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吻别

  在一切都平静之后,楚阳这才陪着希兰慢吞吞的向着楚家后山的方向行去,沿着那陡峭的山路,在二人的嬉闹追逐间,不知不觉得便攀登上了山顶。

  站在山顶,俯视着山脚下的景色,楚阳深深地吸了一口凉气,望着屹立在晋城之中的那两尊栩栩如生的雕像,楚阳嘴角微微上扬起一抹讥诮,旋即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低声自喃道:“白岩,我究竟是该谢谢你,还是应该恨你?”

  瞧着少年脸庞上的阴沉与怒火,希兰有些愕然摇了摇头,柔声道:“楚阳哥哥,难道还在生气?”

  楚阳转过身,望着笑意盈盈甚是可爱的希兰,楚阳嘴角扬起一抹自嘲的苦笑,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希兰的小脑袋。

  希兰小脸蛋一红,轻哼了一声,红润的小嘴微微嘟起,柔声道:“楚阳哥哥有了师傅的事情,既然都不告诉希兰,害得希兰替你担心了这么久。”

  “嘿嘿......对了你是怎么知道的?”楚阳干笑道。

  见到楚阳这一副模样,希兰眼眸微微眯起了一个危险的弧度,紧抿着小嘴,轻声道:“楚家最高阶的功法也不过是地阶中品的虎翘功法,而上次楚阳哥哥修炼的冥神掌却是玄阶中品功法,你说希兰是怎么知道的呀?”

  无奈的耸了耸肩,伸手勾了勾希兰的小翘鼻,浅笑道:“你还真是个鬼精灵,不错,我确实拜了一位师傅,但是出于某些原因,我不能告诉你!”

  “连希兰也不能告诉?”希兰睁大了严禁,忿忿的瞪着面前的楚阳。

  楚阳轻恩一声,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向着希兰这小丫头解释。

  闻言,希兰小脸上的气愤渐渐褪去,手掌拉着楚阳的手,浅浅的笑道:“楚阳哥哥,你闭上眼睛,希兰有东西要给你!”

  摸了摸鼻子,楚阳恍惚的点了点头,眼眸垂闭。

  手掌在楚阳的眼前微微晃动了几下,见楚阳没有反应之后,希兰这才从怀中拿出了一条项链,踮起脚尖给楚阳带上。

  “楚阳哥哥,你不许偷看哦!”几滴晶莹的泪珠顺着希兰的脸颊滑落,望着少年那张略显稚嫩的小脸。

  希兰伸手挽住了楚阳的脖子,微微低头,红润的小嘴印在了楚阳的唇瓣之上。

  楚阳感受到唇瓣上微微一凉,双眼乍然睁开,看着近在咫尺的希兰,楚阳心中却隐隐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

  伸出手捧起希兰精致的小脸,目光定格在脸庞上两道清晰的泪痕上,楚阳的心仿佛被狠狠地揪了一下的疼,他抬起希兰红扑扑羞涩的小脸,唇落于她的额头,眼睛,鼻子,最后忍不住诱惑的吻上了,希兰柔软的红唇之上。

  希兰的身体被瞬间束缚进了一个有力的怀抱,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情意的吻里面,楚阳贪婪的摄取着属于她的气息,用力地探索过每一个角落,这一瞬间的悸动,使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纤细的手指,在少年没有任何防备之下,迅速的亮起一抹奇异的光芒,点在了楚阳的后背上的中枢穴上。

  感觉到周身如过电般似得发麻,楚阳一怔,却也来不及阻止,周身仿佛如同僵硬的石头无法动弹分毫。

  “希兰,你这是干什么?”楚阳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望向一旁早已经哭得梨花带雨的希兰身上。

  咬了咬红唇,希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跟楚阳在一起的场景,却如滚滚长江般不断的浮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伸出白皙细腻的手臂抿了一把眼泪,可眼眶内那股晶莹的泪珠却是越发不挣气的滴落。

  当两双眸子在这山风摇曳间相对,楚阳似乎在希兰的眼中察觉到了什么,楚阳下意识猛地摇了摇头,望着亭亭玉立站在身前的希兰,楚阳鼻尖微微一酸,欲要说些什么,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希兰俏美的脸颊,浮现出可爱的小酒窝,笑盈盈的,看向楚阳,与昔日那般行至到楚阳的身前为他整理着褶皱的衣衫,只是眼泪却始终没有停下。

  “希....希兰,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希兰白皙的手背之上,声音中带着丝丝暗哑。

  感受到手背上微微一凉,希兰抬眸浅浅的一笑,手掌在楚阳的脸庞上轻轻抚过,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夹杂着一丝哽咽,:“楚....楚阳哥哥,希兰....希兰早就跟楚阳哥哥说过了,你不是说还会来看希兰的嘛?”

  “圣女,时间已经到了,我们该启程了!”树林中,在静了片刻,传出了男子催促的声音。

  树枝一阵摇摆,两位蒙面的中年人跃了出来,打量了一眼希兰身旁的少年,对着希兰缓缓的跪下俯身道,:“圣女,你明知道此番一去的后果,何必要在这与这个傻小子,浪费时间呢?”

  “住口,你们两个先在山脚下等我吧,我有些话要跟楚阳哥哥说。”希兰眼底寒意乍现,瞥了一眼刚才说话的蓝衣蒙面人。

  “是!”两人对视一眼,旋即对着希兰俯了俯身,脚尖一点,便消失在了原地。

  “不,不,不要走!”楚阳艰难的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现在的楚阳就连说话也有些困难,他想伸手拉住希兰的手,但是奈何周身的麻木感,已经让楚阳失去了任何的行动能力,只有大脑还保持着运转。

  希兰伸出纤细的手指,抵在楚阳的唇瓣上,晶莹的泪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楚阳哥哥,我喜欢你!”

  希兰望着眼前的少年,似乎怎么也看不够,在楚阳的注视下,希兰再次吻上楚阳的唇瓣,半响之后才恋恋不舍的分开,伸手为楚阳拂去眼角的晶莹。

  “楚阳哥哥,再见!”希兰转过身,径直的向山下走去,山间摇曳的微风吹起了希兰乌黑的长发。

  “吾.....吾....”

  楚阳奋力的想要挣脱周身的麻木感,体内的灵力仿佛暂时被封印了一般,无法运转,望着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背影,楚阳浑身微微颤抖,心中堵着一口气,压抑在楚阳的胸口。

  楚阳从心底毫无缘由的升起一抹感觉,若是希兰离开之后,她便永远都不会回来的,这念头如水到渠成般,堂而皇之的出现在了他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