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测验

  晋城炼丹塔,洛阳帝国,最大的炼药师协会,据说炼丹塔内有一位药尊三品的炼药师,在洛阳帝国,炼丹塔是一种特殊的存在,各个强大的势力,宁愿吃亏卖炼丹塔一些面子,也绝对不会出手得罪。

  在洛阳帝国之中,由于炼丹塔几乎垄断了所有的丹药市场,因此也毫无疑问的成为了晋城屈指可数的大富豪。

  炼丹塔的历史恒远,其背后牵扯的势力错综复杂,而据传闻,神逍宗一直跟炼丹塔有着一层密切的关系。

  在洛阳帝国中,城主府,神逍宗,炼丹塔并称晋城三大巨头,而炼丹塔可谓是巨头之首,无论在商界,还是军事界,炼丹塔协会都有涉足,另外炼丹塔还在洛阳帝国开山立派,广招弟子,这也是炼丹塔经久不衰的原因之一。

  ........

  望着山间尽头的庞大会场,楚阳慢慢的向着炼丹塔行去。

  炼丹塔的门口,几名全副武装的护卫伸手将楚阳拦了下来,警惕的打量了一眼面前的少年,淡漠道,:“小子,这里是炼丹塔,可不是你玩的地方!”

  目光在几名护卫的身上扫了扫,楚阳耸了耸肩,苦笑道,:“我是来参加炼药师测试的。”

  闻言,几名全副武装的护卫,相互的对视了一眼,旋即伸手拍了拍楚阳的肩膀,伸出手掌指了指不远处的人群,讥笑道,:“原来是参加炼药师测试的,呐去排队去吧,去晚了,估计你就得再等几年喽!”

  望着那犹如长龙般的队伍,楚阳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半响,片刻之后,无奈的摇了摇头,缓步向着人群的末尾行至而去。

  “这小家伙也就17岁吧,这么早就参加炼药师测试啊!”

  “呵呵,你觉得他能够把炼药师那些基础知识熟读于心?恐怕连看都还没看完的小毛犊子,只不前来,见见世面罢了!”

  .....

  直接无视身后那鄙夷的目光,楚阳迈着步子行至到人群末,轻叹了一口气,:“怎么今年来测验的人会这么多!”

  “你也是来参加炼药师测验的吧,你好,我叫石北!”

  闻言,缓缓抬眸望向说话的少年,下意识的伸出手与其握了握,友善的笑了笑道,:“你也是来参加炼药师测验的?”

  望着面前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楚阳微微一怔,白皙的肌肤,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一双桃花眼,居然比女子还要妩媚几分,要不是少年那略显男子气概的声音,楚***本就看不出他是一位男人。

  石北捎了捎头尴尬的笑了笑,微微点了点头,轻恩了一声,旋即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微笑道,:“听闻今年参加测验晋级的选手,可以入选四大炼丹堂,这还是炼丹塔第一次向外人开放呢,据小道消息,听闻只要能够在炼丹塔四大堂之中获得名次,还能见到那位神秘的药尊炼药师呢?可能是因为这些因素,所以今年来参加测验的人会比较多吧!”

  “哼,反正你也只是来打酱油的,我劝你最好把这些心思都扔在一边,不然啊,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省的回去了又哭鼻子!”身着紫色衣裙少女,手中攥着一根冰糖葫芦,莲花微步的走到石北的身前,讽刺道。

  “石南,你不要瞧不起人,我前几次那只是保留实力而已!”石北白了一眼身旁的少女,冷哼一声道。

  “我怎么能够瞧不起你呢,我是压根就没有正眼瞧你!”咀嚼着冰糖葫芦的少女,撇了撇嘴,目光落在了楚阳的身上,微微一愣,旋即偏过头看向石北询问道,:“哥,这位怎么之前没有见过!”

  “你还知道我是你哥啊,再说了,我时北的朋友,有你什么事情?”石北瞥了一眼身旁的少女,双手环胸,讽刺道。

  望着面前争吵声不断的兄妹二人,楚阳脑袋之上滑下了几道黑线,不过从这二人的穿着打扮上看,其身份定也不会普通。

  “砰”

  石北被石南一个过肩摔,狠狠地摔在了地面之上,发出一阵杀猪般的惨叫声。

  石南玉手一挥,将石北的手如同盘烧鸡般扭到背后,骑在了石北的身上,左手牵制住他的双手,右手揪着耳朵,戏虐道,:“哥,我看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竟然敢这么对我说话,说吧,你想怎么死啊?”

  “完了,要死要死,楚兄救命啊,呜呜......”石北,眨着那双妩媚的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望着一旁的楚阳。

  原本排队的众人,将目光移到了楚阳的身上。

  “这是哪里来的一对活宝.....”心中无奈的一笑,楚阳伸手揉捏了一下太阳穴,干咳了两声,旋即摇了摇头,偏过了头。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这炼丹塔的上空徘徊着。

  “石南,说了多少次,不许打我这英俊的脸,你干嘛每次都不听.....”石北瘫坐在地上,脸庞上青一块紫一块,哀怨的瞥了一眼面前的少女,哽咽道。

  “嘿嘿.....那个,哥,我去前面看看,报名时间啊!”撇了撇了嘴,石南换里慌张的遁走了。

  轻叹了一口气,楚阳无奈的摇了摇头,缓步走到石北的身前,伸手将他从地面上拉了起来。

  “哟呵!这不楚阳小哥哥嘛,怎么你来参加这测验大会呀!”一声娇柔的声音在这场地之上响起。

  闻言,楚阳转过头望向那身着妖艳的男子,心中愤道,:“他怎么来了?”

  捏着兰花指,迈着猫步,缓步的走到楚阳的身前,伸出那纤长的手指,轻轻拍去楚阳衣衫上的灰尘,轻笑道,:“你看,这就传说之中的缘分呐,上次一别,我们已经有两个月的时间没有再见了,我可是分外惦记着楚阳小哥哥呢。”

  “卧槽,我说楚阳兄,你俩不会.....那个吧.....”石北似乎想到了什么,浑身打了一个哆嗦,旋即摆了摆手笑道,:“不过,你别误会哈,我那个,对你们,没啥意见!”

  额头直上青筋暴起,双拳紧握,狠狠地刮了一眼石北,胸膛剧烈起伏,旋即灵力快速涌现,一把将林柳推开,低喝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