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九转圣灵决 > 第六十九章暴怒的楚阳(二)

第六十九章暴怒的楚阳(二)

  “别说傻话,我来给你疗伤!”心头在掩耳盗铃的一番鼓舞之后,体内灵力快速运转至掌心,抚在若兰的伤口处,抑制着那如喷泉般涌出的鲜血,楚阳强笑道,:“你是我楚阳的妹妹,所以你一定会没事的!”

  若兰微笑不语,双眼缓缓的垂闭,抚在楚阳脸庞之上的手陡然间垂落而下。

  瞧着若兰那已经没有任何血色的脸庞,缓缓的抽回了手,双掌紧紧地握拢起来。

  “刺啦!”

  匕首狠狠地刺进了楚阳的后背,攥紧匕首的手微微转动,楚可嘴角挑起一抹戏虐的弧度。

  淡淡的灵气萦绕在身体上,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牙齿紧咬,身躯微微颤抖间,泄露出了无尽的杀意,楚阳忽然间挥出一掌,狠狠地向着楚可的头顶砸去,漆黑的眼瞳中燃烧起了暴怒的火焰。

  整整十五年了,楚阳受尽了歧视与嘲讽,那时候的他只能隐忍,而如今若兰的死让他封藏在心底十五年的愤怒彻底崩发了出来。

  双瞳猛地一缩,楚可下意识的向后退去,他知道,若是楚阳这一掌得手,那么自己的生命也将走到头了。

  稚嫩的脸庞之上狰狞而恐怖,左手迅速牵制住楚可攥紧匕首的碗口,往后一拉,带动着他的身躯猛然间向着自己靠拢。

  楚可脸色骤然一变,额头之上冷汗横流,惊恐的望着那呼啸而来的一掌,强大的灵力威压宛如要撕开一切阻挡在他面前的生灵。

  “砰!”

  头骨的碎裂之声猛烈的回旋在这僻静的小巷内,鲜红的血液夹杂着乳白色的脑浆犹如溅起的水花,头骨深深的凹陷了进去,一片血肉模糊。

  楚阳披头散发,衣衫上被血液渲染成了红色,运转体内灵力将刺进后背的匕首逼出体外,缓缓的抽回手,楚可的身躯重重的砸在了冰冷的地面之上。

  目光冰冷的瞥了一眼倒在地上,已经没有了气息的楚可,楚阳嘴角的笑容缓缓的扩大,到最后,竟忍不住的仰天大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声却透露着一股愤怒与凄凉。

  将若兰抱在怀中,缓缓的站起,目光扫视了一眼趴在地上的楚天。

  接触到楚阳那阴森的目光,楚天有些胆怯的不敢与之对视。

  “你还要战么?”楚阳偏着头对着趴在地上的楚天淡漠的询问道。

  瞧着被血液染红的楚阳,楚天瑟瑟发抖的向后退去,原本以为凭借着自己武圣九星的实力在加上楚可的协助,楚阳必定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如今从他刚才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以及那诡异的功法,楚天忽然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

  虽然有悔意,但楚天知道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自己的,如今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想必用不了多久,顾家的人就会赶来,而自己也能趁机逃走,至于那楚可,楚天到是并没有想管的意思。

  “表弟,这一切都是楚可策划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而且我也被你重伤了,你何必要赶尽杀绝呢?”楚天心头不安,讪讪的笑道。

  冷笑着缓步向着楚天逼近,背部之上的伤口流出的鲜血滴落在地面,楚阳仿佛并不在意,双眼微眯,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满脸惊恐的楚天,讥笑道,:“赶尽杀绝?等你们拿着我的人头去百里家邀功,心里或许会觉得我楚天是咎由自取吧!呵呵.....现在想要让我留你一命?休想,我要用你身上的每一滴鲜血来祭奠若兰的亡魂!”

  脸庞之上一阵青一阵白,楚天终于是在楚阳最后一句森寒的话语中,失去了理智,大叫着喊了出来,:“楚阳,你别忘了,我是你的表哥,你难道想被天下人耻笑么?”

  抬起右脚重重的踏在楚天的胸膛之上,楚阳愤怒的低吼道,:“我要你死!”,旋即脚下的力度再度增强了几分。

  由于楚天轻敌,灵海受到重创,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运转体内灵力。

  “咔,咔!”

  清脆的骨头碎裂声,接连响起。

  脸庞之上憋得通红,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如水雾般喷涌而出。

  眼眸怒视着楚阳,牙齿紧咬,咬牙切齿的喝道,:“楚阳,你要是有种就给我一个痛快的。”

  眼眸微微眯起,楚阳抿了抿嘴,脚下的力气再度加重了几分,片刻之后,楚阳用尽全力狠狠地踢在了楚天的双腿之间,冷笑道,:“杀你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但我要你苟且的在这世界上活着,在世人的面前永远也抬不起头!”

  楚天的身躯狠狠地撞击在了墙壁之上,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望着自己下体流出的血液,一口淤血卡在喉间,不上不下,晕死了过去。

  “啪啪啪....”一阵鼓掌声响起,顾飞尘嘴角上扬起一抹讥诮,缓步向着楚阳走来,紧随其后的顾家护卫,迅速将整个小巷的出口包围了起来。

  “精彩,还真是精彩,想不到你对自己家族的人都这么狠啊,啧啧....”顾飞尘满脸戏虐的讽刺道。

  “对不起若兰,我没有保护好你!”望着少女俏脸之上僵硬的笑容,双肩微微颤抖,心头浮现出一股愧疚,眼眶有些湿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的抬起头,望着天边的晚霞,楚阳轻叹了一口气自嘲的低吼道,:“为什么?为什么在所有人都拥有的时候,而我永远都是失去的那个?”

  悲愤的声音在这偏僻的小巷内徘徊着,在咆哮了几嗓子之后,楚阳的情绪也缓缓的平息了下来,脸庞再次浮现出那一副狰狞恐怖的神色,森寒的目光落在了身前顾飞尘的身上,带着嘴角的鲜血,一字字沙哑开口,:“战吧!顾,飞,尘!”

  忽略了后背的剧痛,一股愤怒在他身上前所未有的爆发开来。

  瞧着已然暴怒的楚阳,眉间轻挑,顾少尘冷笑着砸了砸嘴,心头大感畅快,旋即冷哼一声,手掌一挥,讥笑道,:“杀了他!”

  “是!”

  顾家护卫队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顿时凶悍的将楚阳围了起来,扫视的目光中,掺杂着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