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准备

  宽敞的街道上,楚阳悠闲的四下闲逛着,最后窜进了位于晋城边缘的一处大刑坊市,这种坊市在晋城有好几处,分别被三大世家与炼丹塔掌控着,楚阳所来的这处坊市,便是由顾家掌控的。

  坊市分为三种,材料,晶石,武器。而楚阳所来的这处坊市便是专门销售武器的地方。

  在这里鱼龙混杂,人流七成以上都是雇佣兵,在这地方打架斗殴,倒是很少见,毕竟谁也不会在顾家所管理的坊市,犯浑闹事!

  坊市门口处,几位顾家的护卫正在站岗,瞧着迎面走来的少年,都是微微一愣,两名护卫交头接耳了一番,旋即一名护卫转身小跑着离开了。

  直接无视门口的护卫,楚阳径直走了进去,望着坊市内川流不息的人流,忍不住的砸了砸舌,难怪三大家族之间相互争夺,这种人气所带来的受益,恐怕不会小。

  “天蚕金丝甲,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啦,售价只卖3千金币!”就在楚阳被密集的人流晃的有些眼花时,一商贩的叫卖声引起了楚阳的兴趣。

  听着声音,楚阳转过头,望着被人流围的水泄不通的商铺,而说话者便是那间商铺的老板。

  天才金丝甲,适合小无境界以下的修炼者,是用天蚕吐出的丝线制作而成,强硬度高,重量轻。

  楚阳此次来顾家坊市的目的,就是为了买几件趁手的兵器与护甲,在黑森林那种黑暗的地方,若是名目张胆的使用龙吟剑,用不了多久,楚阳便会被那些进入黑森林执行任务的雇佣兵吃干抹尽。

  楚阳嘴角轻挑,旋即迈着步子挤进了人流之中,然后消失。

  “找几个人盯着这小子,别让这小子跑了!”领头巡逻的顾家护卫队长,望着消失的楚阳,转过头对着身后的几名护卫轻喝道,脸庞之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是,队长!”一名壮汉沉声点头,手一挥,带着两名护卫向着楚阳行去的方向紧跟而去。

  “呵呵,楚阳啊,楚阳,真不知道你是真的不怕死,还是懵懂无知。”望着混入人流的四个人,护卫队长奸诈的笑了笑,旋即惋惜的叹道,:“这么好的修炼天才,可惜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挥了挥手,带着其余的手下,巡街去了。

  .......

  刚刚挤进人群的楚阳,便被人从背后拽了一下,楚阳转过头,目光落在了一张笑盈盈的俏脸上。

  “楚阳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少女俏脸微红,用只能两个人听见的声音,低声笑道。

  楚阳轻恩了一声,目光在身旁的摊位中扫了扫,他的灵魂感知力异于常人,从楚阳踏进街市开始,他便知晓有人在跟踪自己,嗅了嗅少女芬芳清雅的体香,偏头戏虐道:“小无境界,若兰,你很不一般嘛.....”

  微微垂下头,若兰再次拿出杀手锏,:沉默!

  望着少女闭口不语的羞涩模样,楚阳温醇的笑了笑,手掌轻轻拍了拍少女的小脑袋,:“虽然不清楚你究竟是何身份,有何背景,不过,只要你不会做对不起楚家的事情,你依旧是我的妹妹!”轻轻一笑,楚阳转身望向商贩老板手中的那件天蚕金丝甲。

  缓缓抬眸望着身旁驻立的少年,若兰轻轻呢喃了一声,旋即甩了甩头,乖巧的站立在楚阳的身旁。

  “嘿嘿,各位客官,小店这天蚕金丝甲,只有一件,由于购买的人多,为了公平起见,小店准备开始拍卖这件商品,竞价高者得之,底价三千金币!”商铺老板漆黑的眼珠子微微转动,扫视了一下围观的众人,脸庞之上浮现出职业性的微笑。

  “三千五百金币!”

  “四千金币!”

  “老子出五千金币!”

  .......

  撑着下巴思量了片刻,楚阳眼珠子转了转,忽然叹息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虽然天蚕金丝甲对楚阳有一定的诱惑力,但随着价格的飙升,天蚕金丝甲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应有的市场价格。

  若兰偏着小脑袋,望着楚阳离开的背影,抿嘴淡笑道,:“楚阳哥,难道对这件天蚕金丝甲有兴趣嘛?”旋即转过身将一张金色的卡片递到商铺老板的面前,微笑道,:“老板,我出一万金币!”

  .......

  跟着楚阳在坊市内兜兜转转,走到了坊市的深处,这里售卖的物品都是一些上等货色,也被人们称之为富贵区,因为这里的价格可要比外面贵上许多,所以能来富贵区够买的客户,一般都是有些背景的人。

  趁着楚阳埋头挑选武器的空挡,若兰将那件包装好的天蚕金丝甲抱在怀中,眼珠子微微转动,思考着如何将这件天蚕金丝甲送给楚阳。

  拿起一柄玄铁铸造的宝剑,楚阳随意的挥动了两下,虽然材质比不上龙吟剑,不过用着却也顺手,楚阳刚欲购买,却是记起自己早就将所有的钱给了若兰,略微偏过头,看着那怀中抱着一件精美包装的少女,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冲着商铺的老板歉意的笑了笑,便准备离开坊市。

  “呦,这不是若兰妹子嘛?呵呵,没想到若兰妹子居然偷偷跟踪我,还买了礼物,真是让我分外感动啊!”一道清朗的笑声,忽然从前面传来。

  楚阳眉头一皱,寻声而望,却是见到楚天,正对着若兰,动手动脚,带着炽热的双眸,牢牢地盯着青春少女的胸部,目光之中夹杂着不加掩饰的贪婪。

  “这个是我送给楚阳哥的,还请你还给我!”望着满脸猥琐的楚天,若兰怯怯的开口了,少女的细碎软语,使得出楚天新潮澎湃,越发的得寸进尺。

  “你还惦记着楚阳那个废物?你跟着他能得到什么?不如跟着我,你若是在坊市看中了什么,我买下来送给你怎么样?”心中深吸了一口气,楚天讪讪的笑道,手掌微倾,精致的礼盒瞬间掉落在地,楚天抬脚狠狠地踏了上去,脸上的笑容,灿烂而温暖,这种笑容曾经让他几度成功夺取了无数美人的芳心。

  “若兰,你难道就不怕被疯狗咬?”楚阳慵懒的伸了一下懒腰,白了若兰一眼,旋即望向楚天微笑道,:“世界还真是小啊,没想到在顾家坊市也能碰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