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九转圣灵决 > 第六十八章暴怒的楚阳(一)

第六十八章暴怒的楚阳(一)

  “楚阳,别躲了,你要是心里还惦记着楚家,还有你那窝囊的父亲,就乖乖的将你的人头交给我,这样的话楚家还有一线生机。”

  充满了爆戾和愤怒的声音突然响起。

  楚阳脚步一顿,怔了一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抬起稚嫩的小脸望了一眼湛蓝的天空,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苦笑,旋即转过身闻声望去。

  “是你得罪了百里家才导致了楚家现在凄惨的局面,既然是你的愚蠢所造成的损失,自然是你一人承担。”楚可双眼微眯,怒视着楚阳,恨恨的道。

  望着面前楚天与楚可二人,嘴角挑起一抹讥诮,楚阳偏头冷笑道,:“那你的意思,在那种情况下,我还得答应百里家的要求,让楚家蒙羞莫大的耻辱?”

  楚天撇了撇嘴,脸庞之上仍然固执的怒视着楚阳,眼中的恨意不减反增。

  “如今楚家面临危机,你们不想着如何翻转局势,而是将主意打在了我的身上,想要以我一人之命,去换取百里家的原谅,呵呵.....你们两个还真是为了楚家找想啊!”眼眸微眯,锐利的目光,扫视着面前的二人。

  “哼,天哥,还跟他废什么话,咱们要是再不动手,等会让顾家那群小子寻了过来,岂不是功亏一篑了?”楚可灵力缓缓的附体,嘴角噙着嘲讽,低喝道。

  楚天与楚可的所作所为,不但会让楚家蒙羞,就算是他的父亲楚世华,也将会沦落为他人的笑柄,威严大失,为了讨好百里家竟然拱手将自己儿子的首级奉上,这件事情若是传出去,恐怕楚家族长之位也将会移主。

  “你,你们骗人,族长叔叔是不会同意你们这么做的!”若兰俏脸之上略微涨红,气愤的跺了跺脚。

  轻轻的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垂落的手掌却已是紧紧的握拢了起来,:“妈的,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就是用来说你们这种白痴的。”

  “呵呵,楚阳任由你如何天才,也不过是武圣九星的实力,你要是自断脉络,跪在地上求我,我到是可以考虑给你一个痛快。”望着面色铁青,眼眸冒火的楚阳,楚天冷笑一声,体内灵力快速附体。

  一只柔软的小手,悄悄的穿过衣袖,轻轻的抚上少年紧握的手掌,一双含水的秋水眸子望着楚阳,柔声道,:“楚阳哥,你别听信他们的谗言,族长叔叔就是因为不放心你,所以才让若兰寻你,而且族长叔叔让若兰转告楚阳哥,尽快离开洛阳帝国.....”

  “离开?”噗笑了一声,楚阳脸庞满是自嘲,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觉得现在,我还有机会离开么?”

  闻言,若兰沉默了。

  楚天目光阴冷,嘴角勾起一抹讥诮,右手抬起,几道风刃刹那间自楚天的掌心爆射而出,直奔楚阳而去。

  楚可眼中寒芒一闪,垂落的手掌陡然一转,一柄匕首出现在手中,旋即体内灵力运转,脚掌猛地向前一踏,飞掠而起。

  迎面吹来的一阵轻风,吹起了楚阳额前凌乱的发丝,露出其下一对漆黑如墨的双瞳,楚阳微眯的目光,淡淡的盯着那袭来的攻势。

  为了不连累楚家,他选择离开了家族,独自去面对承受这一切,然而他们却是一逼再逼,这一次,他要战,男儿在世,有些事情一定要做,哪怕明知道后果,也不允许任何人践踏,那身为男儿的尊严。

  双掌微坚,淡金色的灵力萦绕其上,楚阳深吐了一口气,脚掌在地面上一踏,身形直冲冲的正面迎了上去。

  战!

  灵力碰撞,掀起了刺目的绚芒,在这一刹那,楚阳体内灵力迅速按照冥神掌的攻击脉络运行,挥出一掌,眨眼间淡金色的虚掌印与那风刃激烈的碰撞在了一起,顿时轰鸣声回荡,虚掌印直接将那几道风刃撕碎,但虚掌印也同样炸裂开来,回荡的灵力将楚天震飞出去,宛如杀猪般的惨叫声响起。

  楚天的脸色忽青忽白,体内的灵力翻涌激荡,一双嗜血的双眸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少年,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刚才轻敌了,而楚阳的实力要比自己想象中要强上许多。

  踉跄的后退了数步,楚阳身形还没站稳。

  楚可眼中崩发出一阵寒芒,就是现在!

  脚掌在地面上一踏,身体凌空掠起,快速的来到楚阳的身后,锋利的匕首带着点点寒芒,猛然间向着楚阳的后背捅去。

  “卑鄙!”楚阳愤怒的低吼一声,却也没有任何的办法,眼见着那柄匕首就要刺进自己的身躯,楚阳咬了咬牙,只能尽量的倾斜上身,避开要害。

  “不要!”

  若兰惊呼一声,用自己的身躯挡在了楚阳的身前。

  “刺啦!”

  锋利的匕首刺进了若兰的肩胛骨,鲜红的血液顷刻间侵湿了胸前的衣衫,宛如一朵绚丽盛开的玫瑰花。

  楚阳稳住身形,转过身瞧着若兰替自己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击,眼神中顿时多了几分慌张,在若兰身体后倾的同时,楚阳眼疾手快的将若兰那娇小的身躯揽进了怀中。

  “妈的,臭婊子!”楚可愤怒的低声喝骂了一声,身体急速向后退去,要是没有若兰,楚可早就已经偷袭得手了,如今他已经失去了主动权,若是自己再度出手,很有可能会被楚阳给抹杀,他很清楚自己与楚阳的实力差距,所以并不打算正面迎战。

  若兰依偎在楚阳的怀中,苍白的俏脸上却是扬起了一抹甜蜜的笑容,缓缓的抬起右手,抚上楚阳那略显稚嫩的脸庞,虚弱的声音自若兰的嘴中响起,:“楚阳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其,其实若兰是....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后,方才继续说道,:“若兰是穷人家的孩子,后来被大户人家给买了去,每天不是修炼就是吃各种丹药,直到我发现他们是拿我的身体当做炉鼎,在人得到了力量的同时,也就会不满于现状,于是我偷偷的跑了出来,后,后来,我回到村子,发现村子里的人都死了.....在若兰最绝望的时候,是楚阳哥救了我,所以楚阳哥,应该替若兰开心才是,因为若兰终于可以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