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锻体

  指缝很宽,时间太瘦,悄悄从指缝间溜走,转眼之间,距离家族成人仪式还有三天的时间。

  晨曦徐徐拉开了帷幕,阳光透过薄薄的淡白雾气,照耀着白茫茫的大地,反射出银白色的光芒,微风吹过,忽然在山间响起了一阵肉体接触的闷响之声。

  楚家后山顶上的一处山洞内,少年赤着油光发亮的上身,脚趾紧扣地面,牙关紧咬,挥动着拳头,一拳一拳的砸在面前的石壁之上。

  额头上,冷汗横流,古铜色的身躯上,一道道青色淤痕,密布其上,几乎没有一处肌肤是完好的。

  在楚阳的身旁,化为灵魂状态的卓云,正满脸严肃的望着咬牙坚持的楚阳,时不时用手里的木棍,纠正着少年出拳的姿势。

  随着楚阳的拳头不断的挥动,仿佛顷刻间在一挥一收之间,形成了一股气旋,在不知不觉间,那循环的空气居然带动楚阳的拳头,其威力居然犹如万斤巨石敲打在岩壁之上,坚硬的岩石块,犹如软泥般碎裂,掉落在楚阳的脚下,然后被楚阳的脚掌一踏化为泥土融入地面。

  如烈火焚烧般的刺痛感似乎忽然间麻木了下来,楚阳嘴角一阵剧烈的哆嗦,双拳之上不断的滴着粘稠的血液。

  “砰。”

  宛如沙包大的拳头,狠狠地砸在了岩壁之上,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整个山洞开始剧烈的颤抖,厚厚的岩壁如破裂的屏障,四下碎裂开来。

  刺眼的阳光缓缓的照进洞内,楚阳从牙缝间吸了一口凉气,在一阵剧烈的疼痛之下,楚阳双腿忍不住的在颤抖,就连脚尖都有些发软,最终坚持不住的栽下身子。

  望着足足千米远的山洞,卓云俏脸上略微有些心疼,挤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看向栽倒在地上的少年,卓云拂手一挥,一颗化淤丹便滑进了楚阳的嘴中。

  每一次在楚阳忍受不住疼痛的时候,卓云都会将一颗丹药塞进自己的嘴中,楚阳也渐渐的习惯了下来。

  将嘴中的丹药,咬碎咽下,一股凉气瞬间席卷全身,楚阳顿时舒畅的深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那股舒畅到骨子里,飘飘欲仙的感觉,让楚阳很享受的缓缓闭上双眼,一个月的魔鬼式训练,让楚阳几乎已经忘记了外面的时间,每天沉浸在这艰苦的训练之中。

  楚阳软绵绵的靠在土堆的边缘上,在经历过一场痛苦的折磨之后,楚阳最终还是忍受不住精神与肉体的双重疲倦,急促的呼吸声渐渐平稳,沉沉的睡了过去。

  望着沉睡过去的楚阳,卓云服下身子,从怀中拿出了一瓶金疮药,洒在了楚阳那一双血痕累累的手背上。

  “臭小子,自从希兰走后,便少言寡语的极少说话,仿佛变了一个人似的,本来两个月完成的任务,硬是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完成,要不是老娘给你专门炼制了化淤丹,你小子体内的淤血,早晚会要了你的小命,真是不让人省心。”卓远撇了撇柳眉,伸出手点了点楚阳的脑门,俏脸上略微浮现出一抹气氛的神色,只是语气却依然是柔和的。

  底底的鼾声,从少年的鼻尖模糊的传了出来,卓云叹了一口气,纤细的手指抵在楚阳的额头之上,一股淡红色灵力在楚阳的周身微微晃荡,一丝丝温和的能量顺着楚阳周身微张的毛孔进入身体,滋养着那已经达到极限的肉体,随着淡红色气体越聚越多,原本肿胀的肌肉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肿,悄悄的强化着楚阳的骨骼与肌肉。

  沉睡中的楚阳,不知不觉将卓云炼化的灵力挥霍一空,肉体的强度也随着不断摄取的能量,在不知不觉间悄然的变强。

  抽回玉手,望着脸色红润的楚阳,卓云笑盈盈的点了点头,只是卓云的身躯却比以往变得更加透明了一些,面色惨白如纸。

  ......

  不知道这一觉睡了多久,楚阳只记得醒来的时候,卓云已经消失不见了,炽热的阳光也已经高挂在天际,明晃晃的有些刺眼。

  站起身子活动了一下筋骨,缓步向着山洞外行去,猛地扭了扭酸涩的脖子,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响了起来,伸出手掌遮挡住那刺眼的阳光,透过指缝望着蔚蓝天空之上的太阳,楚阳忍不住的失声道:“这一觉睡的,真爽!”

  “臭小子,你这一觉睡了足足三天,成人礼的测试,你难道不想去了?”心中响起了卓云那戏虐的声音。

  摸了摸鼻子,楚阳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旋即体内灵力运转至双脚,脚尖一点,向着楚家武技场行至而去。

  “卧槽,我晋级了?”楚阳一怔,感受到体内灵力的状况之后,双掌微握,脸上浮现出惊喜之意。

  武圣一星!

  沉浸在晋阶喜悦之中的楚阳,却忘记了扭转身形。

  “砰!”

  楚阳宛如一滩淤泥,生生的与一颗粗壮的大树来了一次亲密的接触,响起了一阵轰鸣声,径直一米粗的树木,居然被楚阳撞得,连根拔起栽倒在地山上。

  感受到脑袋一阵钻心的疼痛,疼的楚阳呲牙咧嘴,旋即开始渐渐的发麻,猛地晃了晃脑袋,有些哭笑不得望着身下的粗木,嘴角狠狠地抽搐了半响,自喃道:“幸亏老子脑袋硬,不然这一下,非得撞死在这树上不可!”

  “嘿嘿,也就是你这脑壳,若是换了旁人不来个血浆崩裂就不错了!”卓云自剑形印记之中飘荡而出,漂浮在空中,白皙的手掌遮住红润的小嘴,讥笑道。

  听着卓云的话,楚阳也不觉得尴尬,无奈的耸了耸肩,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慵懒的伸展了一下腰部,脚尖轻点,在树梢间快速的掠过。

  “这臭小子!”望着楚阳渐行渐远的身形,卓云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化身一股艳红色的气体,犹如闪电般急速向楚阳而去。

  寂静的树林之中,片刻之后,身着蓝色袍子遮脸的中年男子,双眼微眯望着楚阳离开的方向,冷哼一声,脚尖一点,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微微晃动的树叶在这山间摇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