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九转圣灵决 > 第六十七章下杀手

第六十七章下杀手

  “若兰,你难道就不怕被疯狗咬?”楚阳慵懒的伸了一下懒腰,白了若兰一眼,旋即望向楚天微笑道,:“世界还真是小啊,没想到在顾家坊市也能碰见你!”

  瞧着原本营造出来的气氛被楚阳给搅黄了,楚天的眼瞳之中闪过一丝怒意,脸庞上涌上冷意,出言讥诮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一只流浪狗而已,要不是你得罪了百里家,我会出现在顾家的坊市?”忽然话音一转,楚天满脸阴沉,咬牙切齿道,:“如今楚家的坊市,几乎尽数受到了百里家与林家的联合打压,坊市内的人流已经大不如前,就连商户也所剩无几,再有半个月,恐怕,就得面临倒闭的危机,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这个废物所带来的,现如今只有顾家的坊市还对楚家的人开放,楚阳,你还真是一个扫把星啊!”

  拳头捏的嘎吱作响,灵力乍然萦绕在其周身,目光阴鹫的狠狠地盯着面前一脸阴沉的楚天,低哑暗沉的声音响起,:“你说的可是真的?”

  瞧着楚阳周身崩发的灵力波动,楚天目光有些忌惮的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若不信,可以自己去瞧瞧,碰见你还真是晦气!”

  顾家大群护卫,快速奔跑过来,带头的青年男子,手掌一挥,身后的护卫,顿时凶悍的将楚阳与楚天团团的围了起来。

  “你们楚家的人还真是恬不知耻,居然闹到我们顾家坊市来了!”青年把玩着一块精致的玉佩,慵懒眯起双眼,瞟了一眼楚阳,讽刺道。

  周围的人群,瞧得这边的事故,都不由的好奇,聚集了过来。

  抑制住心中的怒火,楚天冷哼一声,旋即转身向着坊市更深处的一些摊位行至而去。

  若兰走到刚才楚天站立的位置,俯下身子将那件用一万金币购置来的天蚕金丝甲从地面上捧起,用衣袖挥去包装上面的泥土,递到楚阳的身前,怯怯的道,:“楚阳哥,这,这个是送给你的!”

  楚阳收回目光,转过头,看着少女手掌之上那精致的礼盒,先前那有些阴森的气息逐渐收敛,伸手揉了揉少女的小脑袋,左手一挥将那礼物收进了空间戒指内,轻声道,:“谢谢,这礼物我收下了,你先回楚家吧!”

  青年笑了笑,望着楚阳那淡漠的模样,感叹道,:“楚阳,你小子到还是个招风的主嘛,先前有个艾尔希兰,现在有个若兰,中间还夹杂着一个百里樱雪,啧啧.....真是艳福不浅呐!”

  楚阳转过身,望着那说话的青年,旋即拉起若兰的手掌,转身向着坊市外行至而去。

  见楚阳欲要离开,青年冷哼一声,挥了挥手,几名护卫迅速上前挡在了楚阳的身前。

  “想要走,问过我顾飞尘了没有?”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楚阳转过身,斜瞥了一眼顾飞尘,没好气的道,:“你想怎么样?”

  “哈哈......”顾飞尘畅快的大笑了几声,目光阴冷的瞥了一眼楚阳,冷声道,:“怎么样?恩......现在你的命到是很值钱呢!”

  脸庞淡然的楚阳,目光在顾飞尘的身上扫了扫,旋即低声在若兰的耳旁低语道,:“一会,紧紧的跟着我,明白么?”

  嗅着楚阳身上的气息,若兰有着一瞬间的恍神,点了点头轻恩了一声。

  “既然顾大少爷,想要我的命,那么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楚阳脚掌猛地一踏,伸手拉起若兰稚嫩的小手,体内灵力迅速运转至双腿,左掌挥出,空气略微波动,一道淡金色的灵力猛地自楚阳的掌心爆射而出,最后宛如鞭子一般,重重的击打在了挡在面前的护卫身上,趁着他们抵挡的空隙,楚阳拉着若兰迅速的向着坊市外行疾驰而去。

  “妈的,一群没有的东西,给我追!”望着消失在原地的少年,顾飞尘脸庞略微涨红,更是直接爆了粗口。

  顾飞尘来时可是在顾家族长面前立下了重誓,若是此次没能将楚阳的首级带回去,不但顾家无法向百里风行交代,就连自己也将会受到严惩。

  楚阳拉着若兰窜进了密集的人群,借着人群的遮挡,躲过了顾家护卫一波又一波的搜查。

  望着密集的人群,手中的玉佩顷刻间被捏成了白色粉末,迎面吹来的微风,将他那手里的白色粉末吹散,顾飞尘面色铁青,目光在人流中扫了一眼,旋即挥了挥手,冷笑道,:“楚阳,有本事你就一辈子别出来!”偏过头对着身后的护卫低喝道,:“派人守住顾家坊市的出口,其余人就算是给我挖地三尺也要将他给我找出来!”

  “是!”身后的护卫应了一声,旋即分成了几个小分队,向着不同的方向搜寻而去。

  .......

  “现在怎么办?”若兰压低了声音,询问道。

  楚阳松开若兰的手,轻叹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他们找的是我,跟你没有关系,我想他们不会为难你!”

  咬着一口银牙,若兰含水的眸子微微抬起盯着身前的少年,一脸倔强的摇了摇头。

  瞧着若兰那一副倔强的小模样,楚阳顿时有些欲哭无泪,这次不仅没有购买到所需要的武器,反而还被顾家的人追杀,更让楚阳郁闷的是,身旁还有个拖油瓶,明明是小无境界的修为,但却没有见到她动用一次灵力,就仿佛她的修为并不能为自己所用一般。

  想起先前楚天的一番话,楚阳心中有些愧疚,原本自己离开楚家,便是不想连累家族,没想到百里家竟然会做出如此不耻的行为。

  可是现在的他,又能如何呢?猛地甩了甩头,将心中悲愤的情绪强行抑制了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伸手攥起若兰的小手,四下张望了一会,这才拉着若兰向着一处偏僻的小巷走去。

  只要能躲到晚上,那便是楚阳唯一能够逃出去的希望,若是被顾家抓了,即使被杀,楚家也不会派人来救自己,因为他已经跟楚家没有任何的牵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