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拜师

  “三长老,你这样不好吧!”楚阳捎着头,似是有些无奈的叹道。

  三长老楚殇嘿嘿一笑,眼珠子在楚阳的身上咕噜的转着,一脸讨好之意,笑道,:“你看老朽这么执着的份上,就收下老朽吧,嘿嘿.....要不然老朽天天来缠着你.....”

  白了一眼三长老楚殇,楚阳撇嘴道:“你这哪里是拜师,你这分明就是想从我这里打主意嘛。”

  “楚阳哥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婉转动听的声音自人群中响起。

  身着一袭黑色劲装的少女,莲花微步的行至到楚阳的身前。

  三长老楚殇紧紧的抱着楚阳的腿,偏过头看向希兰,慈祥的笑了笑,道:“原来是希兰啊,来的正好,你快帮老朽说说好话,让阳儿收老朽为徒!”

  闻言,楚阳的小脸顿时拉了下来,郁闷不已,他如何将三长老收为徒弟,他本身就不是炼药师,更何况楚阳自己就是别人的徒弟,普天之下怎会有徒儿收弟子呢?

  瞧着楚阳郁闷的模样,希兰伸手捂住红润的小嘴,笑了笑,旋即干咳了两声沉吟道:“三长老,若是我是楚阳哥哥,你这么冒失的前来拜师,我也不会收你为徒的,不过您要是.....”

  听闻希兰这么一说,三长老楚殇,浑浊的眼底一亮,忽然松开了楚阳的腿,站起身子,一脸期待看向希兰,询问道:“要是什么?”

  希兰微笑不语,在众目睽睽中,行到楚阳的身边,然后对着三长老楚殇浅笑道:“要是想让楚阳哥哥收你为徒,首先你得带拜师礼,还有啊,换一身干净的衣物。”微微偏过头,伸手挽着楚阳的胳膊,甜甜的笑道:“楚阳哥哥,希兰说的对不对啊!”

  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半响,看着面前美丽动人的希兰,楚阳无奈的耸了耸肩,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心中却在犯着嘀咕,这小丫头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呢?

  围观的楚家子弟,所有的目光,都是牢牢地盯着面前的三人,先是大长老楚坚任的异常举动,随后是铁面无私的三长老楚殇,这一切仿佛将楚阳推到了风口浪尖之上,大家对楚阳真正的实力开始越发的好奇。

  “三长老居然要拜楚阳为师,我他妈的是不是在做梦?”

  “这是假的吧!”

  “这绝对是假的,说不定是族长买通了三长老,想让楚阳不通过家族成人礼,而留在楚家!”

  窸窸窣窣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在一双双复杂的目光注视中,三长老楚殇如梦初醒般,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满脸堆笑的望向面前的二人,愧疚道:“你看这.......老朽一时激动,竟然把这该有的礼节给忘却了,都怪老朽糊涂啊,阳儿啊,待老朽准备好了拜师礼再来。”旋即笑盈盈对着希兰又道:“今日还得多亏了你这小丫头提点,以后有什么需要老朽帮忙的,你尽管来找老朽,这也算是老朽欠了你这小丫头一个人情。”

  三长老楚殇大笑了两声,转身行至而去。

  无奈的耸了耸肩,楚阳伸手,轻拍了拍衣衫上的灰尘郁闷道:“还真是一个奇怪的老头!”

  希兰浅浅的一笑,微微点头。

  此时,平静了片刻的人群,终于有人忍不住的站了出来。

  身着一袭灰白色衣衫,身材魁梧的少年,在众目睽睽之下,快步行到楚阳的面前,伸手指向楚阳,冷笑道:“楚阳,别以为你串通了三长老在我们大家面前演了这么一处戏,你就能摘掉废物的头衔,呸,痴心妄想!

  我倒要看看,在家族成人礼上,你还能像今日一样出尽风头?”

  望着那挑屑的壮硕的少年,楚阳双眼微眯,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少年,虽然楚家子弟众多,不过巧合的是,面前的这位少年,他却是有着极大的印象。

  少年名叫楚可,是大长老楚坚任的养子,平日里经常跟在楚烈的屁股后面,俨然是一副狗腿子的模样,以前在楚阳不能聚气洗体的时候,也没少对自己动手,而然那日楚烈在武技场将自己打成重伤时,楚可也参与了其中。

  脑海中缓缓的回忆着以往的一些片段,楚阳嘴角忽然扬起了一抹危险的弧度,脸庞上噙着隐隐不屑,讥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楚烈身旁的一只疯狗,看着你的主人被逐出了家族,所以跑过来乱咬人了?”

  楚可低垂的眉头,忽然一皱,手掌揉了揉额头,脸庞上浮现出一抹讥讽之意,笑道:“看来你是对我有几分成见啊?要不,我们两个今日好好的比划比划,看看你这废物到底有没有长进?”

  “需要我跟你比划比划嘛?”希兰扬起笑脸,如泉水般灵动的眼睛,泛起了阵阵寒意。

  听闻希兰这番毫不留情面的话语,楚可的脸庞上的笑意一僵,旋即脸色阴沉下来,冷笑道:“我不欺负女生,即使赢了你,我也胜之不武,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位美人,万一要是伤了你这美丽的小脸蛋,我可是会心疼的哦!”

  眼角一跳,望着一脸猥琐的楚可,楚阳狠狠地刮了他一眼,嘲讽道:“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还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恶心不恶心。”

  牙齿狠狠的要在一起,发出嘎吱的声响,楚可阴狠的瞥了一眼楚阳,心中的已然暴怒,不过楚可是不敢真的对着楚阳出手,不管楚阳如何废物,他毕竟是楚家族长,楚世华的儿子。

  楚可阴冷的看向楚阳,微微抬头,大声叫道:“哼,现在你就继续躲在女人的身后耀武扬威吧,一个月后的成人礼上,你就祈祷着不要碰见我,否则,我会将你打成残废。”

  听着这番挑屑的话语,楚阳嘴角微撇,略微偏过头,宛如看白痴的眼神在楚可的身上打量了一番,淡然道:“哦,那好吧.....那就等一个月后,我把你打成残废。”

  楚可脸色铁青的冷哼一声,转身,消失在了人群之中。