出,一股凶猛的灵力夹杂着劲气从掌心中喷薄而出。

  “小畜生,你死定了!”望着那袭来的虚掌印,当下冷哼了一声,一拳对着面前轰击而出,顿时,一阵狂风凭空浮现身前,数十道风刃暴卷而出,最后与虚掌印轰在了一起。

  “嘭!”

  两股凶猛的灵力的对撞,使得周围的树木尽数拦腰折断,就连草皮也被硬生生的刮走了一层,一些瘦弱的树干竟直接被震碎。

  “死你妈个大香蕉皮鬼!”瞥了一眼身后,脸庞涌上一抹狰狞杀意的二人,愤愤的喝骂了一句。

  “小畜生,你找死!”脚掌狠狠地一踏地面,身形彪射出了数十米远,脚掌接连几踏,二人距离楚阳也是越来越近,望着面前拼命狂奔的少年,狰狞的笑了笑,萦绕着赤红色灵力的拳头乍然挥出。

  嘴角上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楚阳脚下一顿,就在那宛如沙包大的拳头快要砸在自己的脑袋上之时,脚尖在地面猛地一瞪,飞快的向着一旁闪去。

  望着那陡然间转变方向的楚阳,黑衣人脸色骤然一变,旋即想要抽回手已经来不及了,待得身形冲进了,这才发现,原来前面竟横着一条深渊,只能绝望的被自己挥出的拳头牵引着身体,跌落峡谷之下。

  “啊!!!”

  “找死的是你,可不是我,啧啧!”楚阳戏虐的笑了笑,沿着峡谷的边缘奋力的向着那圆木桥奔跑而去。

  望着那跌落峡谷的同伴,另一名黑衣人,却悄然间放缓了脚步,瞧着那逐渐拉开距离的少年背影,他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在两名中天境五星同时出手的情况下,竟还是让楚阳逃走了,而且他还能如此淡定设计圈套让自己那蠢队友坠入谷底。

  低头瞥了一眼峡谷之下那川急的水流,脸色微沉,双掌微微攥紧,再次抬头望了望那穿过圆木桥钻进林中消失的楚阳,眼中掠过一抹精芒,冷笑了一声,:“黑森林之中的迷雾山脉,危险四伏,我倒要看看你能在里面呆多久!”

  “楚阳那小子身上有蓝级凝神丹!”脸庞之上浮现出一抹阴笑,忽然扯开嗓子夹杂着灵力大声吼了出来。

  黑衣人偏过头,嘴角挑起一抹冷笑,望着站在一旁看热闹的雇佣兵,后面的雇佣兵团员们,眼中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蓝级凝神丹!”这五个子一入耳,几乎所有的雇佣兵队伍都是停下了手中的所承接的工作,互相对视了一眼,在略微沉寂之后,终究还是耐不住蓝级凝神丹的诱惑,抓着武器,向着迷雾山脉赶去。

  有了第一支雇佣兵队伍的带头,原本在周围犹豫不决的佣兵队伍,也纷纷互相结盟,然后加入了追杀楚阳的队伍之中。

  黑衣人的喝声,同样也是传进了楚阳的耳中,嘴角狠狠地抽搐,眼角瞥了一眼急速向着圆木桥聚集的人群,当下脸色微变,低声愤骂道,:“好阴毒的王八羔子!“

  漆黑的眼珠子微微转动,旋即转过身向着来时的方向冲了回去,从空间戒指当中取出了龙吟剑,淡金色的灵力萦绕其上,用尽全力猛地向着那圆木桥挥去,一股凶猛的剑气霎那间将圆木桥斩断,坠入山谷之下的川流之中。

  抬眸望向峡谷的对面,越来越庞大的队伍,愤愤的甩出了一根中指,低喝道,:“蓝级凝神丹不是早就交给你了么,你还不快走啊!”旋即转过身继续向着迷雾山脉深处行去。

  听着楚阳这话,雇佣兵表情顿时不自然了起来,目光落在了那黑衣人的身上,大批的雇佣兵,顿时围成了一个半圆,将黑衣人围在其中。

  眼睛阴冷的盯着楚阳的背影,黑衣人怎么能够不明白他话中的挑拨之意,目光环视了一下周围,道:“大家别听信那小畜生的谗言,我身上并无蓝级凝神丹!”

  雇佣兵团的队员们迅速抽出腰间的武器,然后杀气凛然,冷冷的注视这那黑衣男子,现在他所说的话根本就不会有人相信,这些雇佣兵可不想放过获得一枚蓝级凝神丹的机会,纵然楚阳说的是假话,那么他们也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肯放过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